君逸然接过东西之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秘书看到君逸然的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的妈呀,boss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就笑了,不会是我做的不好才露出的冷笑把。

秘书在那战战兢兢的胡乱想着,完全没注意到君逸然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他。

秘书回过神来就发现他的老板正在用一种一伙的眼神看着他,秘书的心顿时就不好了,他哭丧着脸,准备听他老板的训话。

“李秘书,你还有什么事了吗?我有事的走了,你如果有事的话就请明天再说,ok?”君逸然看着秘书在那不知道想什么的样子,他也不想管秘书在想什么就出声打断了秘书的思想。

啊?秘书一脸懵逼的看着君逸然,随后才惊讶的发现他的老板并没有教训他的意思便急忙跑开了。

“boss……”还没等秘书说完,医院里的医生,还是李莲蓉的主治医生就跑出来打断了秘书的话。

看着远处跑来的医生,君逸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君先生,你母亲突然有些不舒服,她说她想去巴黎修养一段时间。她让我来通知你一下。”主治医生说道,其实他也不理解,明明给李莲蓉检查了身体没什么大问题怎么就突然想去法国了呢不找折腾吗。

君逸然听到这话,突然间就觉得有点烦闷了,他看着医生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母亲又闹幺蛾子了,可他也没办法,毕竟是他的母亲。

君逸然冷着脸将东西放回车子里,就下了车,跟医生上楼去了,只留下秘书一人在风中凌乱。

来到李莲蓉的病房后,君逸然看了看安安静静待在一边的安悠悠,眼里划过莫名的光。

还是不老实啊,你是有多想让我对你讨厌的彻彻底底呢。

安悠悠看着君逸然的表情就知道君逸然误会了她,可她知道现在君逸然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的了,安悠悠只能缩在一边看着。

其实君逸然是真的误会了安悠悠,这整件事是李莲蓉突如其来的抽风导致的。

李莲蓉自从和君毅离婚后,有经常被那个梦困扰。李莲蓉的精神其实是有些不正常的,可君逸然只是认定这是安悠悠和他母亲联合起来的注意。

“妈,您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就想去法国,这里不好吗?”君逸然的语气有些力不从心,他实在是被折腾够了。

李莲蓉看着君逸然那满脸不相信她是不舒服的表情,不由得哭了起来。

“逸然……妈妈是真的不想在这呆先去了,你送我去法国吧,妈妈在那里有套别墅,我先去那里休养段时间,等妈妈好了之后就回来。”李莲蓉哭的很伤心,似乎是受了什么打击一样。

君逸然看着母亲的泪水,也只能妥协了。可他心里一阵烦躁,他的小雅还在等他,可他又不能不管母亲。

“好,我送你去。”经历了一段沉默的时间后,君逸然答应了李莲蓉的要求。

听到君逸然同意了自己的要求,李莲蓉在心里得意的笑了一下。

李莲蓉其实是真的要去国外生活一段时间,因为她做过亏心事,所以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了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她才会从国外回来。

可看到君逸然的神情,李莲蓉就知道她的儿子是误会了她。

李莲蓉连忙安慰的说道:“儿子,我是真的想去国外了。”

君逸然看了看李莲蓉的表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依旧冷一张脸。

“妈,我去给你办手续了,你先等一会。”君逸然说完就出去了,他想先给李莲蓉把手续办好,那他就可以早点去找付凌雅了。

君逸然不相信他的母亲是有身体上的问题,他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不过君逸然不打算去了解,估计又是想去玩了吧。

君逸然在这边心情不愉快着,而付凌雅则是变得比以前活泼开朗多了。

付凌雅觉得她以前爱钻牛角尖,对于她和君逸然之间的事是她想不开。

付凌雅,明天有更好的未来在等你,加油吧。

看着公司的同事,付凌雅也会给他们打招呼了,不管是男的女的,还是以前那些排挤她的人,付凌雅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给了她们一个笑脸。

而众人看到付凌雅对他们打招呼都很惊讶的看着她。她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付凌雅可能是真的和沈总监谈恋爱了,不然她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不管众人是有多不解付凌雅为什么这么开心,付凌雅都是一副开开心心的样子,奔向了她的办公桌了。

“果然,人还是要开心的面对一切啊,付凌雅,你现在的状态非常好,加油吧,先不要管什么君逸然,什么沈北黎了,下个月的珠宝大会才是你该关心的。”

付凌雅把图稿拿在手上,细细的查看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她没想到自己的心情变好了,灵感也就跟着来了。这不就发现了好几个地方是她不满意的。

“这个地方应该减少一些钻石,不然太累赘了,这里应该……”

“雅雅,猜猜我是谁。”就在付凌雅准备来改图稿的时候,晓瑜便从后面蒙住了她的眼睛。

有这样的朋友还真是够心塞塞的。

付凌雅拉下晓瑜的手,一脸无语的看着她。

“晓瑜,我跟你缩,你则样四找不到朋友的!”付凌雅用一种搞笑的声音对晓瑜抱怨道。

突然,付凌雅从晓瑜的身边退了几步。看着远远走来的左枭,付凌雅觉得还是离晓瑜远点比较好。

付凌雅的直觉告诉她,左枭很危险,特别是靠近晓瑜的时候。

晓瑜看到付凌雅远离她的时候就知道左变态来了。回过头,果不其然,左枭正定定的看着她。

“胖鱼鱼,开不开心看到我。”左枭看到晓瑜回过头来看他,就开心的说道,同时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笑。

“开……开心,你不用上班吗,左枭。”晓瑜面带微笑,实际内心在哭泣,她不知道左枭怎么就这么闲。就算是他两已经是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那也不用整天都看着她了,她又不会跑。

呵呵,胖鱼鱼,我有一个惊喜等着你哦。左枭想,如果胖鱼鱼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会有让他惊喜的表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