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不单行!

其他人虽然没有看到黑色的大尾巴,但听到杜雍的吼声,加上刚才船底被狠狠顶了三下,心里顿时都有些发慌。

浪花一直往船沿猛撞,船只风雨飘摇,看上去随时会翻。

至此众人才觉得此行实在有些托大,但没时间后悔,唯有迎难而上。

还是杨进最冷静,抹去眼睛中的水珠,拔出宝剑跃到左边,吼道:“大家注意保持平衡,哪边翘起站哪边。”

众人有样学样,几步就窜到左边,运足真劲往下压。

几股浪柱涌起,往众人身上打去。

浪花的力道很大,杜雍甚至感觉被人连抽了好几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不过真气给力,很快就恢复正常。

旁边的赵德助要狼狈的多,脸庞通红,眼睛半眯着,双腿发软,得亏他死死抓住船沿,否则早就是四脚朝天的局面。

巨尾再现,这下不是一晃而过,而是往船沿猛劈而下。

砰的一声巨响,船沿木片横飞,刚平衡下来的船身猛再度倾斜起来,幅度之大,险些将船上的十几人全部掀飞。

还好船身坚固,又有铁条紧绕,否则当场就得四分五裂。

众人在这关键时刻,都没有忘记杨进的嘱咐,用力维持平衡,因为有些站不稳,身体剧烈晃动好像打摆子,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半截尾巴仍搭在船上,尾末部分的粗细就堪比壮汉的腰肢,覆着漆黑丑陋的硬皮,侧边还有两支粗壮锋利的爪子,气味好比成车腐烂的臭鱼。

看这小半个身子,好像是只鳄鱼。

杜雍尤记得有小队成员曾听他爷爷说过湖中有身长四丈,浑身覆甲的怪兽。

现在看来,浑身覆甲倒是真的,但身长何止四丈,现在看到的半截尾巴就差不多有两丈,全貌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

若是在陆地上,双方早已干起来。

但眼下在湖中,而且又伴随着****,众人基本没优势,心中不免都生出些许退意,希望这怪兽就此离去。

然而此时尾巴再起,竖直后再度猛劈下来。

这次的力道比上两次要猛很多,除了杨进、程原、邵宇洪三人之外,其他人全部被震起来,狼狈地往另一面扑过去。

杜雍起飞之前,猛提一口气,后腿瞪到船沿,稳住方向,在空中拔出风刀。

《落叶刀法》中有几式专讲空中乱战,对运气很讲究,稳住身体的同时,还能从容出刀,对敌人造成打击。

全力施展开来,场面犹如大鹏展翅,但是非常灵动迅捷。

杜雍往下落的时候,连出两刀,口中大喊:“看老子乌鸦坐飞机!”

此时赵德助已经狼狈坠地,连滚带爬的还不忘给杜雍助威:“劈它,劈它!”

其他人都没说话,爬起来后赶紧往前面跑,现在船身倾斜的非常严重,若是再来下狠的,船可能真的会翻。

刀气刮在怪兽的尾尖上,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反倒激起它的凶性,这下连尾巴都还没完全竖起就猛甩起来。

杜雍落地前再出招,来了一记横削,削在怪兽的后腿根。

两相撞击,竟然发出石头撞击般的声音。

杜雍的刀子非常锋利,又运足了真气,然而只擦破了怪兽的小块皮肤,连血都没流。

落地之后,顺着甲板滑进了怪兽的两腿之间,成功活在裆下。

“呕!”

杜雍闻着那气味,顿时就感觉好像吃了屎一般,胃中翻腾不已。

“公子,快滚开!”杨进焦急的声音传过来。

当然要滚开,要不然等不到尾巴再度甩下来,杜雍就要被活活恶心死,当即抓紧时间,往旁边翻滚过去,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巨尾再度竖起。

看来这怪兽的架势,不把这艘大船甩稀碎是不会罢休的。

杨进已经管不了那么多,捞起脚边带着铁链的大钩子跃过来,站好位置猛的一甩,将铁钩牢牢挂在船头的硬木上,然后将链子从下面甩给对面的杜雍。

杜雍会意,接住铁链从上面抛还给杨进。

杨进拉着铁链往后面猛扯,脸颊憋的通红,可见是用出了吃奶的力气。

半竖起的尾巴立马被绞紧,剧烈地横向甩动起来,却甩不脱铁链的捆绑。

船身渐渐平稳下来。

其他人哪还不知机,纷纷纷纷掣出兵器,朝那条大尾巴上绝招,绝无丝毫留手可言。

船上顿成战场。

众人的大喝、劲气的轰鸣、暴雨、惊雷、浪花、大风的呼声、尾巴的甩动、铁链的摩擦等声音混在在一起,嘈杂不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