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王师弟你这是在找死啊!”

陈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起来,“乖乖交出东西,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王乐没有废话,而是深吸一口气,将血刀内力运转到极致,滚烫的气息在经脉中穿行,带来了强大的力量。

与此同时,他膝盖微屈,以一种决然的姿态向前冲去。

陈覆有些惊讶,这种速度可不是八品境界可以拥有的,不过他也没太在乎,只是向前探出一只手,静等攻击到来。

此刻半途中的王乐,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他将一只手背在身后,身子前倾,速度猛地再次提升。

血刀刀法共有三式杀招,分别是血海无涯,血浪涛涛,以及最后的血煞剔骨。

王乐此刻只有十年左右的内力,并不能将这几招威力全部发挥出来。

而这个世界武夫,从八品入七品,最重要的就是在体内生出内力种子,然后一直到五品,都处于积累阶段,拓宽经脉,充实丹田。

真要算起来的话,他这会儿也有六品中等的实力。

相比陈覆或许差了点,但并不太多。

所以当王乐右臂猛地向前,带出一抹寒光时,陈覆就有些猝不及防了。

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把刀?

他想后退变招,因为此时双方距离太近,完全没有空间施展。

但使出三个杀招中,杀伐最强的血煞剔骨后,王乐速度已经到达了一个巅峰。

完全来不及抵挡,在天剑门潜伏许久,隐藏实力多年的陈覆,被直接砍中了脖子,巨大的力道汇聚在刀身,脆弱的皮肉根本抵挡不了,便被一分为二。

堂堂六品高手,就这么憋屈的死了。

他大意了,同时王乐的刀也太快,太猛,太过诡异。

那种霎那间爆发出的速度,已经完全超越了这个境界。

不过,强大的威力,所带来副作用也很大,王乐强忍着手臂酸痛,以及内力耗尽的空虚感,蹲下身在陈覆衣服里搜索起来。

十多两银子,一块令牌,以及一本名叫十方掌的秘籍。

将东西收好,王乐继续摸尸,最后收获五十两左右的银子,兵器五把,路引三张。

通通打包好之后,他准备离开这里,向准备隐藏自己的山洞走去。

就在这是,王乐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女声。

“救救…救我!”

他停下脚步,转头便看见那个姓周的女弟子,正期盼的看着自己。

虽然脸上沾着血迹,人也有些狼狈,但并没有掩盖其清丽可爱的容貌,此时更多了几分惹人怜爱的气质。

王乐想了想,向她走了过去。

“谢…谢…”

嗤!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不用谢。”

王乐将刀放回青铜令牌,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他不可能带着一个累赘,与其让这位同门在凄惨与痛苦中死去,倒不如给她一个痛快。

这是王乐独有的温柔。

……

……

天象宗的结局,早在元稹第一次拒绝武侯时,就已经被注定。

加上北方三个大门派,江湖上已经人人自危,许多宗门还没等武侯派信使过去,就自己主动投诚了。

整个南方武林,除了几个领头势力,就只剩下一些观望的小门派还没有向朝廷俯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