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明白了。”岑羽薇弯弯嘴角,“那咱们就从驿站开始查起吧,查查,是什么人助程跃害了李路。”

“好,那咱们明日在长安大街的四海楼见,如何?”

“不如何。”岑羽薇拒绝,“既然有了方向,咱们就该抓紧时间行动。等会儿上岸咱们就去驿站探查,别等到明天。”

“可是这天色…”

日已渐渐西斜,虽然霞光还未弥漫天际,但不如午时耀眼的阳光,也在悄然诉说着时间的流逝。

驿站倒是不远,就在长安大街旁的一条小巷中,可从沁心湖过去,一来一回…

“天晚了不正好?”岑羽薇打断云墨晗的思绪,勾勾唇道,“咱们探查过后,直接去四海楼吃饭。之前我便听人说四海楼最近推出了道新菜,很是不错,今日正好尝尝。”

“四海楼的新菜?你感兴趣?”见她眸中划过一丝欣喜,云墨晗嘴角不由自主地就往下压了压。

吃他做的小食时,可没见她这么开心。

“当然感兴趣了,毕竟南枫那小子已经在我跟前吹过好几次了。要不是得陪你…”见对面的人似乎不太高兴,舌尖一转,她便改了话头,“得陪你做正事,我早就去尝了。“

她没说,但以云墨晗的敏锐,还是轻易察觉了她话里的意思。

她觉得这几天陪他,耽误了她尝四海楼的好菜!

哼!亏他每日有时间就泡在厨房研究新花样,指着能做些讨她欢心的小食…

她没有心!

云墨晗很生气,但正因如此,反而很果断地答应了岑羽薇的提议。

他今儿个便要去四海楼尝尝,那吸引她是什么破菜!

令孤帆迅速撑船靠岸,云墨晗便同岑羽薇直接赶往驿站。

大抵是炎炎夏日大家都不愿远行,最近一段住在驿站的人,都不是很多。

李路出事时住的那间房,也正好空着。

找管事拿了钥匙,两人便轻松来到房间探查。

房间早就打扫干净了,但只要楼不拆,他们依旧有机会可以从中窥伺到蛛丝马迹。

岑羽薇推开窗户看向外面:“这间房的窗口正对内院,并非大街。也就是说,若是外人动手,必然得先入院子。”

云墨晗跟着在窗边站定:“整个驿馆共有左、右、后三院,是个“回”字型结构。正门临街后方是马圈,另外两侧都毗邻民房。若要从外潜入,后方最容易。”

后方养马,只有两管马的小厮,自然是潜入的最佳方向。

可是…

“可是李路这间屋子在左侧,如果刺客从后方进来,他就得从后院的拱门穿出,自中庭过,再入左院的门。”岑羽薇看他一眼,“中间是个敞亮的大院子,仅四角各种一棵银杏。要在守卫的眼皮子底下从这儿过,再高的功夫也不可能。”

这院子的特殊性,决定了不可能有人在夜间潜入的时候穿过中院,所以…

“所以如果是外人潜入刺杀,就必从左院后边儿翻入。”云墨晗接着岑羽薇的话做出推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