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华宫中。

长案上摆满了八珍玉食,空气中酒香四溢,觥筹交错,繁花似锦,恍惚间仿佛可以看到昔日热闹非凡的宴会。

可如今只剩下了长眠的死寂...

唯有自己一个活人的禁忌仙宫中,后方却突然传出一道声音,并不大,可让人骨头都在发响。

江晓眼神微变,随后沉着冷静了下来。

神识以其为中心,宛如潮水般弥漫开来,铺展到了仙宫的每一处角落。

什么也没感知到。

嘭!

身后再度传出一道声音,仿佛有东西正在走动,清晰可闻。

江晓心里渐渐发毛,整个人好似被定身咒给定在了原地,不敢动作。

“什么东西?”

江晓只觉得凉气直冒。

此刻的琼华宫好似化作了黄泉中的地府,阴森的低温,令一切活物感到惊悚。某种超出自己神识感知之外的存在,正在走动。

江晓再不敢保持不动,一咬牙,手中霞光一绽,好似九天玄光凝聚而成了一把仙剑。

握住断魄剑的瞬间,江晓猛地转过身去。

下一刻,

江晓就惊愕地睁大了双眼,心神遭受巨大的冲击,难以置信。

只见,

那具灰发仙尊的尸体此刻居然移动了一截位置!

一股无法言明的心悸瞬间涌来,

江晓心跳快到了急速,眼睁睁地看着原本还在高座上坐着的尸体,眼下到了右侧的一个长案前。

并且,那双冰冷如石头般的灰色眼瞳还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什么鬼?”

感受到那摄人的仙尊之威,江晓就像是直面着黑洞,神魂都快出窍。

实在太强大了,

准十三重境的仙尊,一路证道,击败了所有大道之敌,此人昔年绝对是纵横诸天的无上巨头!

这等场面,震惊人世,任何人见到了都会双腿打颤。

纵使如今陨落在了这禁忌仙宫中,可仙尊之躯,哪怕再漫长的岁月也难以将其磨灭,如同天地难葬的神魔。

正在这时,

江晓突然反应过来,猛地转过头,看向那扇没了神血的朱红大门。

这具尸体不是在看自己...

他是在看这扇门!

他想要出去!

霎然间,江晓被震撼到了无以言表的地步,无法平静。

这是何等夸张的意念?

与此同时,那头顶帝皇冠的灰发仙尊再次迈步,仿佛踏着万古天穹,气势无量,一步步朝着琼华宫大门走来。

江晓紧咬牙关,拼了命地与其拉开距离。

下一刻,

那灰发仙尊来到了朱红色大门前,抬起大手,五指握拳,尔后一拳砸出。

朴实无华的拳头,可打出的一瞬,力量却如滔滔大江,有种横扫一切的绝世霸道,

“轰”地打在了那扇朱红色大门上。

刹那间,强大的波动化作飓风,足以卷走大岳。苍凉、大气、沧桑种种气势爆发开来。

“哇!”

江晓立马吐出一口鲜血,肉身被这一拳的余波给震得破裂,五脏六腑惧震。

咔...

同时,那扇朱红色大门竟产生了一丝裂缝。

灰发仙尊眸光冰冷而漠然,他的身躯雄健而有力,气势恐怖无边,让人膜拜。

他再度一拳,拳威盖世,欲要打破洪荒宇宙。

轰隆隆~

浩瀚的仙尊之威爆发,

江晓好似狂风中的纸屑,被这股摧枯拉朽的力量给震得倒飞而出,撞破沿途长案上的酒水,尔后重重地倒在了一根大柱上。

咔嚓...

饶是江晓堪比妖兽的身躯,那如龙的脊背都断裂了,可想而知,这一拳究竟蕴含着怎样的伟力。

“我去!”

江晓咬牙,终于看了出来。

这个灰发仙尊,生前为博得一线生机,闯入此地,最终却被困死在禁忌仙宫当中。

那写满了整个大殿,密密麻麻的“道无涯”血字,无不散发着这位仙尊昔日的怨气。

甚至于,

这位仙尊还坐在了高座上,俯瞰任何一个拜访者,这是在对琼华宫的挑衅,看得出其心中的憎恨。

而如今,在自己将那朱红色大门的神血舔干净过后,想必这扇大门已经困不住这位仙尊的战意了...

“我的天!”

江晓简直难以置信,“这究竟是何等的人物?”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啊?

这位仙尊陨落了如此之久,可那肉身中蕴含着的怨气,居然驱使着本能,欲要完成生前的遗愿,打破琼华宫,再看一眼人间。

轰!!!

拳威如星球爆炸,如开天辟地的一幕,要将困死自己生前的那扇门打破。

琼华宫主留下的神血不再,

那扇朱红色大门不断产生裂缝,再无法困住这位脚踏大道、威震万古的绝世仙尊。

那拳威中饱含了不屈,哪怕直到死,这具尸体仍然承载着不灭的意志,欲要打破神袛的桎梏。

这很是震撼人心,场面无比的壮观。

那片区域混沌气息弥漫,灰发仙尊的拳头同样打得破裂,飞溅出金色的血,洒落在了布满裂缝的朱红色大门上...

可江晓却受不了了,

哪怕唤出生死面具,可仍然承载不住这股打破宇宙的拳威余波,五脏六腑破裂,整个人连神宫都在发颤。

“停下!给我停下啊!”

江晓欲哭无泪,这可真是无妄之灾,只能拼命大喊。

可那灰发仙尊不管不顾,一拳又一拳,不断轰击着朱红色大门,宣泄出的威势,引发天地轰鸣,震得江晓七窍流血,躯体颤动。

轰!轰!轰...

隆隆拳声足以震动银河,宛如太初之音。

这实在太恐怖了,对方的躯体完全不压于一尊帝器,好比江晓前世的北冥仙尊之躯。

“该死!该死!该死!”

江晓死死咬牙,尽管自己也想尽快脱困出去,可又怎能抵御这仙尊的怨气?

轰~

整座琼华宫中如同成千上万个太阳一同爆炸。

江晓将生死之道运转到了极点,浊清二气绕体,不断修复伤势,同时艰难地寻找试图可以躲藏的地方。

正当江晓被震得再一次倒飞而出时,可等躺在了地上,抬头望着上空时,眼瞳却骤然一缩。

只见,

琼华宫穹顶之上居然横立着一个长方形的石头。

“什么...东西...”

江晓此刻双耳被震得失聪,整个人神智也很是恍惚,眼神更一片呆滞。

雕刻着云霄繁华图案的穹顶上,

一个巨大的石料,宛如山体横亘,四四方方,有种天地自然生成的感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