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机场打了个的士,给师傅报了酒店的名字,邹珉就继续“闭目养神”了。

其实邹珉也没有把灵魂投入超越空间,那样的话无法操控身体,有点什么事总得来回切换也麻烦,邹珉一般是直接对超越空间进行操控,虽然体感不够真实,但就大致构建一些东西的话是够了,细节的精修可以后续再投入灵魂用玩家的视角进行。

人在忙碌时,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一眨眼的时间,的士就已经在酒店门前停住。

邹珉给师傅付了钱,背上包走进了酒店。

酒店不算高档,邹珉也只是订了个简单的单人房。按他估计,他应该要在帝都发展到超越空间有一定盈利后才会返回羊城,至少也会呆够两三个星期,而超越点为了以防万一,最好是尽量不要动用。只靠存款,如果花销太大的话很快就该没钱了。

到了酒店房间内,邹珉洗完澡将衣服交给了酒店服务人员,他特意订的有提供洗衣服务的酒店,不管洗的干不干净,总比自己凑合十几二十天要好。

送走了酒店服务人员,邹珉用手机登录了聊天工具,开始联系自己在帝都工作的三两个朋友,打算一起约出来吃个饭,至少表面上要让别人认为自己是来帝都游玩的,不然以后被有心人联系起来也是麻烦事。

由于明天星期五大多数人要上班,邹珉约的时间也是星期六的晚餐,在此之前,邹珉有足够的时间去执行的投放和超越空间的第一次开放。

的投放时间邹珉打算是今晚。

现在只不过九点多,出去吃个饭,然后找一些阴暗巷子,把玉坠放下就走,简单得很。

邹珉给每个玉坠都配置了一个简单的“智能程序”,分别按玉坠的样式命名。虽然智能程度和小叶这种比是拍马不及,但好歹也比市面上的那些人机交流软件要更高级一些。

只要邹珉将玉坠投放出去,它们就能实时判定谁是它们的持有者,并且对其进行灵魂绑定,在绑定后通过和持有者的交流,将一些相关的情况对其告知。

而从控制台的话,邹珉能看到各个玉坠当前的位置,以及其是否拥有持有者、持有者的具体资料。

这使得的投放非常简单。

外层伪装的玉质倒不是什么好玉,但其上雕刻的动物样式都非常精致,哪怕完全不懂的人都会觉得这玉佩精美极了,但玉质又决定了它的价格不会太高,不至于持有者会将其拿去出售。

邹珉只要将玉坠找个偏僻地方放着,然后将打开,等待有人捡到玉坠,基本就可以算投放完毕了。

……

李君逸失业了。

失业原因很简单,他的上司和他的女朋友掺和到一块去了,那个三十来岁的秃顶老男人,凭着金钱就轻而易举地夺走了他最挚爱的人。

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辞职,分手,把自己灌得伶仃大醉,不能像个有骨气的男人一样去把那个主管揍一顿,他连医药费都赔不起,满世界都是绝望。

偌大一个帝都城找不到一个能述说的人,一人喝完了一打啤酒也没能醉死过去,躲到小深巷子里大吐特吐,扶着墙吐到天昏地暗。

眼睛的余光无意间瞟到转角处一闪而过的人影,还有一片掉落地上的碧绿。

“喂——……你,喂——!”

李君逸想叫住那个人,但他被酒精麻痹得口舌都不利落了,嚷嚷起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喊得是什么,喊了两下,又忍不住对着巷子角落张大了嘴巴,想吐,但什么都没吐出来。

“真,真是……”

李君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手脚并用爬到这里来的,手抓起了那人落下的东西,视线却晃来晃去,除了一片绿莹莹以外,什么看不清楚。他干脆翻了个身,整个人就这样躺在了地上,侧着头去看,总算是勉强看清楚了那是什么。

一块一指高的玉坠,还串着一条简单的红绳,而玉坠上雕刻的,俨然是一条恶狼!那恶狼咧开了满嘴牙齿,狰狞地看向玉坠外,仿佛要择人而噬。

“这啥啊……”

李君逸使劲儿皱紧了眉头,把脸贴近了那玉坠。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李君逸一跳,他快速把头往后一躲,一头撞在了后面的垃圾桶上,狠狠地撞出了“咚”的一声。

随着沉闷的声响在小巷深处平息,只留下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少年。

……

忙碌了一晚上,邹珉十一点多才回到酒店。

为了尽可能地将玉坠的投放位置错开,邹珉一晚上算是跑了好了些地方,才总算是把玉坠都投放了出去。

坐在床边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打开,现在总算是验收成果的时候了。

以玉坠上雕刻的精美程度来看,邹珉倒是不怕没人捡,邹珉怕的是有人捡完坚持卖掉或者被吓到扔掉之类的狗血情况发生,那才是最尴尬的。

不过幸运的是,按所显示的数据来看,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6个,5个被持有,只有1个还无人问津。5个持有者中,4男1女,除了一个现在处于昏迷状态以外,其他4个人皆暂时收下了。

的智能程序对于终端的来源以“权限不足”为借口保密,只是告知了持有者一些基础情况——它们是一个游戏的测试机型,这是一款足以称为跨时代的虚拟真实游戏,而这款游戏可以给玩家提供的,是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在游戏中获得足够的金币,那么你就能兑换到任何你想要的物品——现实世界中的。

这一点相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极具吸引力。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邹珉也不想用具现化的功能作为奖励,这太麻烦了,他必须得考虑到奖励怎么送到玩家手里,还得多出一部分超越点的支出,还有因此暴漏自己的可能。

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邹珉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一开始无法拥有大量的终端。

必须先有少量玩家,从它们身上收集到超越点了,才能发展更多玩家,这是超越空间目前最大的短板。且不说邹珉不能乱花超越点、没钱,就算他现在有钱,开一家游戏公司,但他依然没有足够的超越点大量投放设备,无论怎么做,都必须是逐步逐步发展。

确实,无可否认,单单是游戏真实性这一项邹珉就可以击垮现实中现在的所有游戏了,但这不够,如果邹珉暴漏了这项技术,又不能立即获得大量收益,获得安全无忧的自保能力,那么随之而来的麻烦就会将他淹没。

所以邹珉只能采取现在这种做法,偷偷摸摸地投放,但这也就导致了另一个问题——玩家群体不稳定。

一旦前期投放的终端出现以外,乃至于被玩家扔掉之类的极端情况,一旦被扔进河里邹珉可没那能力去捞回来。因此前期玩家的稳定性极其重要。

为了满足稳定性,邹珉就得提供一个点,一个足够吸引玩家的点。

邹珉的选择只有具现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