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珉回到了出租房。

将外套脱了扔在沙发,人瘫到了电脑椅上,电脑也懒得开了,就这样静静发着呆。

初春的冷风从窗子灌进房内,居于小巷深处的租房里此时更加冻人。

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表。

手表的样式比较老成,并不是适合邹珉这种二十岁出头年轻人的款式,相较之下,如果是中年人佩戴应该会合适得多。

邹珉是单亲家庭,父亲自他一出生就去世了,家中也没有什么走得近的亲戚,这块表哪怕是想送人也无处可送。

但昨天在路边的摊子看到这表,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脑袋一热就买了下来。

为什么呢?

眼睛无神地盯着手表上走动的秒针。

谁也不知道他想知道的为什么是指什么。

嗒,嗒,嗒。

秒针的走动声一秒一秒带走时间,思绪也一秒一秒随之飘远。

邹珉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莫名其妙的心情低落,一阵阵的,像是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

失落感带来了一大片的负面情绪,暴躁,易怒,甚至于因为一点口角就和自己的上司爆发了争吵,当场辞职,连未发的工资都不想要,哪怕一秒都没有在公司多呆,甩头就走。

但就算这样宣泄、发疯,也丝毫缓解不了这失落的心情——即使它来得莫名其妙。

他感觉自己像是该做些什么,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嗒,嗒,嗒。

秒针走动的声音此时听得那么真切。

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窗外的虫鸣声,隔壁人家的笑闹声,穿梭过巷子的风声,一切仿佛都离邹珉远去。

他独处于黑暗之中,耳边只剩下秒针走动的声响。

嗒,嗒,嗒。

靠近了……

嗒——

随着秒针的最后一声声响,邹珉倏然将头抬了起来。

一道光从黑暗中破开一切冲了过来,他却像什么都没看到,眼中没有丝毫神采,那道光也未曾因此而有哪怕万分之一秒的停顿,径直撞上了他的额头!

光里……好像有——

邹珉不由自主抬起了右手,想去抓住那光里的什么。但那光却没有给他机会,“嗖!”的一下,瞬间全部缩进了他的脑袋里。

嗒,嗒,嗒。

秒针的声音再次响起,邹珉打了个颤,恍然间如大梦初醒,眼神这才活了过来。

周围的一切从静止中突然恢复了过来,风声,人声,虫鸣,一如既往。

机械合成声在脑海中响起,但邹珉嘴唇动了动,但什么回应都没做出。

他刚才好像在那道光里看到了什么,想起了什么。

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将手表戴到手腕,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衣服都没脱就躺到床上,拉起被子盖住了全身。

这夜里什么都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