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干什么!”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杨常,林瞄没有哪刻像现在这样痛恨他。

“林总,别这么见外,我只是作为你们公司的邻居来打个招呼,当然也顺便帮工商局的同志带个路!”杨常的嘴脸让林瞄气的牙齿紧咬。

“滚,这里不欢迎你!”林瞄怕自己忍不住会像一个泼妇一样扑上去,

“别,别,林总,没准你等下还得求我了!”杨常有些话里有话。

林瞄准备问清楚怎么回事时,工商局的两个工作人员走了上来,“你好,你是林林双事的负责人吧!”

“我是,”林瞄回答,

“你好,你们公司涉嫌商业违规,这是我们的调查文件。”工商局工作人员的话像一颗炸弹一样炸在了林瞄的脑海里,

商业违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同志,前段时间我没有在公司,对公司运营并不清楚!”林瞄震了震心神说道,

“那请问你们公司前段时间的负责人是谁?”工商局工作人员问道,

“唉,林总,你可别看着我,虽然我之前作为你们公司的副总,可是在决策这方面还是你负责的。”杨常见林瞄看着自己,赶紧撇清关系。

整件事情说起来还是林海的亲戚搞得鬼,杨常虽然知道可是现在他可不会说出来。如果换做以前杨常还会说些什么,可现在么,算了,人都变了。

杨常也想通了。何必为了一颗树放弃了整片森林了,再者,他也不是没有本事的人,他现在只想报复,报复那些自己看不起自己和践踏自己的人。林瞄只是一个开头!

“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林瞄看着杨常,恨恨说道。

“林总,你问我我问谁去,不过我可以给你提个醒,项目部的负责人!”杨常提到了项目部负责人,林瞄一下想起在爷爷的亲戚里按照辈分自己要叫姥爷的一个人。

“你说的林发!”林瞄问,

“我可没有说,是你自己说的!”杨常的脸上写满了一个字,贱!

现在人都走了,自己在这除了发牢骚还能干嘛,林瞄深深的感觉到了无力感。“同志,这里面有误会,能不能!”林瞄想说能不能通融一下把事情调查清楚再来说这件事情

可,“对不起,我们有我们的制度,你们是谁负责的这不重要,重点是现在你们林林双事涉嫌商业违规,如果我们不处理好的话影响会很大,这是处罚条款,请你看下!”

接过了这张处罚条款,林瞄两眼一昏差点栽倒,还好被人扶住。“谢谢!”感激的看了眼她,林瞄慢慢的站住了。

处罚条款上是这样写的,贵公司涉嫌违规商业操作,现处罚以上,贵公司停业整顿一个月,并交处罚金210万元,责令一月上交!,

210万的罚金,林瞄整个人都能感觉到头重脚轻,工商局的工作人员怎么走的林瞄都不知道,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杨常跟着走了进来。

“你还要在这干嘛!”林瞄有些没有气力,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的感受。

“我来只是给你提个醒,你公司现在已经没有钱了,我在这跟你说实话,我杨常虽然人不怎么样,可是底线还是有的!”听到杨常说自己有底线,林瞄哈哈大笑。“你是在搞笑么!”

“林瞄,你也是现在笑的出而已,我告诉你,你在医院照顾你爷爷这段时间,公司就被你爷爷的那些亲戚掏的差不多了,而且还有一点,如果昨晚不是发生那样的事情,也许我还会帮你,可惜事与愿违。”

“你敢拍着胸脯说你没有掏过么!”林瞄瞪着杨常,怒目而视。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承认我掏过。可是你也得承认如果没有你爷爷的那些亲戚,就算我走了你的公司也可以照常运营,就因为你爷爷亲戚那些老鼠屎,你爷爷的公司才会衰败的这么快!”杨常的话一点没有错。

如果没有爷爷那些亲戚,爷爷的公司早就可以上市,而且凭借自己的天分和努力林瞄有信心冲进国内十强企业,可是事实却相反。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面对杨常,林瞄只有这句话了。

“哼,早晚有一天你会求到我的!”杨常哼了声转身离开。

办公室里窗子开着,唰唰的风吹得人有些冷意,窗子被关上了。“林总,虽然我现在说出来有些不好,不过这份文件我想你还是看看!”一份文件放在了林瞄自己面前。

林瞄拿起文件慢慢的看着,看着看着额头冒起了汗。“这上面是真的吗?”林瞄声音有些哆嗦了起了,

“这上面盖的是你们公司的印章,文件当然是真的!”她回答,

“可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会有这个文件!”林瞄说着拍着文件站了起来,

“你公司都快被人掏空了你知道?”她问,

林瞄低下了头,“你公司负发生了这么多的情况你知道么?”再次问,

林瞄的头低的更下了,“这么多的情况你都不知道你现在问我为什么你不知道这个文件,林总,你在说笑话么?”一句句话像刀子一样插进了林瞄的心头上。

虽然不想承认,可事实却说明了一切。文件上提了一条,因为贵公司无法提供赔偿,现在以公司抵押。大体的意思就是公司破产了。

问林瞄为什么破产,林瞄也不知道。

而事实的打击是除了公司破产,林瞄还得背负210万的罚金,这个罚金无论林瞄怎么不承认,可还是落在了她的头上。至于爷爷那些亲戚,已经把公司搬空了。

搬空的同时还让公司背上了巨大的债务,而这些债务跟林瞄一点关系都没有。

捧着箱子出了办公室,林瞄有了从窗子口掉下去的念头,可脑海里突然浮现爷爷的身影,林瞄打掉了轻生的念头。

回到了自己住的小区,家里的东西被人从屋子里一件一件的丢了出来,爷爷站在一边跟几个穿着黑衣的人说着什么。周围站着街坊邻居。

“爷爷,”林瞄走到了爷爷的身边,

“喵喵,回来了啊!”爷爷看着林瞄手中的箱子没有说什么,反而解释。“喵喵啊,他们是在我们家找什么东西才把家翻得这么乱,等下爷爷就收拾!”

爷爷安抚的话让林瞄眼睛有些通红,“恩,爷爷,我知道了!”

这一晚上,林瞄和自己的爷爷在公园里度过了一夜。爷爷也没有说那些人找到了东西没有,而林瞄也没有说公司的情况,一切在两个人的心底仿佛沉了下去。

(本章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