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沁的低低哭泣声让许清思绪很多,安弃曾说过,“老大,你这样只为了自己而不顾身边人总有一天会伤害到别人的!”当时许清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时间久了也许是安弃的话灵验,或者说自己做了什么,伤害的附加传递到了身边的人,而李沁就是一个很好地列子。

原本她可以有一个很美好幸福的家庭的,哎!许清叹了口气。

林瞄看着沙发坐的三人一个叹气一个哭泣,另一个紧紧的看着自己有些不知所以。“那个,我们认识么?”看着她紧紧的看着自己,林瞄忍不住的问。

“林总,林林双事的总经理,未婚,一直单身。于x大学毕业,后在国外进修,三年前回到国内,爷爷名叫林海,林林双事的创始人,我说的没有错吧!”

“你,你是?”见她把自己了解的这么彻底,林瞄疑惑了起来,她自己的印象中应该没有这个人才对。

“林总不认识我挺正常,毕竟我们才见过一面,不过林总我得提醒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你说!”林瞄拿出了自己在商场的气势出来。

“你们公司跟我们公司合作了一个项目,至于什么项目我想你应该问你的副总,不过据刚刚的情况来看,这个项目我想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项目里你们公司的角色是担保人,如果出了意外你们公司需要承担一亿的违约金!”

项目,违约金让林瞄有些蒙,不过还是问道。“能请你说下是什么项目吗?”

“是一个合作项目,国外最近新生产了一种水果,因为我们公司没有好的销售渠道所以需要借用你们公司,不过因为这批水果量少价值高,运输的时候我跟你们公司的副总签了一个保赔协议,当然了这样做也是有好处的,如果这次运输完美事后我能给你们公司提供一个代理权!”

“你说的我明白了,不过我想知道担保的是什么,既然你已经说签了保赔协议那担保的是什么?”林瞄问道,这里面牵扯到了两个问题。

如果水果运输成功后自己这方也可以得到一个代理权,就合作来看并不吃亏,只是林瞄不知道的是担保的到底是什么?

“担保的是一件古董,你们公司的一个合作方看上了那件古董,所以你们公司做中间人,我把古董卖给你们!”回答道,

“那那件古董的价值是?”林瞄问,

“保底价五千万,加上各种税总共八千万。”回答道,

“那为什么要赔偿一个亿的违约金?”林瞄问,“这点你需要问你们公司的副总了。”

林瞄的心现在是沉到了谷底,她很长时间都没有管理公司了。这段时间爷爷住院她一直忙着照顾爷爷,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了杨常打理,就刚刚说的什么担保,违约金她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那既然这么大的项目为什么我公司的副总不跟我说?”林瞄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点你需要问你的副总了!”她的话让林瞄心一沉。

“小甜,我要回去了,”林瞄匆匆的站了起来,“那你赶快回去吧!”听了刚刚的话,唐小甜也意识到情况严重了。

“恩,”林瞄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她。“协议的事情我会查清楚,如果真的签署了协议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那我就等林总的回复了!”

“恩,”林瞄应了声,走到了许清边上时对着许清点了下头算打了招呼离开了。

第二天,林瞄早早的就去了公司。八点的话时候公司员工就陆陆续续来上班了,办公室里林瞄第一时间联系了自己的秘书,“于秘书,麻烦你把近一段时间的公司报表拿上来!”

半个小时后,“这些就是公司的报表了?”林瞄看着眼前一小沓报表,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林总,都在这里了!”秘书低着头,有些不敢看林瞄的脸。

呼,林瞄深吸了一口气暗示自己冷静下来,“杨副总了?”

“杨副总昨晚就辞职了,今早就没有来了!”秘书的话没有另林瞄意外,毕竟自己都那么对杨常了,不过秘书接下来的话还是让林瞄觉得自己小看了杨常。

“那个,杨副总走的时候带走了公司一大批员工,”秘书回答着,她能想象到林总的表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