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中心的一所医院,医院里的一间普通病房里已经站满了很多人。每一个身着华贵,脸上充满了焦急。

“林瞄,你爷爷说了什么吗?”

“是啊,喵喵,你爷爷说了什么吗?”七大姑八大姨一家子的围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问着,言语间都是财产,分配等问题。

“你们够了,爷爷现在都还昏迷着,你们在这吵有意思么!”年轻女孩爆发了,脸上充满了愤怒。

“喊什么喊,你不过是我哥捡回来的一个婴儿而已,你有什么资格!”

“就是,你有什么资格!”从开始的询问到现在的指责,每天都会在这个房间里上演着,一次又一次。

喧闹的病房在争吵了半个小时后,安静了下来。病房里有着三张病床,两张病床已经躺上了病人,其中的一张躺着一个苍老的老人,头发宾白,嘴上带着呼吸器。

如果不是旁边心跳的机器,你都会认为这位老人已经死了。

“爷爷,”在亲戚都走了后,年轻女孩承受不住趴在病床上痛哭。“为什么你会倒病不起,为什么我不是你的亲生孙女啊,爷爷!”

随着女孩低声的哭泣,时间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林海下班在常走的街道拐角捡到了被抛弃的林瞄。也许上天注定了他们的相遇,林海独自抚养了林瞄二十年,自那后,林海成了林瞄的唯一的亲人。

有了唯一的亲人后,林海的事业得到了上升,四十岁的他用了十五年的时间创建了自己的公司。在业界他成为了一个传奇,加上长时间单身,林海成了钻石王老五。

随着事业的上升,也许验证了那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话。七大姑八大姨纷纷找上门来,公司的各个部门很快占据了家里的亲戚,亲戚成了公司的人后,公司业绩下滑,负面消息不断。

林海也是那个时候起身体开始不好了起来,林瞄二十岁后。进入了公司,等林瞄进入了公司后,公司开始好转。在公司今年的年会上,作为创始人的林海需要发表讲话。

讲话的过程中突然昏倒,这一切成了病房每天上演的闹剧的根源。

“好点了么?”一只手搭在了林瞄的肩膀上,轻轻拍打。

“恩,”林瞄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坐起了身子。

“你穿这身衣服真好看!”林瞄看着身边穿着白大褂的闺蜜,真心赞美。

“你当初穿这身衣服也好看,只是没有想到事实难料!”闺蜜摇了摇头,

“是啊,没想到!”林瞄淡淡回答。陷入了回忆。

被爷爷收养后,林瞄感受到了亲人的关爱。高中毕业后选择了医学,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爷爷身体不好,初衷只是想当一个医生,为的照顾好自己的爷爷。

可事实难料,自从那些亲戚进了公司,公司开始走下破路,为了自己的爷爷,林瞄才决定进公司帮爷爷,这一进公司就有了三年的时间。

在两个人陷入对大学生活的回忆时,墙壁上的电视传来了声音。

“现在插播一条信息,在夜晚凌晨大街出现的西红柿炒蛋,据说吃下的人能够得到无比伦比的幸福感,现在我们连线一下昨晚在凌晨大街拿到西红柿炒蛋的人,请他讲下当时的味道!”

林瞄和闺蜜同时看向了电视,电视的画面转到了采访环节。“你好,请问一下你昨晚吃到西红柿炒蛋有什么感觉?”电视里被采访的是一个男人。

“不知道,只是感觉很幸福!”男人摸了下自己的头,

“那你能描述一下当时吃到的感觉么?”记者问,

“说不上来,”男人回答,

“那还真是遗憾,”记者说道,男人这时说了句话引起了记者的兴趣,“不过我昨晚抢到的西红柿炒蛋还留了些!”

“那,那你能拿出来一下让我们看看么!”记者兴奋的问,也许她也知道那个传说。

电视里的男人有些为难,林瞄和闺蜜看着电视心里也好奇起来这个男的会不会拿出来,不过电视里过了一分钟,男人还是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

瓶子是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的红红的西红柿,底部还有一些汤汁。

摄像师对拿出的小瓶子做了特写,记者这时拿起话筒对着那个男人,“请问你能让我们尝一点看看么,”

男人显得为难,不过还是点点头答应。

记者找来了一双筷子,稍微夹了一点西红柿放进了嘴里。透过电视林瞄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只看着电视里记者的表情,林瞄知道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味道。

“真是,真的是太神奇了,我完全形容不来这是一种什么味道,只知道吃下去感觉很舒服,特别幸福!”记者拿着话筒讲述了自己的感受。

画面又回到了主持人这,“传说的西红柿炒蛋到底有什么秘密,本台将继续跟进,届时将第一时间报道,也希望如果有消息的朋友可以根据屏幕下面的电话拨打热线第一时间为我们提供消息!好了,早上的娱乐消息到这完毕,谢谢大家的观看!”

画面切换到了别个台上。

“想不到段雪成了主持人!”林瞄有些感叹,“是啊,当初我们三可是号称姐妹三花的,只是没有想到当初最想成为医生的两个人一个成了主持人,一个成了公司总裁,而最不想成为医生的人倒成了医生!”闺蜜感叹,

“所以说世事难料!”林瞄回答,“你说那个传说真的存在么?”林瞄问,

“你指的西红柿炒蛋那个传说?”闺蜜回答,

“恩,你说会不会是真的?”

“假的,哪能是真的!”闺蜜回答,林瞄哦了声也就没有再问,只有闺蜜自己心里清楚,昨晚她下班的时候目睹的那一幕,那个传说是存在的。

在她们两个人聊着天的时候,病房进来了一个老人。手里提着一个餐盒,另一只手拿着一壶热水!

(本章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