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就请这位脑子有问题的患者,滚出去,怎么样?”

说话的人正是姜小强,别看他文文弱弱的,但其实骨子里很硬气。

况且那位妇人的言行举止很不文明,一直在侮辱他的家乡张沟,姜小强实在是听不下去,很是气愤,说起话来,毫不留情。

一旁的王嘉瑞都被惊到了,他双目中闪着惊讶的光芒,不停的观察着自己身旁,面色冷漠的姜小强。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姜小强发脾气,真是有点……帅爆了。

强哥不愧是强哥啊。

四周看病的众人自然也听到了姜小强的声音,在那妇人停止说话的那一刻,他们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他们更是纷纷将目光看向姜小强和王嘉瑞两人,当然,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了姜小强的身上,心里纷纷猜想着这位年轻人的身份。

毋庸置疑,他肯定是这张沟的村民,至于是不是那位传言中的神医,就不太确定了。

至于那位一直在喋喋不休,抱怨个没完的中年妇人听到有人站出来说话,她终于停止抱怨了,不过却一脸的怒火,紧皱着眉头,极为嫌恶的看向了出现的姜小强。

中年妇人一副居高临下,看扁人的丑陋嘴脸,撇着嘴,眼皮翻动,快步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啊?这么没礼貌,不懂得尊老爱幼啊,真是没家教。”

“一看你就是这破山沟里的人,破山沟里的人果然没有家教的,我更不更年期,管你屁事哦。”

“还有,你父母没有教你怎么讲话吗?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

说着,中年妇人翻动着眼珠子,撇着嘴,一脸的鄙视与轻蔑,那模样要多丑陋有多丑陋。

她的女儿听到她讲话,红着脸,咬着唇,皱着眉头,不断的拉着她的衣袖,不让她再讲下去,实在是太羞耻了。

四周众人更是纷纷摇头,默默叹息,这个妇人真是没救了,自己一大早上就在这里巴拉巴拉的抱怨个没完,各种没素质的话都讲了一遍,现在还好意思说别人没素质。

真是无可救药,怎么会有这样的渣滓?

姜小强面无表情,很是愤怒,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位中年妇人,他真的很想一巴掌打过去。

况且对方还是患者,若被自己打出来毛病,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他要做的,就是把这对母女赶出去就可以了。

“我有没有礼貌,不用你来评论,你也不照照你自己那副丑陋扭曲的嘴脸,真以为自己有多高人一等?不过是小人得志罢了。”

“我觉得你应该是投胎投错了,本来应该是个畜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投胎成了一个披着人皮的畜生。”

“像你这种恬不知耻的人,还真是少见,哦不,不是人,是脑子有问题的疯狗。”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不是兽医,不给疯狗看病,我们这里也不是动物园,不留畜生。”

“还是那句话,有多远滚多远,别在这里碍人眼。”

说着,姜小强径自走向大槐树下的草棚,王嘉瑞都还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姜小强说起狠话来,还真是一套加一套,看来自己要多跟强哥学着点。

虽然姜小强的话有些难听,但四周众人听了却很解气,这一刻见到姜小强走向草棚,他们也确定了姜小强的身份。

没错,他就是那位传言中的神医。

至于那位中年妇人,则气的浑身哆嗦,面色发紫,双目中满是怨毒之色,脑海中依旧回荡着姜小强刚才的话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