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大早,天还没亮,姜小强和王嘉瑞两人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自从姜小强在村口大槐树下,开了医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睡过懒觉,就连王嘉瑞这个富家公子哥也都变得勤奋了很多。

“强哥,今天是不是还有很多美女啊?嘿嘿。”王嘉瑞挤眉弄眼,吃饭时,用肩膀碰着姜小强。

姜小强扒拉了一口米粥加咸菜,一边嚼着一边哼哼着。

“你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心你的诗瑶妹妹突然杀出来,然后你就完了。”

“我说你们兄妹俩人能不能让我省省心啊?吃饭吃饭,吃完饭,赶紧干活,啊,美好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嘿嘿,强哥,要是真的有美女,你记得叫我啊,我很乐意给美女抓药的。”王嘉瑞根本不提王诗瑶那茬,仿佛两天前被逮个正着的不是他,一提到美女,人设就完全崩塌了。

姜小强长叹了一口气,无奈摇头,迅速的吃起了早饭。

十分钟后,两人吃罢饭,和往常一样,收拾好药箱,向姜氏夫妇说了声,两人便推门而出。

今日似乎与往日不同,姜小强和王嘉瑞两人刚走出姜家,就碰到了不少乡亲们,这些乡亲们是越发的热情了,见到他们都是一阵微笑问候。

两人走到村口大槐树下时,已经有不少来看病的人,早就等在了这里。

这些人中,更是有人一脸的怨气,紧皱着眉头,看看这,看看那,很是嫌弃的模样。

“哦哟,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哦,就是一个破山沟嘛,脏兮兮的,空气质量这么差。”

“这种鬼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神医?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你竟然非要带我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看病,这破山沟能出个鬼的人哦。”

“走啦走啦,我们走啦,我才不要呆在这种穷乡僻壤的破山沟里,看到那些土不拉几的穷人,我就焦心,走啦走啦。”

人群中,一名身材略显臃肿的妇人一脸的不满,一大早就吵吵嚷嚷着,各种抱怨,各种不满。

那妇人一头微黄的短卷发,穿着普通,甚至有些庸俗,但她本人却认为那是时尚、洋气。

她甚至觉得此刻自己高人一等,来到这个破山沟里,更彰显了自己的优越感,越发的肆无忌惮,抱怨声不由得加大了许多,很会给自己找存在感。

“你们看看啊,这是什么破地方嘛,怎么会有神医嘛。”

“你们和我女儿啊,肯定是被那些没有良心道德的小广告给骗了。”

“这破山沟啊,要不是被骗了,像我们这种高端人群才不会来的。”

“女儿啊,这病我不看了,咱们快走啦,呆在这里,我都呼吸困难,快要窒息啦。”

“我可还要赚大钱的,我才不想沾了这破山沟的穷酸晦气,走啦走啦。”

……

四周不少人本都在耐心等待神医的出现,但听到那妇人的吵嚷声,纷纷皱眉,烦不胜烦,不由得与那妇人保持了距离。

他们不是被小广告骗来的,他们是听说张沟有神医,他们是真的来看病的,虽然他们听不惯那妇人的刻薄言辞,但他们根本没有心思去辩解。

看病才是重要的,像那妇人这种没素质的人,不理会就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