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佳终究还是走了。

姜小强和徐壕双方,两败俱伤,最终是在于佳以死相逼之下,结束了打斗。

自从那场打斗之后,事情已经过了三天,整个张沟再次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只不过村里的乡亲们为了姜小强,个个弄得浑身是伤,这让姜小强内心愧疚自责,只怪自己当时太冲动,实在忍不住。

除此之外,他的内心中更多的还有感动,乡亲们的举动以及那些安慰的话语,让他心中涌出无数道暖流。

虽然自己也是一身的伤,但在这三天里,他将乡亲们的家走访了一遍,更是以村中小中医的身份,为乡亲们亲自疗伤。

乡亲们嘴上虽然说着不碍事之类的话语,但这次的举动,让姜小强铭记在了心中,永生难忘。

姜小强也并没有因为于佳的离开而心灰意冷,他反而越发的有动力了。

他知道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虽然对于他这个普通人来说,不可能在一个月内,成为可以和夏江县首富对抗的人物。

但他可以通过这一个月努力挣钱,最起码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再次见到于佳。

他不甘心,他不想放弃,他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给于佳看,让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

因此,这几天来,姜小强除了给乡亲们治疗之外,他还从家里找到了药筐、镰刀和铲子,每天都是天还未亮,就进了大山。

他已经想好了要通过什么努力挣钱了。

他要开在张沟开一家医馆。

当他把这个决定告诉父母时,父母两人当时就震惊了,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但看着儿子没有沉浸在悲伤之中,无论他做什么,姜氏夫妇都支持。

当天晚上,父亲姜祖兴就把一本不知放了多久、早已发黄破旧的书本,和一些靠种地赚来的积蓄,全都给了姜小强。

“小强啊,你也知道,我们祖上是医术世家,虽然没落,但还是有些藏品的。”

“这本医卷是祖上留下来的,当年你爷爷带着一家老小逃难,把整个家业都抛弃了,唯独留下了这本医卷。”

“可见这本医卷的重要性,我啊没啥文化,看不懂这上面的内容,你既然要开医馆,那这本医卷就传给你吧。”

“还有,开医馆,自然少不了本钱,这些呢,是我和你妈这些年积攒下来的。”

“本来是打算给你结婚用的,可咱家穷,我和你妈又没啥本事,想帮你也帮不上,只好把给你留的结婚钱拿出来,让你开医馆。”

“你可千万别怪我和你妈。”

姜祖兴一脸复杂苦涩,他的双目略有浑浊,两鬓斑白,脸上已经爬满了皱纹,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只有四五十岁男人。

姜小强认真听着,看着父亲手里的本子和包裹的很是严实的现金,他的眼眶有些红,鼻子发酸,心里很不是滋味。

“爸,是我不争气,没能让您二老享福,我都这么大了,还让您二老操心发愁。”

“是我对不起您们,爸!”

扑通一声,姜小强跪在地上,难过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情此景,再加上前些天的事情,姜小强实在是忍不住了。

姜祖兴脸色一变,赶忙去扶自己的儿子,这时,姜母张玉燕正好听到了父子俩的谈话,推门进屋,就看见姜小强跪在了地上,顿时皱起了眉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