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兄们,抄家伙,砸!”

尖锐刺耳,无比嚣张的声音顿时传出,刹那间,从那十几辆黑色豪车上,迅速的冲出三四十名黑衣大汉。

这些大汉显然是徐壕雇来的打手,每个大汉的手里全都拿着黑色的钢棍。

他们个个凶神恶煞,神情冷漠,一言不合,就冲进了张沟,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这突如其来的大场面,把姜小强和于佳两人吓了一跳,远处的乡亲们纷纷皱眉,脸上的欢喜戛然而止,他们虽然有些不解,但却感觉到了不安。

姜小强双目中满是怒意,脸色更是阴沉到了极点,很是难看,冲着徐壕一声怒喝。

“徐壕,和你动手的是我,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你今天要是敢动乡亲们一根手指头,我姜小强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什么?你说什么?你要让我身败名裂?哈哈哈,你是要笑死我吗?你也不看看你那副穷酸样,就是一条土狗,你有什么本事让我身败名裂?”

徐壕听到姜小强的那声怒吼,不仅没有惊讶,反而发出尖锐刺耳的讥笑,大脸上的肥肉一阵抖动,那双小眼睛中充满了鄙视与轻蔑。

在他看来,姜小强的话是多么的可笑,简直就是他听过的最搞笑的笑话。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可是夏江县首富的大公子,只要我愿意,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把你踩进肮脏的泥土里,保准连你妈都不认识。”

“你竟然口出狂言,还想让我身败名裂?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算个什么东西,今天本少爷倒要看看,砸了你们这个破村子,你能拿我怎么样!”

“动手,给我狠狠的砸,用力的砸,老子倒要看看这小杂碎多有种。”

话落,徐壕双目爆发寒芒,脸上冷笑收敛,神色狰狞凶恶,一副要杀了姜小强的模样。

徐壕一发狠,那些雇来的打手自然越发的猖獗,个个露出狞笑,挥动着黑色钢棍,再次冲上去。

姜小强的脸色一阵苍白,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咬着牙关,紧紧攥着拳头,索性豁出去了。

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徐壕这个死胖子破坏张沟。

然而就在姜小强刚迈出步子,眼前一花,一道倩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姜小强顿时一惊,心里一下子慌了。

“于佳!”

没错,挡在姜小强身前的正是于佳。

于佳的俏脸冷若冰霜,她愤怒的注视着徐壕,“徐壕,今天你要是敢胡来,我们就退婚。”

退婚二字是那么显眼,这两个字仿佛有着无限的回音,竟然久久的回荡在张沟上空。

徐壕听了,脸色顿时大变,瞬间蔫了,仿佛完全变了个人似得,朝着于佳满脸堆笑,一副殷勤饥渴的模样。

“好好好,我的小佳佳不要生气,只要我的小佳佳乖乖的跟我回去,我今天不胡来,不胡来。”

而姜小强听到那退婚二字之后,双目中竟然绽放强烈光芒,心头一震,体内的细胞仿佛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激动不已。

她的心里果然还有我,她竟然要退婚,太好了,太好了。

至于不远处的姜氏夫妇和众乡亲们纷纷脑海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退婚一说又是怎么回事?

但乡亲们并没有立即议论,哪怕他们此时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们反而格外的安静。

只有姜小强的父亲姜祖兴皱着眉头,低沉的叹了口气,母亲张玉燕则是双目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失落与遗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