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江县,东城区,伟大酒店楼下。

一名青年蹬着三轮车,满头大汗的赶到了这里。

这青年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面容英俊,只不过在他的眼底深处,却闪着失落之,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颓废。

由于赶路,他身上的白衬衫被汗水浸湿了大半,脚上的帆布鞋也布满了尘土,略显狼狈。

无论是颓废,还是狼狈,这一刻,他根本没有心思在意这些,他急忙赶到这里,就是为见那个女人最后一面。

那个他相爱了整整七年的女人。

七年啊,对于一对情侣来说,能在一起经历七年的风风雨雨,彼此恐怕都早已离不开彼此了。

可是,就在青年耗尽几年积蓄买下一克拉钻戒,准备求婚的头一天,那个他相爱了整整七年的女人竟然提出了分手,甩手离去。

对于青年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一时之间,青年再也无法冷静下来,他几近疯狂,情绪始终在崩溃的边缘。

这几天来,他如丢了魂一般,被折磨的体无完肤,整天浑浑噩噩,茶不思饭不想,没日没夜的念叨着那个女人的名字。

他绞尽了脑汁,都想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要那样的绝情,为什么要提出分手。

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了,趁着自己还没有崩溃之前,必须要找那个女人问个清楚。

青年坐在三轮车上,微微仰头,他的眼眶红了,鼻子很酸,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的身影,一幕幕昔日的美好浮现,更让他心头剧痛,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着,令人窒息。

在他的眼里,本是阳光万里的大好晴天也成了灰暗阴沉。

“姜小强。”

阳光下,一道带着复杂情绪的轻唤传进了青年姜小强的耳朵中。

那道声音,姜小强再熟悉不过,没日没夜的思念也终于在那道轻唤下,彻底爆发。

姜小强身体一震,心脏竟是莫名的砰砰直跳,说不上的激动与紧张。

他目中的颓废在顷刻间内敛了起来,随即闪着复杂的光芒,侧头望向远处停下脚步的倩影。

是了,没错,那远处站着的,正是他相爱了整整七年的女人,于佳。

于佳很美,眉眼如画,皮肤也很好,白皙似雪,身材也很棒,修长婀娜。

虽然今日似是无心打扮,穿的很随意,只是一身白的运动服,但依旧遮挡不了她那傲人的身姿。

她的面容显得有些憔悴,尽管她在掩饰,但依旧逃不过姜小强的眼睛。

姜小强跳下三轮车,看着远处的于佳,目中满是复杂,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屏着呼吸,三步跨作两步,急切的来到了于佳的面前,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二话不说,伸出大手,一把抓住了于佳那娇嫩的小手,深情款款的凝视着。

“为什么?”

“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于佳眼神飘忽,不敢面对姜小强,她皱着眉头,极力挣脱掉姜小强的大手,仿佛没有任何话语要与他讲,转身竟要离去。

姜小强自然不会放她离去,今日他必须要追根究底,这个他相爱了整整七年的女人到底为什么会突然提出分手。

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于佳转身之际,他一步跨出,再次伸出大手,顾不得力度如何,再一次抓住了于佳的小手。

“今天你不说个明白,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佳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你说出来,虽然我没什么本事,但我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解决。”

姜小强满脸的柔情,目中闪着柔和的光芒,他不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相爱了七年的女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去。

他要挽留!

于佳没有任何动作,纵是姜小强的大手抓疼了她,她依旧一动不动,似是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姜小强在等着她的回答,两人之间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中。

四周微风拂过,于佳终于开口了,只不过那话语却很冰凉,毫无感情,甚至有些绝情,犹如冰锥子狠狠的,深深的刺入了姜小强的心脏,让他无法呼吸。

“呵,既然你这么恬不知耻的问我为什么,那么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