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宋老把他们都叫了过来,对他们说:“你们的年纪也到了可以修行的时候了。我现在就教你们如何打通穴脉、吐气纳灵,以后日积月累的修行,就可以提升自己身的修为了。随着你们的修为越高,你们所能炼制的丹药也就更多。”

“但是修行这条道路无穷无尽,却又杀机四伏,我希望你们不要好勇斗狠,过分地追求修为的提升,到最后害了自身性命。你们一定要专注于丹道,一心一意,不要去学那些旁门左道的杀伐之术了。”

宋丹认真地听着,习惯性地点了点头,可青莲却不以为然,偷偷地吐了吐舌头。

“你们听好了。”

“人体有七百多处穴位,功能各异,奥妙无穷。但某些重要的穴位生来堵塞,导致人体不能与自然融为一体。而我们修真者首先便是要引动体内灵气将这些穴位一一冲开,之后便可气血通畅,排出毒垢,以灵气滋养全身,为汇聚天地精华打造载体。而其中最为主要的穴道均属任督二脉,打通此二脉后,其他穴位也就不难了。”

“根据灵气进入的先后顺序可为膻中、巨阙、气海,到这时便以打通了丹田,再经中极穴后流向全身,最后循环而上可通哑门、神庭、百会,此时也就打开了神识,可以感应到眼睛所看不到的地方了。最后气血继续循环,便算完成一个周期了。此后,每天打坐吐纳,循环反复,积聚灵气,便可为筑基作准备了。”

说了许久,宋老这才回过神来看他俩一眼,竟发现这两个孩子竟然开始闭目尝试了。他又笑着说:“呵呵,这打通穴脉的过程,为师可是花了三年五载啊。你们又必心急呢?”

可他话刚说完,竟发现这两个孩子身上气息升腾,周围的灵气滚滚而去,就连屋外的也被引动了,这阵势都快赶上寻常修士完成一个周期了。

没一会儿,宋丹体内就传来“嘭”的一声,膻中穴已经打通了,紧接着,青莲这儿也是“嘭”的一声,周身气息更加强烈。正当宋老前辈惊讶不已时,“嘭、嘭”连续的两声又同时从两个孩子的身体里迸发出来,竟然一次性打通了三道穴位,灵气涌入更为剧烈。

宋老被此刻的情况吓到了,他可不是天骄,也没见过天骄是怎么修行的,但他知道这两个孩子只用了一会儿功夫就完成了自己花了一年时间才做到的事,实在惊人。

又过了好一会儿,两人的气息才渐渐平稳下来。宋丹睁开眼,面露疑惑地问道:“师父,为什么灵气积聚到了丹田就不能再继续了呢?”

青莲也疑惑地盯着宋老道:“我感觉也是这样。师父,你是不是说错了?”

宋老愣了一会儿,干咳了两声:“吭、吭。这是你们遇到**颈了,为师到了这个阶段也是花了许久的时间。”见两人疑惑仍未消,他只好又说道,“好了,暂时就先练到这儿吧,待为师下次下山后,给你们从教里带回修行的书籍,你们再自行修炼吧。本以为你们俩会修炼一段时间才能打通丹田,可没想到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做到了,实在令为师震惊。也罢,明日我再教你们如何运用自己的灵气来辅助炼丹,今晚你们就仙回去好好休息吧。”

如此,这两个孩子才释然地点了点头,叩谢之后便高兴地离开了。

宋老望着他们瘦小的背影,心中极为震撼,越想越是百般滋味,这世间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还真是大啊,有的人天生残缺,耗尽心力才能做到常人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而有的人却倍受天籁,在某些事情方面往往事半功倍,显现出的天赋远非常人能及。但又联想到这两个孩子的来历本是天材地宝所化,心里也就平衡多了。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宋丹与青莲的穴脉也远非寻常修士可比,在同样的境界下体内积聚的灵气更加的浓郁。

第二天,宋老再次把宋丹和青莲叫到自己跟前,并开始传授他们如何运用自身的灵气来炼制丹药。

“今天就教你们如何调运自身灵气,注意听,看仔细了。”只见宋老十分从容地摊开手,一股灵气便从其掌心释放出来,浓郁浑厚,他边演示边说道:“天地间飘荡着各种各样的‘气’,不同的‘气’有着不同的特性和作用,有的轻,有的重,有的能供生灵呼吸吐纳,有的却让人闻之即亡。当然,于生灵有益无害之‘气’占到了世界上‘气体’的绝大部分,故而万物才能健康成长,而我们修士吸收吐纳的天地灵气便是其中较为普遍的一种。”

宋丹和青莲认真地听着,盯着宋老掌心的灵气眼睛也不眨一下,渐渐地那股浓郁的灵气散发出了炽热的温度,颜色也变得鲜红起来,最后竟成了一团燃烧着的火焰。

“灵气引入体内,便可成为受自身驱使的力量,因此又可被称为‘灵力’,积累的灵气越深厚,爆发的灵力也就越强烈。但在灵气转化为灵力的过程中,又会出现因人而异的变化,有的人性情柔弱,施展出的灵气似水流;有的人性情奔放,施展出的灵气似烈火;有的人性情暴躁,施展出来的灵气便如刀刃般极具破坏力,等等诸如此类的万千变化造就了不同的属性,每个人都有其本身所擅长的独特属性。”

宋老掌心的灵气火焰继续变化着,这一次竟又变成了一股冷冰冰的白色雾气,散发出阵阵寒意,宋丹和青莲见到此状,就不禁迷惑地皱起眉来。

也不等宋丹和青莲发问,宋老便又继续说道:“尽管如此,要想实现灵气属性的转换却也并非难事,只要掌握其中的技巧,勤加练习,便可做到如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简单的属性转换,施展出来的灵力虽不及术业专攻,但也能在适用的时候起到很好的作用。我们修习丹道之人,第一要学的便是施展出火属性的灵气,只有能释放出纯粹炙烈的火焰时,才能控制好火候,即便是在没有燃材的情况下也能炼制出上好的丹药。”

宋丹和青莲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宋老也就手掌一收,吩咐道:“好了,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悟性了,从最基础的释放灵气开始尝试,若是有什么问题就来问我,不许偷懒哦。”

“是,师父。”宋丹和青莲异口同声道,说完便开始尝试了起来。

但尽管是这样,似乎依旧难不住宋丹和青莲,几经尝试后他俩便已然能将灵气汇聚于掌心,起初时宋丹和青莲释放出来的灵焰还有所不同,一个无形无色毫无属性,一个却闪烁着淡青色的光芒,但不到半日的时间他俩就又殊途同归,纷纷释放出了炙热的火焰,修炼速度之快令宋老咋舌,又哪有什么偷懒一说。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在宋老的指导下他俩对灵气的掌握可谓进步神速,而且越发频繁地运用到丹药的炼制中,这倒是让宋老的内心颇为复杂,一方面是为自己能教出这么优秀的弟子而欣慰,另一方面就是想到自己在他俩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在干一些种植草药的杂活呢,能有这样逆天的本事即便是他这个做师傅的也嫉妒不已。

很快,宋老又再次下山了。宋丹和青莲每天除了研习丹道,就是试图突破那所谓的**颈,他们任脉和丹田中的灵气已经浓郁到了极致,渐渐地变成了浓厚的灵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