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后,宋老才从外面回来了,见宋丹和青莲在老老实实的炼丹,并且也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任务,颇为满意,虽然屋里的药草消耗得有点多,但也没多想,将带回来的各种草药重新装满药库,悉心嘱托道:“宋丹,青莲,交代给你们的任务你们完成的很好,为师很是欣慰。你们要记住,师父只能教给你们固有的知识与方法,但天地之广,万物繁多,既有相生相克,又有相辅相成,变化万千,故而要究其本质,探其因果,穷其变化,领悟草木自然之意,方成自我之风格。吾辈修士,追寻丹药之道尚任重而途远,你们一定要戒骄戒躁,勿忘痴心,用毕生的精力去感悟自己的丹之大道。”

宋老的话让两个懵懂的孩子深受启蒙,仿佛是打开了一扇探求真理的大门,他又继续说道,“山下已无要事,若无急召,为师近月将潜心研究新的丹方,不再外出。你二人好自学习,若有不懂之处,可以多来请教为师,为师定当为你们答疑解惑。”

“是,师父。”宋丹若有所思的应答道,他还不能完全理会师父话语的含义,心中也慌乱着是否该告诉师父自己最近都在胡乱的炼药。而青莲却毫不在意,开心的点着头道:“嗯,知道了师父,谢谢师父。”宋老满意的点了点头,便离去了,剩下宋丹和青莲微微舒了口气,好在师父没有发现什么。

可是接下来的日子,宋丹在青莲的怂恿下依旧偷偷地研制着一些新奇的丹药,而且有不懂的地方还可以时常去询问宋老,因此,炼制新药的效率和成功率都提高了不少。

宋老有时会奇怪他俩这些问题是如何产生的,查问之下也总是被青莲支支吾吾地糊弄过去,宋老见他俩如此好学也就没多想,一一解答了。

渐渐的日子久了,宋丹和青莲倒是炼出很多新奇古怪的丹药,可碍于宋老一直在竹屋里闭关,俩人也一直不敢外出试验这些丹药的效果,心里痒痒得很。

青莲终于按捺不住性子,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将宋丹的安神丹做了改进,催眠的效果强大了数十倍,即便是修为高深的修士吃了也会昏昏欲睡。她煞费苦心的熬了碗汤药,知道师父修为高深,就尽可能的加大了催眠丹的剂量,又生怕师父闻出或是尝出了汤药的成份,便又在味觉和嗅觉上下足了功夫。

青莲插了插鼻子上的黑灰,满意的看着桌上这碗热气腾腾的黑暗料理,想着宋老喝下“汤药”后呼呼大睡的样子就禁不住邪恶的大笑起来。

“青莲,我看还是算了吧。没必要这么心急,等下次师父下山去了我们再试验成果也不迟啊。这万一要是被师父看出来不对劲,咱们可就惨了。”

宋丹满脸黑线地看着这碗“汤药”,劝阻道。

可青莲此刻情绪正兴,摆摆手道:“放心吧,宋丹。师父不会察觉的,他只会当是睡了一觉,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再说,师父已经好久没下山了,我都烦闷死了,新的丹药也不知效果如何,又想不出还有什么丹药可以炼制了。我们就试一试吧,就这一次,等师父睡着了,我们就溜出去试验丹药,很快就回来。”说完,青莲收起了邪恶的笑容,端着汤药向宋老的丹房走去。

青莲推开竹门,见宋老正眉头紧锁的思索着一卷古籍,便端着汤药故作乖巧的送上前去,“师父,青莲见您这么辛苦劳累,还不厌其烦的为我们解答疑虑,给您熬了一碗汤药,补补精神,您趁热喝几口吧。”

“哦?”宋老放下手中的古籍,看着青莲慈笑道,“你这丫头,还知道疼起师父来了,难得,难得啊!”他也没多想,高兴地接过碗,打算一饮而尽,可当宋老注意到这碗即难看又难闻的“汤药”时,不免有些为难起来,这熬的什么玩意啊,他甚至都不愿意多闻一下。

宋老面泛难色,想着找个借口推脱掉,却见到青莲那水灵灵的青色眸子满怀期待又小心翼翼地盯着他,他尴尬地笑了笑,把碗端到了嘴边,却又拿开了,询问道:“青莲,你这熬的是什么汤药啊?怎么为师都不曾见过?”

“啊?”青莲略有沮丧地说道,“我精心挑选了十几种益补的草药,熬了一天一夜才将它做成,想给师父您尝尝,可能是我又熬坏了,才变成这样的吧。”

宋老看到青莲有失信心的样子,不免有些于心不忍,难得这丫头的一片孝心,便笑着鼓励道:“其实这碗‘汤药’熬得挺好的,下次注意熬药的时间就好了。”说完,便端着“汤药”强行灌了一大口。

青莲眼睁睁地看着宋老喝了一大半,计谋成功,她心中不免有些欣喜,也有些对师父的愧疚,同时又害怕被师父察觉出不适而怪罪,如同打翻了五味**一样,百感焦灼。尽管如此,青莲依旧表现出因得到了师父的肯定而开心的表情,若是换了宋丹或是其他同龄的孩子,那是万万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不得不夸她的心智远超常人,又或者这本就是妖的天性。

“谢谢师父,那我就先去和宋丹炼药了,不打扰您了。”青莲欣喜的端过还剩下少许汤药的碗,看了一眼强忍难受的宋老,便慢慢的退了出去。

青莲悄悄躲在窗外朝里面看去,只见宋老并没有坚持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催眠丹奏效了,青莲高兴地跑到宋丹身边告诉他这个消息,“宋丹,我们的催眠丹起作用了,师父睡的可沉了。快点,我们带上所有的丹药去外面试试效果吧。”

“真的吗?那好,我们就出去试试,不过只玩一会儿就回来。”宋丹见青莲兴奋的样子,也不由地激动起来,将他们藏好的丹药一**一**的翻出来,放进布袋里。

俩人屁颠屁颠地来到后山一处空旷僻静的树林旁,宋丹跪坐在平地上,边从布袋中取出各异的丹**,边认真的细数道:“这**是改良后的引蝶丹,这**是加强后的安神丹,这是爆裂丹,这是荧光丹,饱腹丹,冰寒丹,发热丹,生长丹液……”

“好了,好了,别数了,我先试试这**新的引蝶丹好不好用。”青莲迫不及待的打开丹**的塞子,让它的气味散发出去,难以察觉的淡淡幽香悠远绵长的扩散开去,很快便起了效果,不仅有蜂蝶鸟雀飞来,还有竹鼠、白兔、灵猴、笨熊等动物也嗅着气味寻来。

“啊,宋丹你看,丹药有效果了。好可爱的小兔子啊。”青莲兴奋地叫道,她丢出几颗引蝶丹喂给它们,它们嗅了几下便捡起来咀嚼着,可爱极了,等吃完以后,它们又安静地蹲坐周围,水汪汪地看着青莲,想要再讨几颗。

青莲一愣,自己准备的引蝶丹并不多,怎不能都给你们吃了,“没了没了,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

周围的小动物面面相觑地看了看,然后依旧仰着头盯着青莲。

宋丹和青莲见自己被这些动物团团围住,不由得犯难起来。

青莲忽然灵机一动,从宋丹手中拿过丹药,邪笑着说道:“嘻嘻,是你们非要吃的,不怪我哦。正好拿你们试试丹药。”

她取出一枚荧光丹喂给小竹鼠,又喂给白兔一颗冰寒丹,猴子一颗发热丹,给大笨熊喂了一枚饱腹丹。它们也不管是不是原来的丹药,很快就吃了下去,然后又贪得无厌的盯着宋丹和青莲。

而宋丹和青莲也盯着它们,很快丹药的效果就发作了,只见竹鼠的身上渐渐发出绿色的荧光,把它自己也吓了一跳,慌乱地逃窜起来。小白兔的身上则渐渐散发出一阵阵寒气,它瑟瑟发抖地蜷缩起来,还萌萌地打起了喷嚏来,而灵猴则变得燥热起来,皮毛都变成了火红色,它蹦跳着转了一圈,聪明地把白兔抱进怀里,冷热中和,倒是舒坦了不少。大熊笨重地躺倒在地上,饱涨的肚子圆鼓鼓的,让它痛苦而又幸福的呻呤着。

“哈哈,看你们还敢不敢这么好吃。”青莲见到丹药的效果颇为满意,笑着拍拍手道,“你们还有谁想要吃的?”周围的动物愣愣地听了,赶忙四下逃走了。

“哈哈,青莲,还是你主意多。”宋丹赞扬道。

“那是。”青莲大拇指一扫自己的鼻子,满满的自豪,忽见天空一道紫金色的雷电飞快地朝这边冲来,不住惊呼:“宋丹,你看,那是什么?”

一只金毛紫羽的神奇异兽眨眼间便落置到他们跟前,它长着狮子的脑袋,猎鹰的喙,狮子的躯体,猎鹰的腿,体型硕壮庞大,动作却轻盈无比,蒲扇地绕着宋丹青莲转圈,好奇地打量着他俩。宋丹和青莲紧靠在一起,手握着手,紧张万分,生怕被这只突然出现的奇异怪兽给吃掉。

可过了好一会儿,青莲见怪兽只是好奇地在他们身上嗅来嗅去,并没有要吃他们的意思,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她小心翼翼地从丹**中取出两粒引蝶丹,颤颤兢兢地递到怪兽面前,道:“你……你是要……要这个吗?”怪兽见到丹药,高兴得眼睛里闪烁出光芒来,立马叼起两颗丹药吞下,一副陶醉的表情。

青莲和宋丹见到那吃货般的样子,突然感觉这只怪兽也没那么可怕,反而有些可爱起来,宋丹仰头瞧着怪兽,傻傻道:“青莲,这头怪兽好奇怪啊,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青莲青色的眸子睁得大大的,壮大胆子靠近这头金毛紫羽的异兽,缓缓的伸手去触碰它的毛发,怪兽也并没有在意,依旧回味在引蝶丹效用中。

楚景生刚从他的洞府出来,却发现老是趴在门口打盹的狮鹰兽竟一反常态地盘旋在半空中,样子很是愉悦,不经诧异叫道:“雷霆,你在干什么呢?还不下来。”

可狮鹰兽不但没有回应,反而“嗖”的一声朝后山飞去,留下一道紫金残影。楚景生大惊,不知发生了何事,赶忙追上去。

楚景生气喘嘘嘘地追到了后山,他还从未如此狼狈过,尽管自己修为不俗,可毕竟只是筑基境界,灵力能够支撑,神识念力也无法持久,御剑飞行久了还是很吃力,而且速度上更无法与狮鹰兽相提并论,到了最后,他不得不将他的紫电剑召回剑鞘,奔跑着跟上去。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追到了后山树林,见狮鹰兽停在前面的空地上,正想破口大骂,却见到一个穿着素粉色长锦群,披着青色薄纱衣的青涩少女正抚摸着他的狮鹰兽,微风拂过,飘叶与群衫,少女与雷霆,这美好的画面瞬间映入他的脑海中,宁静而美好。

楚景生发愣好一会儿,怒意也不知所踪,他缓缓走上前去,寻问道:“你们两个是谁?”

青莲、宋丹和狮鹰兽都是一愣,转过头来盯着这个身穿混真教袍,背负宝剑的英俊少年。

青莲睁着水灵灵的眼睛,丝毫不惧地反问道:“你又是谁?”

“啊?我……我叫楚景生,你身边的那只狮鹰兽是我的。”楚景生微红着脸,慌乱答道,他可是宗门的天之骄子,谁见到他都是羡慕敬佩的目光,何曾遇到过这种境况。

“你凭什么说它是你的,我还说它是我的呢。”青莲挡在狮鹰兽前面,插着腰刁蛮地说道。

见青莲这副模样,不仅是楚景生,就连宋丹也感到汗颜,这就莫名的杠上了,还根本不讲道理。

楚景生气不打一处来,怒训道:“雷霆,还不快过来。”狮鹰兽一听,怂恿着脑袋,略有不舍的绕过青莲,乖乖地走到楚景生的身后。

青莲见状,也气得鼓鼓的,瞥眼骂道;“哼,有什么大不了的。宋丹走,我们快回去,等一下师父要醒来了。”说完,就转身牵着宋丹的手就走。

“啊?哦。”宋丹木讷地看了楚景生一眼,就跟着转身走了。

楚景生看着他们就这样走远了,心里充满莫名的滋味,“我这是怎么了,都变得有点不像我自己了,不行,这太可怕了,我得回去继续闭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