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域宗门族派林立,各大势力虎视眈眈,相互制衡,使得南域大地表面上平静祥和,繁荣昌盛,可实际里却是处心积虑,明争暗斗。而其中纠纷最多的当属正派与邪派,正派修士常常以恪守规矩,匡扶道义为准则,提倡仁义礼智信,心系天下,维护正义,而邪派修士常常不愿受外界约束,放任私欲,为达自身目的不择手断,故两派修士恩怨纠缠,水火不容。

名声远播的正派势力中,以混真教最为兴盛,广纳贤才,底蕴雄厚,其次有无极道宗、箐山教、仙音门等,各有所长,分据一方。而邪派势力中,以魔教最为嚣张跋扈,不管你出生如何,只要心存魔念,皆可入教成魔。其次有万毒门,古妖宗等,奉行极端主义,霸道强悍,与人道不符。

除此之外,亦有不少介于两者之间的族派,他们遵循自己的行为准则,亦正亦邪,只要正邪两派的修士不在他们的地盘上滋生事端,就不会轻易插手两派的纷争,其中以逍遥派、清玄宫等最为典型,神秘而强大,让人畏惧三分,其次是底蕴深厚,历史悠久的修真家族,他们传承自身血脉,修行独到的内门功法,不轻易接纳外人,其中势力最大的当属‘轩辕’氏和‘赵’氏两家。

不过,南域向来地大物博,人才辈出,乃风云变幻之地,诸如上述的各方势力多不胜数,英雄豪杰各负盛名,而能够独领风骚,称霸南域者却并未有所传闻。

混真教主殿的后山处有一座竹屋,这里偏僻安宁,少有人迹。灵雾环绕,鸟语花香,实在是隔绝俗世的好地方。

这座竹屋便是宋致远老前辈的卧居,他常久居此处,闭门不出,终日以研制丹方为乐,以配种草药为勤,以翻阅古籍为休。只有当教内需要炼制重要丹药时,他才会下山,去到其专用的丹房中炼制。

这一晚,宋老抱着婴儿回到了竹屋内,把他放在床上,见男婴不哭不闹倒也安静,宋老便去整理他今日采摘的草药。等他回来时,他的手里拿着一小**丹液,望着婴儿笑呵呵地说道:“我看也就你有这么好的福气啰,没奶味你,只能拿着丹液养活了。”他看着幼婴大口的喝着,欣慰着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了,跟着我好好学习炼丹,将我的丹道传承下去。”

“不行,你还没有名字,我得给你起个名字。”

“你由灵珠所化,如天地炼成的丹药,又与我宋某有缘,就叫你宋丹吧。”

“宋丹,你以后可要听师父的话,好好炼丹啊。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屋外一个女娃娃的怨骂声传了进来,“宋老头,你大晚上不睡觉,瞎嚷嚷什么啊。”可宋老并不在意,他对那小女娃的较劲已经习以为常了。

当年宋老搬来此处时,屋前就有一个小莲潭,只是他刚开始并不知道其中有一朵青莲已经诞生了灵智。后来宋老前辈发觉有时自己晒的药草竟不翼而飞了,这才留了个心机找出了这个化灵而出的女娃娃。

宋老好心训斥这个女娃,说她不应该偷他的药草。可这女娃却叉腰顶嘴说:“哼,这是我的地盘,你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搬进来,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凭什么教训我啊!我拿你这些灵药就当是收租了。”看着她的样子,宋老哭笑不得,又不好与一个女娃娃过不去,只好默认成了邻居。后来,住在这里的日子久了,彼此之间拌拌嘴也成了一种乐趣。

时间一晃,六年过去了,男婴长成了一个小屁孩,也学会步履蹒跚地帮宋老晒药了。宋老看着他很是欣慰,心里却担忧着:“这孩子为什么会没有心跳呢?但其他方面又与常人无异,希望这不要成为他以后的负担。”

说来奇怪,一开始宋老也没发觉宋丹没有心脏,只是等到大些之后才意识到孩子没有心跳,可其他方面又全都正常。见这孩子聪明伶俐、勤奋好学,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这一日,宋丹盯着泥潭中的一朵青莲来了兴趣,他感觉着这朵青莲灵气浓郁,清香飘逸,应该是一株极好的药草,若是将它采来给师父,那他老人家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宋丹这样想着,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摘。

“呀!你个小屁孩,你别碰我。”那朵青莲猛地弹开,竟说出了人话。

这还真把宋丹吓了一跳,赶忙收回了手。只见青莲上灵光一闪,一个小女孩的虚影幻化而出,年纪似与宋丹一般大,穿着素粉色的长锦衣,披着淡青色的薄纱衣,皮肤雪白,脸蛋圆润光洁,一对异于常人的青色眸子透露着纯真浪漫,调皮可爱。

“我不叫小屁孩,我叫宋丹。你是谁啊?”男孩眼神飘忽地问道。

“我叫青莲,是这里的主人,你不能摘我。”青莲气鼓鼓地说道。

“主人?那好,我不摘你,你能跟我玩吗?师父采药去了,都没人理我。”

“可以啊,不过只能玩一会。等再过几年我就可以化成真身,脱离了这朵莲花。到时候,我天天陪你玩,想去哪,就去哪。”

……

多么天真可爱的童年对话,就这样宋丹和青莲成了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们一起扑蜂捉蝶,一起嬉戏打闹,一起生吃草药,日子平静快活。

但一板正经的宋老却不高兴了,他生怕青莲这个刁蛮调皮的野丫头把宋丹给带坏了,经常告诫宋丹,好好修行,排除杂念,认认真真学习丹道,不要一个劲地跟那个青莲玩耍。为此,宋老还不少于野丫头拌嘴,吵吵闹闹,总是惹得宋丹在一旁高兴地偷笑,而宋老却总是闹不过野丫头,只得气呼呼得闭屋研习丹方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