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荏苒,时间飞逝。

在如数众多的下位界中有这么一个极为普通的世界,有着中规中矩的修真文明,群雄鼎立的宗门族派,小国寡民的凡俗人间,欣欣向荣,勃勃生机。这里的修士都叫此界为“福灵界”。

福灵界的南域,水土肥沃,人杰地灵,富有诸多“天下第一”的美称,是无数人向往的地方。

此刻,在一处凶险的大药山中,一个头发花白的灰衣老者正背着一个竹篓缓步前行着。

这里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泉溪流,泥潭沼泽,莺飞草长,鸟语虫鸣,灵雾缭绕,胜似一处与世隔绝的洞天福地。

只是此地凶险,并非寻常人等可以逗留。山中常有凶兽猛怪出入,仰天长吼,啸声滚滚如雷,回荡山涧,惊起阵阵飞鸟;又有毒虫委蛇潜伏爬行,獐狈狐狼食咽唾沫,危机四伏,摄人惊魂;当然还有灵花异草,生长于悬崖峭壁之上,珍木宝芝,覆依于裂纹夹缝之内,奇石良玉,暗藏于水洞暗壁之中。

而此刻拨开枝木,沿溪而上的老者,正是前来采药炼丹的混真教的丹师宋致远前辈。

不要看他是一个身体力行,慈眉善目的年迈老头,他年轻时可就凭着独树一格的丹道造诣名震南域,虽然他的修为现在只是达到了归元中期的境界,但他炼制的丹药却能受到各大宗派掌门的青睐,即使是那些元婴、问鼎的老家伙也都是以礼相待。

只是他性情执拗,油盐不进,到如今为止也不曾招收药徒,许多人都在为他的丹道将无人继承而感到痛心。

他本可以腾云驾雾,飞行于山石林立之间,不必踏着这枯枝败叶的小径上,但他生怕错过那些长在隐蔽处的看似寻常却又有奇效的草药,而且寻药的过程亦是丹道的一部分,同样需要耐心和细心。

宋老望着大山深处,自言自语道:“最近这大山里的灵气越来越浓郁了,灵兽出没也越发的频繁,想必是有什么骇世的灵物就要出现了。”说罢,他便向着这大山深处急行而去。

大山深处,有一块较小的空地,周围长满了荆棘的花草,寻常凶兽都无法闯入。

空地的中央有一座奇巧的青石台,成人般高大,顶端倾斜,向内凹成弧形,一颗人头般大小的血红灵珠被供奉在里面。可以看见,圆润的灵珠内有一个婴儿正咬着手指安详的睡着,对于外界的一切,他浑然不知,只是这四周的灵气却因他而浓郁。

一条红鳞巨蟒缓缓穿过草木爬了进来,它吞吐着舌信,目光如炬,身躯粗大需好几人手拉手才能合抱,此刻正兴奋地绕着这石台爬动,绵长的身体盘曲直立。

这条妖蛇头大可吞象,呈三角形,额上已经长出了六寸的尖角,蛇颈上长着一对薄翅,似能腾雾滑翔,蟒身通体晶红,力大惊人。它修行了五百余年,早已通了灵智,能耐也已堪比修士的归元境界。

巨蟒守在这里已经足足一年多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它捡到了这颗灵珠,感受到这灵珠的不凡后,便将其放置此处,只待其内婴儿出世,便将其吞下,到时定可蜕蛇成蛟,修为大增。

忽然,巨蟒神色一变,露出凶狠之意,“唰”地一声冲了出去。

来的是一头巨大的剑齿虎,它缓缓地逼压而来,向着巨蟒一声长啸,音浪冲击,吹得花草唰唰,树木倒折,方圆百丈的鸟兽纷纷逃离。巨蟒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双目寒光,低声嘶鸣露出威胁之意。

一阵微风拂过,剑齿虎屈膝一跃,跳起数十丈,咆哮间向着巨蟒凌空扑去。

巨蟒丝毫不惧,张开血口,弹射而出,其内锋利的毒牙显露,向着巨虎咬去。

初次交锋,双方擦身而过,巨蟒的獠牙撕开了剑齿虎的皮毛,留下两道鲜红的血痕,毒液渗入,飞快的流向全身,而剑齿虎的爪牙却没能划破巨蟒晶红的鳞甲,由此可见巨蟒肉身的不凡。

剑齿虎慌了,因为毒液麻痹了神经,使它渐渐有些站立不稳了,生死关头,它只能奋力一搏,向着巨蟒猛冲过去,想要咬死蟒蛇。可巨蟒身体更为灵活,身体一晃,闪躲而开,又呼啸间从巨虎的腹部缠绕而上,转瞬就用绵长粗壮的腰身狠狠勒住。

剑齿虎痛苦的咆哮,疯狂的挣扎,可它越是挣扎,就被勒得越紧。渐渐的,蛇身勒断了虎骨,毒液侵蚀了意识,巨虎终于奄奄一息,不再动弹。

正当巨蟒想要将这只剑齿虎整个吞下时,一声婴儿的啼哭响彻天地,百鸟齐飞,万兽齐鸣,天象显现。

巨蟒立刻抛下到口的肥肉,向着空地赶去。

只见天空彩云缭绕,龙凤之影翩翩飞舞,大道之音回荡山林,所有的灵气向着此处滚滚涌来,注入血色灵珠之中。

灵珠从青石台上缓缓升空,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其内婴儿不主地翻滚动弹,想要破开这圆润的石壳。妖蛇巨蟒兴奋极了,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等了这么久的一刻就要到了,它仿佛看到了自己化身蛟龙腾飞在天地之间。

“咔、咔”光芒消散,石壳碎落,一个光滑水嫩的可爱婴儿安详地蜷缩在空中。

就等这一刻,巨蟒如弓箭般弹射飞起,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向近在咫尺的幼婴。

“孽障,休想。”一道术光轰击而来,重创了巨蟒的头部,将它生生击退,落下地面。宋致远老前辈御空飞来,一个转身将幼婴抱在怀中,怒目盯着巨蟒。

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归元境修士偷袭,巨蟒哪里甘心,冲着宋老前辈一声怒吼,双翅鼓张,弹射冲来。

宋老一个侧身闪躲而开,右手剑光一闪,一把紫光木剑便出现在其手中,向着疾驰而来的妖蛇狠狠斩下,可巨蟒的鳞甲着实坚硬,电光火石般交错而过,却只留下一丝痕印。

眼看巨蟒一个回头,满嘴利齿的吞来,宋老前辈只得立刻祭出一块巴掌大青色玉佩,玉佩震动,一道青光屏障便赫然出现,与巨蟒的尖头剧烈地碰撞在一起。

“砰。”

一声巨响,屏障消散,玉佩裂开一道细纹后又回到宋老手中。

要知道,这枚青色玉佩可是一位元婴境的老者赠予宋老的,能够抵挡元婴修士的奋力一击,可如今只是被这归元境界的巨蟒一撞,就碎裂开来,可见此妖蛇的强悍。

可尽管有这般防护,宋老受到的冲击之力也依旧不小,奈何紧抱着幼婴坠落至地面,尘土滚滚。

不过那妖蛇受到的创伤更是严重,再加上宋老之前那道术法的袭击,此刻已然头破血流,疼痛难忍,它心生畏惧又不甘愤怒,血口一张,竟朝着地上的宋老喷出一柱直径数米宽的毒液来,那毒液甚是可怕,凡是触及到的草木山石均被瞬间融化,化作毒烟升腾消散。

毒液朝着宋老喷吐而来,哪怕只是沾上半点,也会被**蚀骨,好在宋老反应敏捷,不断地闪避而开,可若是不反击,终归只能狼狈逃窜。

忽然,宋老手中不知何时已摸出了一粒金丹,只见他捏丹掐诀,向着妖蛇一指。

金丹化作一道金光冲击而出,那金丹不仅没有被毒液融化,反而逆流而上,恰好轰入巨蟒的嘴里。

变故突起,那妖蛇神色大惊,它只感觉全身血脉逆流,口中再无法汇聚毒液,异常难受。不只如此,随后金丹更是在它的肚子里炸开,竟生生爆破了出一个血洞,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巨蟒在痛苦的哀嚎声中倒落地面,疼痛的抽搐着,目中露出深深的惧意。

“孽障,我可以饶你一命。但你若执意要战,那我就让你葬身此处。”宋老灰袍一甩,怒目而视。

巨蟒知道眼前这个修士战力不如自己,可它不敢去赌对手是否还有那种可怕的丹药,如今自己已经受了重伤,若再坚持下去,恐还真会丧命于他。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妖蛇只好作罢,狼狈地逃离此地。

见妖蛇离去,宋老这才松了口气,他本就不善战,又遇到如此强悍的妖蛇,本难以抗衡,但在碰撞了玉佩之后巨蟒有所畏惧,只敢对他喷吐毒液,这才找到机会,以逆流丹予以重创。

宋老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慈笑着道:“好可爱的男婴。想不到此处竟蕴育了一块如此不凡的灵珠。今日能救下你,也是你我的缘分。我就带你回去吧。”

婴儿似乎也听懂了宋老的话,高兴的地笑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