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尊这里还在强忍伤痛坚持着,尽管他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再改变战局了。

“你难道还想要反抗吗?对暗晨大界而言,这场劫难的到来是迟早的。而我,只不过是让它稍微提前了一些。”无面黑袍缓缓说道。

“我暗晨大界古今数百亿年,亘古长存。纵使宸明与暗酆的矛盾日益激烈,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我樊洪戎马一生,又岂能让你得逞。”樊尊左手灵珠能量涌入,右手宸古一剑斩出。

剑气呼啸,却被无面黑袍轻松躲开。

“那我就让你看看,你的宸明如何变得一片死寂。”

裂缝中央,那条黑色巨虫一口吃下宸明气数后似乎以经饱胀,此刻蠕动着想要退回阵法内。可无面黑袍却不管,单手掐决,点在巨虫的身上,强迫着它再吃一口。

黑色巨虫难受极了,不断的呻呤,却又被术法所迫,艰难的张开口。

樊尊勃然大怒,修为燃烧,鲜血从皮肤渗出,灵珠的能量被急剧的汲取,血色也越发的淡白。他用所有的力量向着星空上裂缝中的黑虫一剑斩下,宸古剑嗡鸣不断,无法计算的能量释放出去,天地震动,空间粉碎,世界寂静。

这一剑,有无尽的威;这一剑,有宽广的道;这一剑,有不屈的意,它仿佛是要给宇宙划一道口子。

无面黑袍与赤炎魔尊同样大吼,修为爆发到了极致,想以**力去悍动这绝世的一剑。

爆炸轰鸣,气浪横扫,无数的修士被波及,难逃毁灭的命运;黑袍和魔尊倒飞而去,身受重伤;樊尊意识模糊,蓦然落下。

而暗晨大陆在各处的大战中早已千疮百孔,此刻轰隆间,大陆上一条条曲折的裂缝崩裂开来,延绵,相交,再延绵,再相交,似乎用不了多久,这块庞大的陆地就会被撕成两半了。

剩余的剑气依旧呼啸而去,斩过天幕,斩过星空,斩在了巨虫的身上。吃到一半的巨大黑虫被生生劈开,黑色的黏液暴溅而出,而且它旁边无面黑炮的分身被横腰斩断,爆裂而亡。

过了许久,余威总算消散了,尘埃落地,一切渐渐的归复了平静,虽然在某些地方还有些小打小闹,但这些恩恩怨怨再没有人能详细的述说了。

暗宸大界裂成了两大半,中间一块块零散漂浮的陆地成为了两者之间的桥梁。

无数道流光在其中冲忙的穿梭着,不同的光芒,不同的绚烂,掠夺者带着**,逃难者怀着希望,有的为着自己活着,有的为了别人活着,有的逃离家园,而有的又赴死顽抗,等等,等等。

谁又懂得谁的心思,而谁又唱着悲悯众生的歌谣,是谁在那儿不知所以的啼哭,又是谁在遥远的地方看着这里的光。

一个延续了百亿年的大界就这样毁灭了,不,应该说并未完全毁灭,只是这片大陆上会形成新的文明与格局罢了,或许一切会更好,但又或者会更糟。只是一切皆有因果,也自有命数。

寒兵不能断流水,枯木也能逢新春,旧的毁灭,新的诞生,轮回不止,循环不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