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塔。

蝙蝠女王仰天长啸,妖魔之气轰然爆发,气浪袭卷而去。

围绕着吴峰的剑阵被冲散开,一把把剑影在这巨大的威压中崩碎,最终只剩下宝剑本体被弹飞出去。

“就让你尝尝**一块块被撕裂成碎片,血液一滴滴被吸食干净,神魂一丝丝被咀嚼吞咽的美妙滋味吧。”妖艳的蝙蝠女王极度兴奋地说道,她身体竟一寸寸地化成了许多只血红的小蝙蝠。

这些鲜红的蝙蝠嘶鸣着扑向被气浪击伤的吴峰,它们速度极快,如一道道红色的闪电,瞬间覆盖了吴峰的身体,争先恐后地抢夺这美味佳肴。

吴锋不断的挣扎,痛苦的吼叫,他的**在一点点地被啃咬。

可过了一会儿,他就不再挣扎,不再嚎叫了,那血肉模糊的身体只是微微地颤抖着,快速地呼喘着,似乎是被那种诡异的滋味麻醉了,不再做任何反抗。

最终吴锋的**和神魂被这群血色蝙蝠分食得一干二净。

千羽鹤这里以宗派的“雪封山河”冻结了沙尘暴,冰封了飞燕师弟,似乎将要获得胜利。

然而……

“师父总说你的道法只有其形不具其意,看来你始终没有精进。”

裘飞燕的声音赫然传出,他身上的冰石碎裂,气息再度崛起。

他向着千羽鹤一指,冷冷地说道:“万象化极,黄沙埋土,生之墓地。”

所有的冰雪蓦然间化作了沙土,随之而来是干枯与燥热,如同置身于一片荒漠之中,没有方向,没有绿洲,只有无尽的孤寂与死亡。

黄沙滔天而起,气势恢宏,如巨大的海浪般朝着千羽鹤吞噬而去。

黄沙之中,千羽鹤不住的挣扎,想要挣脱出来,可接踵而至的沙浪在他的眼中形成了绝望,一层一层地铺盖下来,将其深深掩埋。他的身躯在不断地下沉,不断地挤压,在那种迈向死亡的过程中,连恐惧都不再有了,而且用不了多久就会生机消散而死。

随着吴锋和千羽鹤二人的战亡,这里所有的修士失去了信心与勇气,通天塔的告破已成定局。

天地坛。

妘三娘擦去嘴角的鲜血,看着丑老头的身影在金色的火焰中烧成灰烬。

……

“你的性子怎么还是那么烈啊。”

那只被丑老头牵来的带着黑白面具的老山羊缓缓地变化成了丑老头的模样,他眯眼笑望着妘三娘,下巴处赫然多了一戳白胡子,这才是他的真身。

“对你的爱早已变成了恨,对你的情早已化作了悔。抹去你,抹去我的仇怨,抹去我此生的执念。”丑老头闭上眼,释然地说道。

一阵阴冷的风从记忆里吹来,从岁月中吹来,吹过丑老头,带走了他的一缕白发,吹过妘三娘,带走了她的生机。

只见妘三娘的身体直接化成了白烟,被那阵风吹散,洋洋飘洒。

神女峰所有的女弟子见状,都悲痛万分,无心再战,而天地坛也注定无法保住。

宸明的御界塔接二连三的失守,整个光幕正在快速地减弱,一旦外界大军突破壁障与暗酆叛军联合,对宸明来说将是一场无法抵挡的灾难。

凤阳城。

那个被踢入大山中的蛮夷巨人缓缓爬出来,他甩了甩身上的石土,怒骂道:“他奶奶的,敢偷袭老子。老子要捏碎你。”

巨人神识散开,修为凝聚,一拳轰向在他眼中如蚊子般大小的光头男子,力道惊天,空间也难以承受。

可光头男子速度极快,再强的力量也无法命中,他又是如同消失般对着巨人发起了猛攻,巨人几次尝试反击却始终无法命中,只好尽量防守。

就在光头男子一脚深深踢人巨人腹部的同时,后者小腹的肌肉突然向内收缩,如同沼泽般一时间竟夹住了他。就是这一顿的时间,巨人的手便呼啸抓来,一把将他擒住。

莽荒巨人喘着粗气道:“总算抓到你了小苍蝇,竟然咬得我浑身发痛。现在该我好生招待一下你了。”他抓着光头男子,双手狠狠挤压而去,竟想要将其生生捏扁。

可光头男子大吼,双臂撑开,气血之力再次爆发,一时间竟使得巨人的手无法握合。这是力道的较量,这是**的对抗,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差距,也定能见高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