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个御界塔遭受攻击的同时,天空上各大尊者们的战斗则更为激烈,每一次碰撞都会引得天地动荡,风暴席卷。

樊洪首尊这里正力压赤炎魔尊与无面黑袍二人。

不得不说此刻的樊尊极强,左手灵珠,右手宸古剑,融入天地,如同战仙,可尽管逼得无面黑袍狼狈鼠窜,却始终没在再照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之前无面黑袍被砍下的臂膀处血肉涌动,一只新的手臂想要生长出来,可偏偏像是受到了某种规则的限制,即便是他的肉身也无法恢复过来。

“樊洪,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我才不怕你。”

赤炎魔尊愤怒地吼叫,癫狂之意天地颤动,哪怕是受了重伤,可他的神魂在燃烧,修为之力依旧暴增,魔压震荡,使得他周边的原本的宸明空间变成了万恶魔界。

他再次挥着黑炎剑逼压而来,一剑斩出,巨大的黑炎月牙向这樊尊撕裂而去。

樊尊丝毫不避,同样一剑斩出,剑气与月牙硬悍在一起。空间碎裂,气浪滔天,光芒四射,山崩海啸,大地裂开,战斗可谓是越战越越激烈,越战越惊人。

就在这猛烈的攻势下,樊尊一个不慎,手中的灵珠竟然掉落了出来,被气浪冲击开去。

一旁的无面黑袍面色大喜,他似乎等的就是这一刻,身影瞬间消失,出现时已经一手抓住了掉落的灵珠,因为他垂涎的正是这颗宸明远古大能留下来的石珠,也是引发这场战争的重要原因之一。

只是,无面黑袍还没来得及高兴,一把锋利的剑却无声无息地穿进了他的胸膛。

樊洪尊者赫然出现在他的背后,神色肃杀,狠狠一挥,从胸膛将黑袍生生劈开。

无面黑袍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身体、神魂纷纷碎裂,鲜血喷洒,爆体身亡。

没错,灵珠掉落是樊洪首尊抛出的诱饵,他在等黑袍拿住灵珠的那一顿时间将其击杀,他做到了。

可当他看到灵珠上沾染的黑色血液让它颤抖,而且其内隐约可以听见痛苦的嘶鸣声时,他知道自己上当了。

并不是他不谨慎,实在是无面黑袍城府太深。樊尊不愿相信无面黑袍会真的以分身来对付他,而且在此之前,他还以自断一臂的方法来摆脱险境,这使得樊尊更加认为眼前的无面黑袍就是他的真身。

而就在此时,远处那个与玄月老尊交手的无面黑袍分气息骤然崛起,他一掌重伤了玄月,转身看向樊尊,笑道:“哈哈,樊洪尊者,你的灵珠已被我的血液所污,将注定成为我的东西。只要你肯乖乖交出灵珠以及你的性命,我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

樊洪尊者面色极为难看,如同发怒的雄狮般大声喝道:“天人三道,第三道,天人合一,天道意志,众生同念,万物所向。”他的身体渐渐模糊虚化起来,最终完全化作了虚无,与这宸明的天地成为了一体。

大道之音响天地,天象万化现意念,众生慨歌诛妖邪。

此时此刻,天地轰鸣,宸明的光幕瞬间强烈,使得许多攻击光幕的外界之修受到重创,而所有被宸明认定为敌人的修士,其周身空间扭曲、碎裂,露出永暗的荒无,无论是黑袍还是魔尊,无论是外界之修还是暗酆魔军,此刻都被一股强烈的排斥之意所笼罩,天地不再容纳,灵气不再供应,道法不再灵验,似乎用不了多久,所有的人都会被放逐出去,生生世世不得归来。

“太好了,樊洪首尊居然领悟了‘天人道’的第三道,此战我们宸明能胜。”宸明的大能振奋道。

“这是什么道法?怎么会这样,我要被驱逐出去了吗?”所有的敌人都恐慌不已。

在所有敌人都无可奈何之际,无面黑袍的表现却极为淡定,他依旧用无法分辨声源的声音对着这片天空大喊道:“樊洪,我既然来了,就不会无所准备。我还有份大礼要送给你。”

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在星空的上端,裂缝的中央还有一个无面黑袍立在那里。他早已在裂缝上布置好了一个黑色的符文大阵,此刻他口中念念有词,阵法便黑光大盛,轰然开启。

巨大的阵法向中心扭曲,黑色符文不断涌入,渐渐的其中心又变得漆黑无比,并向着外围缓缓扩开,其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爬出。

“我在宇宙深处的一处奇异的区域发现了它,这家伙竟以吞食气数为生,玄妙至极。即使你有再大的能耐,气数尽了,也终会败亡。”无面黑袍不慌不忙的说道。

阵法之中一条巨大的蠕虫缓缓爬出了半个身子,此虫形如一只巨大的毛毛虫,通体漆黑,无眼无耳,只有一个不断咀嚼着的口器以及两条不断的伸缩触角。

它已被黑袍激发了食欲,向着整个宸明大陆大口一吞,只听见巨大的吞咽声传出,整个世界蓦然一颤,如其魂被撕咬,其灵被咀嚼,其意被吞咽。

莫名的衰败之气弥漫整个宸明,天地昏黄,生机黯然,如同一个气数将尽的垂死老人。

这对融入天地的樊洪尊者无疑是最伤的,灵珠被污,第三道尚未成熟,宸明气数消失,使得樊尊再无力支撑,显露而出,满身鲜血,而所有敌人的放逐也全都停止下来,空间恢复如常。

气数的消失,似乎牵引着某些东西被改变,冥冥中注定了宸明的败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