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在其他地区守护御界塔的战斗中,敌方的强者也都开始粉末登场了。

此刻的通天塔附近,白鹤飞舞,剑影呼啸,漫天的蝙蝠正在快速地死亡,而那些带着黑白二色面具的存在却使得此地的战况并没有兵败如山倒,因为他们比这些安逸的宸明修士要更懂得杀伐之术,也更加的心狠手辣。

突然,一股强烈的威压带着无尽怒意从蝙蝠群中哄然爆发出来,只见一只二三十丈的大蝙蝠如皮囊一般被人轻松地从里面撕开,其内走出一个身材妖娆,凹凸有致的蝙蝠女王,她暴露出来的乳胸坚挺饱满,蛮腰盈盈一握,美背和长腿雪白诱人,只有一层褐色的皮毛如紧身衣一般包裹住娇躯的私密部位,灰色的头发向上直起,一丝刘海微微垂下,红眼竖耳,牙尖爪利,蝠翼鞭尾,宛如一个妖艳的魔女。

蝙蝠女王盛气凌人的缓缓升空,一把就抓住飞过来的宝剑,咔咔一声将其捏断,大吼道:“是谁在伤害我的子民?我要抽干他的血,吸尽他的魂。”尖锐的音浪爆炸开来,使得剑阵崩溃,飞剑齐齐倒卷,插入山石之中。

吴锋皱眉,飞身而出,直接与其战在一起,又以神识念力操控宝剑环绕左右。

林隐派的千羽鹤见状,也欲联手对敌,可就在此时,另一股同样强烈的气息从地底冒了出来,一个身体枯瘦如干尸,戴着黑白花色面具的男子缓缓地从泥土中爬出来,他的衣服褴褛不堪,全身散发着腐朽的气息,其脚下赫然也是一片沙土。

“羽鹤师兄,你可还记得我?”男子缓缓取下面具,虽然面色枯黄,腐烂干瘦,但依稀还是能分辨他的容貌。

“你是?飞燕师弟。你没死,你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模样?”千羽鹤回过头来看着他,大为震惊。

“哈哈,哈哈。”飞燕师弟苦笑,怨恨地说道,“拜你和门派师兄弟所赐,当年无情地将我抛弃在诅咒荒地,让我饱受那诅咒之苦。日夜腐朽,沙土掩埋,求生无路,求死无门。那时我便立下誓言,定会回来复仇。”

“飞燕师弟,当时情况危急,我们都认为你已经死了,这才让没有去寻你。我和宗门师兄弟们都是万分痛心啊。”千羽鹤苦涩地解释道,“是我对不起你,若要复仇你就冲我来,但你不要再埋怨师门。”

“呵,想当年我们一起喝酒论道,一起行侠仗义,可能因为我身份卑微,你们至始至终都不曾真心待我。因为不重视,也就不在乎生死。”飞燕默默地闭上眼埋怨道,而后又重新睁眼,一副释然之情,“也罢。从今往后,我裘飞燕将不死不灭,而你们就随着宸明的败落灭亡吧。”说完,飞燕师弟的气势立刻崛起,他右膝单跪,一只手按在地面,口中喃喃有词。

只见他脚下的沙土以自身为中心渐渐地飞旋了起来,而且范围在不断的扩大,周围的草木也在飞速地枯萎,直至被风沙侵蚀后也化成了沙土。不一会儿,一场漫天的沙尘暴就在这山丘之中出现,裘飞燕大手一扬,沙尘暴便席卷而去,侵蚀一切生机,掩埋所有死灵气,使得方圆百里一下子就变成了沙漠,不给卷入其中的修士一丝活命的希望。

“师弟,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帮助外界之修来祸害宸明的苍生。师兄我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你。”千羽鹤大声喝道,同时飞天而起,双手画印,口中默念,“潇潇林中叶,大雪隐踪痕。万象变换,凌空飞雪。”他周身灵气轰然扩散,使得天空气温骤然冷冽,乌云无中生有,层叠密布,很快,一朵朵鹅毛般的雪花被寒风夹带着吹向沙尘暴。

这是雪与沙的较量,一面是冻结的冰雪,一面是侵蚀的沙暴,在这狂暴的旋风之中展开了激烈地碰撞。

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千羽鹤又突然修为爆发,大喝一声:“万象化极,雪封山河。”只见冷风呼嚎如号角齐鸣,腊雪寒光如银戈铁马,呈摧枯拉朽之势,凝固了风暴,冻结了沙尘,在沙丘之中形成了一朵巨大的漩涡冰花。

……

此刻的天地坛附近,妘三娘的幻境让来犯的骷髅大军陷入了泥潭之中,虽然她双面早已失明,可仍旧早早地发现了一个从乱军之中缓缓走出的令她神色动容的怪人。

说他是一个怪人,倒不如说他是一个丑人。这个丑老头五官极不协调,右脸大,左脸小,歪斜的嘴角长着一颗豆大的痣,他背驼得厉害,眯着眼睛,牵着一头戴着黑白色面具的老山羊幻缓缓走过来。他的步伐看似极慢,实则缩地成寸,不一会儿就到了近前,所走过的地方均恢复成了草地,似乎这幻境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三娘,咱们有多久没见过面了?”丑老头微笑着问道,“你的爱人可还健在啊?”

“往事如烟,早已随风而散。你又何必沉沦苦海,重新提起。”

“呵呵,你瞧我这记性,这都五万年过去了,还提那些陈年旧事干嘛。真的是老喽,都老成这副模样了。”丑老头自嘲地笑道,可面色却渐渐阴冷了起来,怒道,“你当然能够轻易忘掉,可我却痛苦了整整五万年。因为你,我曾不惜一切代价来博你欢心;因为你,我甚至来不及见我爹娘的最后一面;因为你,我受尽了欺辱嘲笑。一切都是因为你当年的刁蛮任性、薄情寡义,才使我受这万年折磨。此怨不消,我如何回头。”

“叶庄,你休要在这里口出狂言。一切都是因你自作多情,才会发生如此多的冤孽。当年之事,我已为自己所犯下的过错自瞎了双目,褪去凡尘,一心修道。我岂容你再来毁我清白。”妘三娘凤杖一杵,威态百出。她首先出手,腾空而去,与那丑老头打斗在一起。

别看他们年事已高,可动起手来却身影如电,道法惊人,十几个回合下来却胜负未分。

这时,丑老头面色一变,一个撤身拉开数百丈,双手掐决,从口中哈出一口黑气,黑气翻腾,滚滚间竟化作一头巨大的黑山羊,山羊之角凝实而锐利,散发出阵阵幽光。

妘三娘也不怠慢,仙力融入凤杖,大喝一声:“凤舞九天,浴火神凰。”凤杖金光闪闪,一只华贵艳丽的巨大凤凰伴着祥云飞舞而出,一声凤鸣,万鸟朝拜。

凤凰燃烧着金色的火焰扑向冲撞过来的黑羊,巨响轰鸣,光芒万丈。

妘三娘嘴角谧出鲜血,可修为仍不断爆发。最终,利喙折断了尖角,金火冲散了黑气,凤凰穿过了丑老头的身体,在他身上燃起了涅槃的火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