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明的中心地带,这里原本是延绵数百万里的中心仙城,繁华似锦,可如今却已是一片荒凉。

在面对九位第四步尊者,而且樊洪首尊的实力更是在场的所有人当中最强的情况下,黑袍却没有丝毫惧意,只见他大袖一甩,从其身上便走出了六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分身,这些分身竟每一个都散发出了尊者的威压,气息竟与宸明的其他几位大能不相上下,形势瞬间逆转。

这样的逆转也使得樊尊为之一惊,冷冷地质问道:“好一个分身之道。你既有如此能耐,又何必这般遮遮掩掩?你来暗宸到底有何图谋?你到底是何人?”

“哈哈,我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把我要的东西带来了。”说完,无面黑袍竟首先向樊尊发起了进攻,他的六个分身和左右二位使者同时一步迈出,与玄月尊者等八位大能一对一地战斗在一起。

道法轰鸣,秘术惊天,流光四散,撼天动地。

樊尊肉身第四步巅峰,一拳之力可以碎星空,破虚无,可偏偏却被黑袍那诡异的绵柔之力化解一空。

无面黑袍身形柔软,行动灵巧,宛如幽灵般与樊尊近身缠斗在一起,一时间难分高下。

“樊洪,当年你杀我爱妻,夺我尊位,封我于暗酆两万余年,此仇之下不共戴天。”魔尊气焰腾腾,挥舞着黑炎剑,肃杀而来,“我要你血洒宸明,来抚我伤悲之痛;我要你身首异处,来平我癫狂之怒;我要你道消魂散,来解我心头之恨。”

赤炎魔尊与无面黑袍强强联手,共战樊尊,招招致命,步步杀机。

若是寻常打斗,樊洪首尊的肉身可谓是万法不破,万宝不伤,可无面黑袍衣袖里隐藏的那把散发着黑光的小刺刀着实诡异,不仅能锋利的割开他的皮肤,还能使得伤口无法愈合。而且魔尊的黑炎剑也极为不凡,每当樊尊一拳轰出,其力道还没打出就被无面黑袍奇巧地化解了,而黑炎剑也随之呼啸而来,逼得樊尊不得不缩回手臂,一个跟斗闪躲开来。

渐渐的,在敌人默契地联手进攻之下,樊洪首尊只能吃力地防御,处在了下风。

一昧地忙于应付敌人的攻击终是不妥,樊洪首尊便以滔天的修为之力一臂甩出,力之道源在他的周围形成了风暴,虚空扭曲,破碎坍塌,黑袍与魔尊竟均被这强大的劲道弹开了数万丈。紧接着,樊尊又大吼一声,道:“天人三道,第一道,除恶扬善,正义凛然,浩气东来。”

言出法随,樊洪首尊向前一指,万物吟唱,天地轰鸣,整个宸明的浩荡正气滚滚而来,以其手指为中心,急速的旋转、汇聚、压缩,到最后竟形成了一颗比玄阳长老的金阳更庞大的白色气球,或者说这已经不是气球了,这是浩然正气压缩到了极致下所形成的实体星球,白如珍珠,光芒万丈,仙气缠绕,道音袅袅。

樊尊一声大喝,手掌一推,浩荡之球便呼啸地向着黑袍与魔尊飞去,在它的规则之下,空间封锁,无人可以避开,仿佛接受审判一般,一切的淫邪污秽之物都将化为灰烬,永不复存。

赤炎魔尊见状,咬牙低吼,身上魔气轰然爆发,滔天的黑色魔焰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站立而起。起初,这身影还只是具有模糊的轮廓,便已然魔意四虐,随着魔焰爆发得越来越剧烈,轮廓便更为清晰,其内一根根白骨赫然出现,组接成一具巨大的骨架,骨架仰天嘶吼,尖牙利齿如巨蛇吞物,吼声震荡如末日钟鸣。一切仍未结束,白骨之上又飞速长出了肌肉、血液、筋脉,最后连同红褐色的皮肤也赫然成形。

一只巨大的恶魔在天地间吐息着,它的双眼血光如焰,额生双角,背长蝠翼,顶天立地如万魔之主降世,天地胆颤,万生匍匐,而巨魔的手中同样有一把变大了无数倍的黑炎巨剑,就在白色的审判之球轰隆而来时,它双手挥起巨剑,向着前方狠狠劈去。

同样的,无面黑袍身上诡异的气息也轰然而起,他仰天张开双臂,缓缓升空,只见一条条黑色的丝带从其衣袍内飘出,然后冲天而起。刚开始还只是几条,可一下子就如同洪流般疯狂地从衣袍中涌出,无穷无尽,黑色丝带不断地缠绕、交错,形成了一块遮天的黑布,黑布翻腾着冲上天空,到了至高点后又倾泻而下,变成了仿佛是从九天之上落下来的滚滚长河,黑色的波涛汹涌而去,源源不断地冲击着来临的浩荡之球。

在激烈的对抗之下,持剑巨魔不断地后退,黑色河水不断地消散,浩荡之球也在不断地缩小。

最终光芒黯淡,白球溃散,巨魔大气微喘,黑带完全流出衣袍,露出之前被包裹了的无面人。

赤炎魔尊和黑袍无面二人再次被硬生生逼退数万丈,可是余威未散,气息未平,这二人又突然发难,继续攻来。

只见黑袍无面伸手抓住头顶的一条黑带,跨步迈出,甩着滔天大河向着樊尊轰然砸下,而巨魔这里也突然消失,出现时已在樊尊的身后,手握黑炎巨剑,横扫而来。

一瞬间,二者竟形成了夹击之势,一“纵”一“横”,封闭了所有的空间规则,逼得樊尊无路可退。

轰隆之声震耳欲聋,剧烈的碰撞使得整片空间碎裂坍塌,虚无的光芒和风暴无情肆虐。

其他八位大能见此情形,也不由的心底一颤,大声道“不好。”

“樊洪首尊!”

“樊尊小心啊!”可他们偏偏无法甩开自己的对手前去相助。

……

光芒消散,露出一片血色光幕。

光幕内,樊洪首尊双目闭合,淡然而立,他气息竟比之前强悍数倍,其左手,握着一把脉纹大剑,此剑名为宸古,气息古朴,金光闪耀,锋锐之气咄咄逼人,若是细细一看,就会发现此剑与之前那星空中一剑宗弟子齐力施展“万剑归宗”时所出现的金光巨剑竟有些相似。而其右手,托着一颗头颅般大小的血色灵珠,此珠圆润顺滑,晶莹通透,其内胚胎依稀可见。

突然,樊尊睁开双眼,气息、威压赫然爆发,血色光幕碎裂,黑色长河崩溃,黑炎巨剑弹开。

“想必你要的就是此物吧。”樊洪尊者托举着手中的灵珠,望着无面黑袍,冷言道:“既然如此,本尊就让你见识见识它的威能,看你是否有本事将其从我手中夺走。”

只见灵珠血光一闪,宸古剑上便有一条鲜红的血液沿着脉络流遍剑身,仙剑轰鸣,宛如从沉睡中被唤醒,不由得让赤炎魔尊和无面黑袍感到心惊肉跳。

“天人三道,第二道,天运之子,替天行道,众生歌颂,万物相拥。”

樊洪首尊剑指苍穹,全身金光大盛,化作黄金战甲,世界共鸣,众神呤唱,万物之念护拥,日月光辉环绕,天地气运加身,如同救世战神降临天下。

樊尊转身便是朝着巨魔一剑砍出,剑气斩进了空间里,无影无踪,出现时已到了巨魔跟前。

尽管巨魔早已做好了躲避和防御的准备,可还是被这道突如其来剑气斩得站立不稳,手中黑炎剑瑟瑟发抖。

樊尊如同被天地认可,自由穿梭其中,忽隐忽现,一剑未完,另一剑又破空而来,巨魔和黑袍的神识念力根本无法锁定其踪影。

巨魔痛苦地吼叫着,它的魔角被砍掉,它的蝠翼被折断,它的血肉被切开,血肉喷洒,魔气肆虐。

直到巨魔再也抬不起手中的剑,樊尊身影如电,从其头顶一剑斩下,剑影飘过,巨魔被生生切成两半。它仰天狂吼,有痛苦,有不甘,可最终无奈地消散,魔气散尽,露出其内的赤炎魔尊。

魔尊刚一显露出来,便口吐鲜血,面色红润,青筋鼓起,他用手抚住胸口,似乎是受了重伤。

而无面黑袍这里早已飞速地后退了很远,他对此刻融入在这宸明天空中的樊尊没有丝毫办法,就算是明明见到樊洪立在那里,可神识扫去却似若无物,只能尽量拉开距离,暂避其锋芒。

然而,樊尊又是一步跨进虚空,出现时已然一剑向着黑袍胸前刺去,只要黑袍在这片天地内,他便逃不掉。

这穿梭天地中的“隐现”与瞬移之术不同,无面黑袍根本无法提前察觉,只能本能地一掌推去。

宸古剑最终并未刺中无面黑袍的要害,只是将其一条手臂砍下,黑色鲜血洒落被其止住。

在危机关头,无面黑袍一臂推向利剑,使自己的身体及时侧开,避过了要害,否则那一击刺进胸膛,必死无疑。

樊洪首尊借助灵珠源源不断的能量和宸古剑的锋芒,以一人之力压制住了二人,其他八位大能见此情形也惊叹不已,也就放下了心来,全力应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