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你所愿。”

声音从虚空而来,响彻天地。

樊洪首尊的身影闪现而来,出现时已经飞身在赤炎魔尊的上头,长发帝袍齐齐飘舞,似君临天下,第四步巅峰的修为威压震慑四方,他面无表情地向着下方狠狠一拳,这一拳看似极为普通,却蕴含了无上的力之道源。

赤炎魔尊虽然一惊,可反应却是极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出现时已到万丈之外。可这突如其来的一拳还是落在了鲲鹏的头上,竟硬生生的将其从空中击落。

一声尖锐的哀嚎响彻天地,黑色巨鹏坠入大地,使得大地再次动荡,可眨眼它那庞大躯体又消失不见,化成了一名身披黑羽的妖异男子,倒在深坑之中,昏迷不醒。

樊洪尊者立于八位大能之前,冷峻地望着魔尊,喝斥道,“魔炎,当年看在玄月老尊的面子上,没有将你敢尽杀绝。你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如今竟勾结外界修士入侵我暗宸大陆,实在令人神共愤,今日我岂能容你!”他身后的其余八位四步大能也都踏前一步,摆出阵势,竟想要同时出手。

“哈哈,哈哈。想不到宸明界的尊者竟喜欢以多欺少。魔尊道友莫慌,我来助你。”无面黑袍竟一步跨越了壁障,出现在魔尊身旁,随同而来的还有他的两位左右使者。

若现在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已经有不少外界大能之辈破开了光幕,朝着各地的御界塔杀去。

此刻在通天塔所在的群山之中,林隐派、一剑宗等各派修士正招受着铺天盖地的蝙蝠群的折磨以及成千上万面带黑白面具的能人异兽的进攻。

这些蝙蝠体型硕大,修为和肉身均是不凡,嗜血成性,凶狠无比,寻常的刀剑、法器、道法根本奈何不了,它们不断地嘶鸣,胡乱地飞翔,如黑色旋风一般,使得这方圆百里的高空成了它们的领地。更可怕的是,不知是何缘故,身处其包围圈中的修士不仅要防止蝙蝠的突然袭击,而且他们的气血还在止不住地往外流散,如若长此下去,修士们必定越发的虚弱,而蝙蝠群在吸食了这些气血之后又会越发的强悍。

尽管各门各派的修士拼尽全力,秘术法宝轰击不绝,可还是节节败退,难以抵挡。

危难关头,林隐派的千羽鹤和一剑宗的吴锋不得不出手挽回局面。

白衣青年千羽鹤飞上高空,双目紧闭,其鹤羽宝扇悬浮在他跟前,只见其口中喃喃,鹤羽宝扇便银光闪耀,不断的有仙鹤从其内幻化而出。飞出的仙鹤与蝙蝠撕咬、缠斗在一起,落下的鹤毛又散发出淡淡的仙气,使得虚弱的修士竟缓缓地恢复了过来。

一剑宗的吴锋向天一指,其背上的宝剑便呼啸而出,旋转飞舞,所过之处均留下了一道道剑影,每一道剑影又都飞快地凝实,顷刻间便出现了无数把一模一样的剑,这些剑齐齐飞去,形成的剑阵拥入那黑云般的蝙蝠群中。只听见无数如金属碰撞般的铿锵之声,一只只蝙蝠被宝剑穿体而过,鲜血洒出,坠落山谷。

另一边,在天地坛所在的草原上,神女峰与天行宗等诸派修士同样抵御着骷髅大军以及黑白面具下那一个个狡诈狠辣的暗酆修士的侵犯。

各色各样的骷髅怪带着腐朽的气息冲杀进来,以骨体为宝器,无坚不摧,无物能伤。他们的骨骼支撑在草地上,方寸的草地就迅速的枯萎、死亡,化成沙土,若从整个战场上来看,就像是沙漠在侵蚀着草原。

然而此处的战役不仅没其如他战场那般的血腥与艰难,还可以说得上是分外的有趣。

从骨架的构型上可以看出那是一只两条腿的巨口骨兽,如箩筐般的胸骨显示着它原本体型的硕壮。只见它硬扛着一个年轻修士的术法飞快地向其冲了过去,然后凶狠地一口将他吞下。吓坏了的年轻修士不停的挣扎、喊叫,却又忽然一愣,发现自己穿过了凶兽的腹腔掉坐在地上,高兴地叫道:“哈哈,我没死,我没事。”

巨口骨兽觉得哪里怪怪的,回过头来一看,发现吞下去的修士落在了后面,也是不由得一愣,随后气愤得一尾骨将其甩飞出去。

有的骷髅兵被神女峰的姑娘们打得气昏了头,就拿过同伴的头骨向着她们狠狠的扔去,掉落在地上的头骨仍咬着牙齿,大喊着“杀啊,杀啊”的,可怕却又搞笑,还有的骷髅怪在一旁组接自己的骨头,好不容易拼好了,却又被飞过来的骷髅撞散,导致根本不知那一块骨头是自己的。

诸如这般怪异的打斗在这片战场随处可见。不仅如此,能和宸明美女云集的神女峰携手战斗是无数男修梦寐以求的事情,许多年轻的男性修士像打了鸡血一般,热血沸腾,见花就护,潜能爆发,隐隐的修为还似要有所突破。

可随着战争的持续,在有着不死之身的骷髅大军面前,沙漠却正在一点点地侵蚀着草原。

形势越发地不妙,神女峰的老妪妘三娘杵着凤杖缓步走出,她神态威严,步步生莲,口中念道:“芸芸万物生,皆无独自成。相扶与相持,化作世间尘。幻化一物,而有百物自相生成,此为幻之大境也。”

说完,她微微抬起凤杖往地上一插。只见一圈光亮扩散而开,原本的草地居然变成了一滩浊水,光圈继续扩撒,眨眼就是数百里,使得原本的草原与荒漠都变幻成了一片泥塘,一朵朵莲藤从淤泥中生长而出,散叶、开花、结莲一气呵成。

无数冲杀而来的骷髅兵被藤蔓缠绕着开始陷入淤泥之中,无法自拔,而且越是挣扎就越是陷得厉害。许多长着骨翼的骷髅见状立马飞了起来,却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蜻蜓落在身上,便如同被山岳砸下一般,纷纷堕入泥潭,同样淹埋在水中。

同样的,在凤阳楼所在的凤阳城中,冲杀而来的是一只只全身长满银色鳞甲的巨型穿山兽以及分散在其中的形状、大小各不相同的黑白面具军团。

这些穿山兽个个体型堪比山岳,刀枪不入,万法不侵,背上生满尖刺,利爪如同刀刃,具有破石开山之力。它们有的横冲直撞,推到城墙,踩踏房屋,势不可挡;有的蜷缩成团,如同长满了尖刺的石弹滚滚而来,使得守城的修士无可耐何;有的则钻入地底,轰轰隆隆的挖掘而去,使得大地凹陷,房屋坍塌,令人防不胜防。

眼看凤阳城被搅得烟火四起,不堪入目,姜族的勇士们纷纷从城楼上一跃而下,他们弹跳力惊人,速度极快,踩着屋顶,踏着空气,直奔敌人。

只见那个手脚绑着绷带,穿着短裤,满身图纹的光头男子从高空狠狠落地,双脚踩踏之下,石砖碎裂,地面呈波浪式地向四周卷去,藏在地底的穿山兽就被活生生逼压了出来。

光头男子一个瞬身,对着跳出来的穿山兽凌空一脚,力道强劲,竟然踢进了它那铠甲般的皮肤。那只巨大的穿山兽软绵绵地倒塌在地,喷洒出来的不仅是银光闪闪的鳞片,还有那深绿色的鲜血。

邬族的族人则擅长控制虫鱼鸟兽,只听见他们用特制的古埙吹奏出悠远绵长的笛声,天际就铺天盖地的飞出一群群气息诡异的乌鸦和昆虫,而地下则不断冒出黑压压一片有着剧毒的虫蚁蛇蝎。

这些数以亿计的虫蛇鸟蝎群涌而上,覆盖了一只只穿山兽的身体,它们的唾液融化了坚硬的鳞甲,口器撕裂了紧实的血肉,只见无数的穿山兽在痛苦的哀嚎声中倒下,庞大的躯体渐渐被吞食干净,变成一座座白骨,恐怖如斯。

可此时的城主花凤凰正背负双手站在城楼之上,望着远处的战场,目露深思,而后又抬头望着天幕,看着那越来越多的外界大能缓缓降下,她知道接下来各地御界塔的守卫之战将更为艰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