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阁内,樊洪尊者突然面色一变,神色凝重,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身旁的妻子也发现了他的异样,缓缓走到他的身前,用红绳在他的腰带上绑了一个幸运绳结,平静地说道:“去吧。我和浩儿等你回来。”

樊尊看着她微笑的面容,点了点头,随即转身一步迈出,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距仙城极远的西南方向有一处著名的雪域,那里地势极高,终年飘雪,奇特的是这里的温度极低,使得这片世界的一切都趋向于静止了,风刮得很慢很慢,雪也飘得很慢很慢,若是没有强悍的修为,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在这里待上一刻,可就在这样一片极寒的雪域里,隐藏着整个暗宸大陆的秘密。

在不知多少岁月前,暗宸大陆曾出现过一位的超越尊者的第五步超级强者,他踏涉诸多位界,扬名天下,最后又寻道而去,消声匿迹。在他临走之时,曾为此界留下了一颗头颅般大小的石珠。

起初之时,这石珠极为寻常,如同凡物一般毫无用处。先辈们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去研究它,可仍旧无所收获,便将其置于此雪域中,以天地灵气供养,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秘密已经鲜有人知。

但此刻,樊洪尊主便出现在了这雪域之巅。他缓缓地走上了一座古老的冰封祭坛,以血脉之力为引将它开启。这座祭坛由寒冰凝结而成,晶莹剔透,亘古不化,在受到血脉的指引后,祭坛通体散发着耀眼的血光,一颗头颅般大小的石珠从其内缓缓地飘出来。

若再称它为石珠就有些不恰当了,因为如此悠久的岁月里它早已变了模样。此刻的石珠呈淡红色,圆润通透,如同玉球,还隐约可见其中有胚胎成型。要说其不凡之处,并非是它已经蕴含了无穷无尽的能量,而是即使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在如此之久的天地灵气供养下,也早该通了灵智,化身成人,得道升仙了,可偏偏就它还是颗石头,大有顽固不化的意味。

樊尊缓缓接过灵珠,充满歉意地感叹道:“你历经千万年的岁月才修得石胎雏形,实属不易,若是再给你些时间,或许真有机会睁眼看看这个世界。可如今宸明遭遇大劫,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来助我一臂之力,若此战能胜,我必为你护道百万岁月。”

樊尊体型魁梧,恰好可以一手掌握灵珠,既罢,他周身杀气滔天而起,转身一迈,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说来奇怪,似乎唯一没有出现敌袭的御界塔就是离中心仙城最近的一处,然而事实却是更为糟糕,因为还没有一人能发现敌人已经到了脚下。

只见整个大地突然剧烈震动,轰轰隆隆,尘土飞扬,所有的一切都在崩裂,所有的一切都在坍塌,仙城数十万年的建设毁于一旦,从地底喷溅而上的岩浆使得整个区域倾刻间变成了火海。

若从天空往地下看,可见一个黑影正在极速地放大,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正从地底冒上来,使得大地如海水一般正在快速地凸起。在如此地覆天翻的变化以及威压之下,所有备防的宸明修士全都乱了阵脚,溃不成军。

一声悦耳的鸟鸣响彻天地,宸明的风仿佛是听到了主人的召唤,呼呼地往此地汇聚而来,只见一只黑色的鲲鹏破土而出,扶摇直上,背负青天。

黑鹏之大遮住了天,盖住了地,所有的一切在他面前显得那么渺小。它只是缓缓煽动了下翅膀,便刮起阵阵风暴,无数的修士、法器、城楼、土地统统被吹开。它仰天长啸,震耳欲聋,仿佛告诉天地其所在之处便是它的领域,便是它的规则,外人不可存在。

“孽障,休要在此处放肆。”玄云,玄阳两位长老瞬间从御界塔中冲出,大喝一声,杀向巨鹏。

他们二人正是坐镇在此处的第四步大能,他们本以为待强敌出现,我军修士劣势之时,再出手扭转局面。可偏偏没想到来临的敌人竟如此强悍,硬生生躲过了二人的察觉,给予当头棒喝。还好俩人临危不乱,及时护住了御界塔,才使得它没有崩塌,而此刻冲出,出手便是杀招。

玄云长老那微胖的身体在这狂风之中行动自如,同时双手掐诀,迎风大呼:“天道无极,地道有源,黄道混虚,玄道凝实。云由心生,大化万物。巨云龙,变。”

只见他周身雾起云涌,白云瞬间覆盖了他的身体,并且极快的向外涌动。这云不受风暴的任何影响,眨眼间就膨胀了数百万丈,一条白云巨龙正在逐渐成形,隐隐间似要与这巨鹏比大小。

玄阳长老也豪不示弱,右手轻轻托起,念道:“天道惶惶,地道莽莽,黄道暮死,玄道新生。金阳高照。”

只见他的手掌之上空间扭曲,一颗金色光球缓缓出现,光球越变越大,起初还只有车**小,可眨眼间却是成百万倍激增,很快,一颗数百万丈的金色巨阳就被玄阳长老举上高空,其外真火升腾仿若游蛇,其内金乌之影翩翩飞舞,炽热而刺目。

虽说在大小上黑鹏与云龙、金阳二者平分秋色,但在气势上却已败落下风。可正当二位长老操控着云龙与金阳向巨鹏轰击而去时,一个负手持剑,身穿暗红色长袍的棕发男子赫然出现在了鲲鹏的头顶。

这个持剑男子正是暗酆的赤炎魔尊,他站在那里,魔煞之气滔天而起,不可一世,唯我独尊,而脚下这只鲲鹏便是他的属下那雕嘴鹰眼的妖异男子的真身。

魔尊抬起手中的黑炎剑,向前猛的一斩,那剑像是一把黑色的岩石重剑,其上纹路通红,细纹之内仿佛容下了岩浆火海,只见一道黑炎闪过,云龙断,金阳开,仿佛是斩断了道法,斩断了规则。

一剑之后,云龙溃散,金阳爆裂,二者爆发出的强烈光芒淹没了这片世界,以至于在宸明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见此处的光亮,震撼至极。渐渐地,光芒暗淡,余威消散,大地上已是一片荒芜,巨鹏也被硬生生逼退数万丈。

而俩位长老之前受到星石大阵的反噬已然受伤,如今道法溃散,剑气重创,更是使得他们丧失了意识,破碎了修为,倒飞而去。恐怕此刻二人已经虚弱至极,根本无力再对抗赤炎魔尊。

魔尊双眼充满戾气,凶狠之态显露无遗,可他并没有赶尽杀绝,而是向着远处唯一存留下来的建筑物——残破的御界塔,一刀斩下,刀落塔倒,大地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宸明的光幕再次减弱。

“樊洪,你个缩头乌龟为何还不出来?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快滚出来啊!”魔尊仰天怒哄,声音如滚滚雷霆,震耳欲聋,传遍了小半个宸明。

就在这一刻,八道长虹从宸明的各个角落升起,赫然向着魔尊这里逼压而来。这八道长虹是八个第四步大能,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身上的气息甚至都强过玄云、玄阳两位尊老,而这些人正是宸明大界不曾显露的实力。

这些人中为首的正是玄月尊者,他神色复杂地望着魔尊,痛心疾首道:“这么多年了,你为何还是这般执迷不悟?”

“老家伙,我的事不用你管。今日我定要血洗宸明,为我的萍儿报仇。”魔尊怨毒地吼道,“哼,就凭你们几个也想阻止我吗?叫樊洪滚出来与我一战。”

……

“如你所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