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的战争持续了数月,偶尔会有星辰爆裂,造成漫天的流星,但宏恒大陆的修士却始终无法突破星辰大阵的强大防线。

但就在裂缝的另一端,一个无面人默默地注视着这场战役,他全身披盖着黑袍,露出来的脸部也如黑洞一般,仿佛能将人的目光也吸附进去。

立在他身边的左使向他禀报道:“主教,如果再这样持续地强攻下去,我方修士必将损失惨重啊。”

“宸明界的星石大阵果然了得。不枉我千辛万苦寻来盘天斧,龙羲琴,水工印,火祝旗,凤蜗石这五件神器。”这黑袍无面的声音听上去竟不出男女,即使与他近在咫尺,也仿佛声源是来自四面八方。

“属下愿携神器去破开那星石阵。”左使主动请缨道。

“不必,除了那个人以外,没有人能发辉出这件五神器真正的威能。”黑袍无面摆了摆手道,示意修士大军停止进攻。

“算算时间他也该来了。”

……

而此刻在那天宫的天玄殿内,众人皆面露喜色。微胖的玄云长老抚了抚并不长的胡须,微笑道:“看来宏恒大界的修士不过如此,还妄图侵我暗晨,分明是以卵击石,愚昧至极。”

“师弟切勿大意,敌人来势汹汹,遇我等精心布阵,才难以突破,如今暂且退去,定是另有他法。”玄月老尊依然皱眉嘱咐道,因为根据他占卜到的卦象,此番暗宸必遭大劫。

“是师兄多虑了,我等四人以万象星卦阵运行星石之轨迹,各大宗族门派同心同力镇守星空,定可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玄阳尊老摆摆手笑道。

“希望如此吧。”玄月尊者忧心忡忡地望着八卦大境内那暂时安静下来的星空。

然而不幸的是,一道紧急的传讯再次飞入了殿内。

“暗酆的大军已经破开封印,正从四面八方向着宸明攻来。”

听闻此讯,玄月尊者也不由得慌乱了其来,立马吩咐殿下弟子道:“暗酆大军与宏恒大界的修士早就暗中达成了协定,打算来个里应外合,他们的目的定是分布在宸明各处的御界塔,速速加派人手,务必要死守住那些御界塔,将他们的计划彻底扼杀。”

“师兄,不如让我和玄阴师弟亲自前去镇压吧。”那个微胖的玄云长老提议道。

“不可,你二人加起来也不会是赤炎魔尊的对手,更何况此处还需要你二人协力助阵。”玄月直接否决道,又不由得看了眼星空上的裂缝,就突然面色大变,呼道,“不好,快护住星石大阵。”

于此同时,在裂缝的另一端,黑袍无面大袖一甩,五件散发着耀眼宝光的神器便飞出了裂缝,静静地悬在了宸明星空的上头。

“既然来了,那就出手吧。”黑袍无面对着四周的虚无冷言道。

似乎黑袍的话有些说早了,因为过了好一会儿,他身旁的虚无才泛起涟漪,一个身穿淡绿色帝袍的男子从涟漪中走出。这男子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宽大的额头上长着一双具有王者之气的鹿角,蓝宝石般的眼珠以及挺翘的鼻梁使他看上去极其俊朗,仿佛因他的出现宇宙间所以的灵气都汇集了过来,使他显得无上的尊贵与灵动。

“我只出手一次,此次过后,你我再无任何瓜葛。”这男子望着星石大阵,冷峻地开口道。

“当然。你只需出手一次,此次过后,这五件神器就都是你的了。”

鹿角男子看了眼黑袍无面,向前一步迈去,出现时已立在了宸明的星空中。他望了望五件神器,又望了望暗宸大陆,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又缓缓闭上了双眼。随后他的气息变得肃然起来,一层层的涟漪从他的鹿角上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涟漪一层层得地覆盖了所以的神器,使得它们齐齐一颤,散发的光芒越为的明亮了。

五种颜色的光代表着五件不同的神器,也代表着五种基本的属性。盘天斧是钨光,龙羲琴是绿光,水工印是蓝光,火祝旗是红光,而凤娲石则是金光。这五色的光使得整个宸明星空亮如白昼,在凡人看去,仿佛天空又多出了五个巨大的太阳。可是那涟漪还在一层层扩散,每一层都会让神器的光芒更为耀眼,最后竟像是要到了极致,到了崩溃的边缘。

在这样强烈的光照下,有的星石开始出现干涸,出现枯裂,甚至有点已经开始燃烧了起来,星石大阵中的宸明修士更像是置身于炼狱之中,酷热难耐。

不仅如此,五件神器以那个鹿角男子为中心开始缓缓地旋转起来,而且越转越快,越转越近,到了最后那五个光源竟汇聚到了同一处,成为了一个点。仿佛是到了极致的爆点,所有的光在眨眼间收缩,世界顿时陷入了黑暗,陷入了寂静,就像被抽走了灵魂一样地在颤抖。而紧接着就是一阵滔天的气浪从光点处爆开,那圈气浪看似缓慢,实则极快,毁天灭地般瞬间就淹没了大半个星空。

轰隆之声震动苍穹,无数的星辰在这气浪的冲击下爆裂、侵蚀、化作尘埃随着气浪扩散开去。那些来不及撤退的修士在这气浪中直接汽化,形神俱灭,不留下丁点痕迹。

气浪继续横扫,终于吞噬了整个星空,宛如秋风扫落叶般,使暗晨的星空变得……变得“干净”了。

直到气袭来临的最后一刻,星石大阵中的许多修士凭借各种传送阵法得以返回到宸明大陆,但与这折损惨烈的状况比较,他们也只能被称为幸存者。

终于,气浪在撞击到宸明大陆上的屏障后,渐渐地消散了。但也仅仅是这余威,就使得大陆震荡,群山倒塌,海啸连天,甚至有几座古老的御界塔也轰然坍塌。

所有人都被震惊了,无论是宸明之修还是宏恒之修,他们从未想象过世间还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一瞬之间就可以摧毁一个“上位界”。

此刻的世界安静得可怕,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颗星辰在那里忽闪忽闪,而这几个星辰据点大多是借其宗门的强大祖器之力才得以保留,极少数则是因有如墨眉道人这般强悍的存在以独特的空间秘术而幸存了下来,但这同样也付出巨大的代价。

在那座金碧辉煌的天玄殿上,四位尊老纷纷趴倒在地,他们早已受到了反噬,口吐鲜血,身受重伤,那八卦大镜也已然碎裂。

“师兄,想不到他们竟有如此手断,我们该如何是好啊。”玄云长老艰难地开口道。

“师兄,莫非此劫我们当真无法抵抗了吗?”

“莫要惊慌,如此手段,他们绝无可能有第二次施展的能力。”在如此危急的关头,玄月老尊者的神情却变得毅然决然起来,冷静地吩咐道,“为今之计,只有死守住分布在各地的御界塔,绝不能让外界之修踏上我宸明大陆半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