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月的时间眨眼即逝,沉抑了这么久的紧张氛围终于要爆发了。

这一日,宸明大陆的天空上端突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之大无论是在宸明的哪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仿佛是宇宙中的某个存在睁开了眼睛,不带任何感情地蔑视着众生,又像是有人撕开了苍穹,带着亿万军队跨界而至。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来自异世界的气息所形成的强烈风暴,瞬间就袭卷了整个宸明大陆,使得天地色变,山崩海啸,灾难爆发在任何一个角落,没有人能幸免于难,与世界末世的传言并无差异。

芸芸众生在灾难之中苦苦挣扎,尽管有无数的修士在竭力保全他们,可依旧死伤无数,哀鸿遍野,令人痛心疾首。

可紧接着,无穷无尽的流光伴随着响彻天地的战吼声从裂缝中飞窜出来,有的驾着九龙战车,有的踏着星辰罗盘,有的骑着蛮荒古兽,有的乘着遮天战舰,等等,等等,那雄师天降的军队,那杀气逼人的场面,威武至极,雄壮至极,震撼至极。可如此盛大的场面,并不会有人来欣赏赞叹,因为战争已经开始了。

“报告玄月老尊,赤焰魔尊正率领大军袭击我们安排在暗酆的镇守势力,企图破开封印,攻入宸明。”一道紧急的传讯飞入天玄殿内,形成一道光幕,光幕内正是此刻暗酆界内发生的战争惨状。

玄月尊者望着光幕,面色凝重,暗叹道:“最不想见到的事还是发生了。”但他此刻也无暇再多做谋划,只能吩咐殿下弟子,道“传我命令,将我的至宝‘玉月牙’融合于暗酆的封印阵法中,加固其封印,并调派人手前往支援,一定要阻止暗酆大军突破两界的封印壁障。”

“是,弟子领命。”一个持剑弟子领命后,便匆匆退去。

而玄月尊者不得不和玄云、玄阳、玄性三位尊老紧盯着大殿中央的那块八卦大镜,因为境中所呈现的正是此刻宸明上空的星际大战。

在宸明的天空上,漂着无数的星石。这些星石中较大的如同恒星,庞大无比,可作为一方世界的烈阳,小一点的则如同行星,自成一界,其上有着独特的风土气候,而较小的也如同山岳,坚硬无比。它们不再像从前那样按部就班地出现在自己轨道上,而是被人操控着挥之即来,呼之即去,时快时慢,组成了抵御敌人的第一道防线——星石大阵。

宸明各大宗门的修士分别以这些星石为据点布置自己的阵地,设下陷阱、禁制以及领域,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各自的能力,使得整片星空变成了无法逾越的堡垒。

不断冲杀进来的外界修士被星石冲散了阵型,逐个逐个地被分割、围困在星石大阵中,不仅不知自己身处何方,也得不到同伴的救援,同时还得防御各自种来自四面八方的强悍术法,纵使有移山倒海之能,也无力施展。可尽管如此,宏恒大界的修士却还是如出栏的猛兽一般,不顾一切的冲杀进来,冲锋陷阵。

“一剑宗众弟子听令,释剑灵,融剑魂,万剑归宗。”

只听见星空中一声如钟鸣般的命令传出,无数道剑光便从一金色的星球上飞出,汇聚在其顶端,融合星辰之力,形成了一把纹饰玄奥,气息古朴的金光巨剑。一位老者大袖一挥,这把比星球还庞大数倍的金光巨剑便呼啸而去,穿梭在战场之中,所过之处无不灰飞烟灭。

“我神女峰虽全是女流,但有无知小儿企图侵我宸明,我等上阵杀敌,也是巾帼不让须眉。”

只见一颗直径达数亿丈的神女星在不断地向外散发着粉红色的氤氲,外界之修但凡吸入者皆沉醉不醒,或烈火焚身而死,或腐朽成一滩血泥,或凝结成一座石像,死状惨烈,不堪入目。那粉色的氤氲飘散至更远处,每一粒烟尘又变成了一片樱花,漫延星际的粉色花瓣胡地地飘洒来去,每一片竟都蕴含着击穿金石之力。

同样在另一方,有一块像是用水墨在白纸上画出来的星石,其上有山,形态万千;其上有水,流入江湖;其上有木,藏蝉隐鹿;鹤舞鱼跃,意境悠远,实在是与整个战场格格不入。唯独在那横折之间形成的峰巅上站着一位长眉老者,他仰望着星空中的战场,长叹道:“凡能见形者皆可画,凡能明意者亦可画,画动而生百态,画静而止万物,既是画中人,便回画中去吧。”说罢,神色骤变,强大的威压爆发而出,声音滚滚如雷,“以侵我宸晨大界之罪,封尔等百万年岁月。”

长眉老者大笔一挥,仿若是改写了这片星空的规则。只见无数的外界之修周身一顿,仿佛时空禁止了一瞬,待到他们再恢复行动时,全都面色大变,因为他们发现无论自己用什么方式竟都不能对外界造成任何影响,就像是被关在了一副画面之中,无可奈何。

诸如此类能控制一方战局的据点广泛地分布在这片星空之中,有些界域还内布置了各种阵法,狂风呼啸,如金戈铁马,大雨滂沱,如万箭齐发,任你肉身成圣也定皮开肉绽;天雷滚滚,摄人心魂,电光游龙,撕裂虚空,任你修为滔天也定狼狈不堪。除此之外更有大量善战的宸明修士与宏恒之修面对面地斗法厮杀,浴血奋战,不死不休。

一时间,整片星空战火四起,宝光不绝,术法不尽,甚至整个宸明的天空都渐渐变成了暗红色,这是真正的血战,是两个上位界文明的碰撞。

但随着战斗的持续,外界之修也的确能耐,在这被宸明修士站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下,虽然节节败退,死伤惨烈,但还是有不少强悍的修士能杀出重重包围,甚至摧毁据点,使得星石陨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