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穷无尽的星空深处有一块浩瀚的陆地,陆地之大无际无边,海洋是其坑洼,群山是其泥丸,森林是其藓蕨,荒漠是其沙土,太阳是其星尘,天空是其云彩,世人穷其一生所能去到的地方也不过是它的冰山一角。

然诸如此界者有千,圣人统称之为“上位界”。

从极远处看,大陆的上方青山绿水,天音缭绕,仿若人间仙境般美好而安宁,修士皆谓之“宸明”。而大陆的下方却是怪石林立,昏暗无光,似猛鬼凶魔飞扬跋扈之地,修士则称之为“暗酆”。宸明世间资源富足,人杰地灵,宗门族派林立万千,各修其道,秩序井然。而暗酆之界环境险恶,资源匮乏,祸乱频发,这里的修者只有不断地掠杀、抢夺才能存活下去。同是一块大陆的上下两面,差异却如此之鲜明,实属怪异,却也常有修士奔走于两界之间,以谋图利益。

此大陆上有大能者能以笔墨画山河,气势恢宏,如幻似真;有大能者能以星空作棋局,以星辰作棋子,信手拈来;又有大能者挥手间山崩地裂,破碎虚空,却又被封于“暗酆”,永生不得踏入“宸明”。能移山填海,踏碎虚空者更比比皆是,由此可窥此大界修真文明一斑,外界修士统称之为“暗宸大陆”。

然而,这么一个浩瀚的大陆此刻却笼罩于一种紧张压迫的气氛当中,仿若战争前的宁静,让人窒息,可偏偏此气氛十分浓烈,就连寻常修士都能够感知,时常坐立难安,更别说静心修炼。凡间的虫鱼鸟兽终日躁动不安,闹得社会动荡,人心惶惶,甚至有关末日的传言也早在世间传开。

“蛮荒古神苏醒在即,众仙无力守护宸明大界,世间必将生灵涂炭……”

“界主无德,不顺天命,天道欲降灭世劫,众生必受殃及之苦……”

尽管像这样的恐怖主义已经在这个可称之为“上位界”的大陆上散布到了每一个角落,但此界同样有着一股从未展现过的强大力量正在汇聚起来。一座座古老的御界塔正在加紧地完善,一道道自上而下的封命正在飞速地传达,一处处隐忍不发的势力正在快速地整合,因为战争将至。

宸明大陆的中心地带有一座庞大而繁华的仙城,延绵百万里,金碧辉煌的庭台楼阁星辰遍布,腾云驾雾的能人异士往来不绝,千奇百怪的奇珍异兽龙蛇混杂,丰韵富饶,极尽繁华。

在仙城的上方悬浮着一座庞大的天宫,其上散发万丈金光,云雾缭绕,仙音袅袅,神龙环柱盘绕,金凤缠绵飞舞,以虹霞为挂布,以星海作瑶池,以金阳作灯烛,万幻万千,美妙绝伦,无数修士跨越万壁山河,只为前来此地一睹天宫风采。

不过此刻,在天宫的“绝世殿”内,一场紧要的会议正在举行着。

“樊洪首尊,如今宸明大陆中各大鼎盛的宗门族派的势力布置正努力排除万难,互通互助,也算是日益完善了,可世人皆传宸明将逢末日大劫,人心惶惶,恐慌不断,我等位尊元老之辈,却连将要面对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用何说辞来稳定军心?又该如何对战应敌?还望樊首尊能将所得的消息详尽地告知我等,我等也好早做调整。”一位身穿鹤绒白衫,手持鹤羽宝扇,面相俊朗,风度翩翩的青年修士抱拳问道。

要知道,想要组织起一个如此庞大的修真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期间自然会涉及到各自的利益问题,若是不能掌握这场战争的大局观,这些活了数十万年乃至数百万年的“老怪”们又怎会心甘情愿地任人驱使。

殿上的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示意纷纷,这些人均是来自大陆上各大门派的尊主以及翘楚之辈,修为高深,能力通天,都有着各自的谋划和打算,当然这些也还只是他们放上了台面的实力。

殿台上的樊洪首尊身着金龙帝袍,头戴玉旒冠冕,站姿端仪,天威尽显。

他环视着众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瞒各位道友,本尊所了解到的敌情已尽数透露给了诸位,而那幕后推动之人的身份以及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仍然知之甚少,就连玄月老尊的推衍之术也无法触及。但据本尊调查所知,已有一些来自宏恒大界的修士潜入进了我们暗宸大界,也正是这些人在四处散播谣言,祸乱军心,这种情况倒是容易处理。但从推演的结果来看却并不乐观,预言显示这场战役将会十分艰难,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樊洪首尊体形魁梧,剑眉星目,面容坚毅,潇洒豪迈,颇有将帅之风,让人不自主的信服于他。

“我樊洪修行至今百万载,传承祖宗道,封禅百尊首,看尽宸明的沧海桑田,感悟世间的人生百态,宸明大界就是寡人的一切,本尊绝不会让它受到任何的伤害。寡人知道你们都有各自的顾虑,但此战是外界之修欲侵我宸明大界,势必会造成生灵涂炭,万法破灭,我等又岂能坐以待毙,明哲保身,还望诸位倾尽全力,共同对敌。”樊洪首尊抚胸陈词,诚意之至。

殿下众人听闻此话,不经低头沉思起来。

“首尊当年天资纵横,叱咤暗晨,天下人无不叹服,三万年前便踏入第四境巅峰,乾坤朗朗,又有几人能之媲美。有樊洪尊者在,我宸明定能安然无事。虽说我墨眉道人闲云野鹤惯了,但此番宸明有难,我定当倾囊相助。”一位手持粗大毛笔,身穿墨色道衫的长眉老者站了出来,抱拳恭敬道。

而后之前的那位鹤羽白衣青年也站出,道:“我千羽鹤代林隐派上下听从樊首尊调令。”

“老朽妘三娘代神女峰听从樊洪首尊调令。”一名头发花白的瞎目老妪杵着凤杖,缓步走出,其态不怒自威。

“一剑宗吴锋代表全宗听从首尊调令。”

“天行宗愿听从首尊号令。”

……

大殿上的人呼声一致,同仇敌忾。

另一面,暗酆界内的一座熔岩城内,一个棕色蓬头,身穿暗红色长袍,魔煞之气惊人的男子正望着一个融合在古树里的**女子,血色的瞳孔中满是追忆和爱恋之情。那颗古树仿佛在不段的汲取着大地的养分,为融合在树中的**女子供应着源源不断的生机。

“萍儿,没想到一眨眼就过去了两万年,你放心,很快我就能让你复活了,我们的梦想也很快就会实现的。为了那一刻,就算与整个暗宸大陆为敌,我也在所不惜。”他抚摸着**女子那绝美的容颜,痴情地说道。

这时,一个长着雕嘴鹰眼,身披黑色羽衣的妖异男子走进来,拱手道:“魔尊,一切以准备就绪,只待宏恒大界的无面黑袍带大军攻来,我们便可里应外合攻下整个暗晨。”

听罢,魔尊的眼神又变得凌厉了起来,“好,去把我的黑炎剑取来,是时候试试它的锋芒了。”

而在熔岩城的外围,各方能人异士,凶怪猛兽正在此地聚集、驻扎形成军队,他们中许多人都带着黑白二色的面具,但其形状、大小、图案均有所不相同,这使他们看上去像一个神秘而强大的组织,又显示出各自具有着独特的能耐。

在暗酆的西北方向有一片荒漠,被暗酆大界的修士称之为“诅咒之地”。无论是被吞没在这片荒漠里的修士和凶兽,还是土生土长的生物,**都会不断地腐烂直至成为骷髅,并且永久的存活在这片荒凉之地。此时此刻,各色各样的骷髅怪物从沙土中渐渐苏醒起来,有的站立不稳,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其骨骼还脱落了下来,只是又被其捡回,重新接上。可偏偏每一个骷髅都散发着强悍的气息,挥舞着兵器,仿佛无坚不摧的样子,一个又一个的形成了气势宏大的军队,向着宸明的边境移动。

同样,在暗酆的中央区域有一片黑木森林,在森林的中心处有一个方圆数十里的大洞,此洞极黑,深不可测。此刻,不知是谁惊醒了洞中的生物,一双双血红的眼睛齐齐睁开,血光照亮了整个黑洞,里面竟是一只只体形足有成人般大小的蝙蝠,更有甚者达到了数十丈,气息恐怖令人胆寒。它们铺天盖地地飞扑而出,叽叽喳喳,密密麻麻,数量竟达到了数亿之多,像龙卷风似的朝着大陆边境卷去。

诸如此类事情在暗酆的许多地方都发生了,暗酆的修士纷纷心惊不已,知晓两界积累了千万年的矛盾,终于要爆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