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么绝情的话!”大井夫人没有料到共同生活二十余年的丈夫竟然如此看待自己顿时掩面而哭。

早先被父亲抛弃如今又被丈夫仇视,这或许便是身为武家之女所必须承受的命运吧!

“啍~~~”武田信虎对于大井夫人的哭泣无动于衷转而逼问武田晴信道:“你就是用你母亲的假眼泪来虎张声势的吗你们俩携手滚回黑暗中去吧!”

武田晴信一声不吭地拉过哭泣的母亲转身就走,然而武田信虎紧接着便在他们背后大声嘲讽起来。

“逃跑的时候倒是很果决!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开始的血气方刚到哪去了现在你不就像个牵着母亲手的小孩子吗哈哈哈哈。”

猛地一下武田晴信便停了下来,不顾母亲的劝阻与武田信虎怒目而视。

武田信虎见状更是反问道:“你不是为了解开兰的绳索而来的吗现在是走为上策吗这就是懦弱!”

“不要为父亲一时的气话而冲动啊!”大井夫人深知父子二人处在冲突的边缘连忙出言劝告,然而这时却己经为时过晚。

“我这就去解开兰的绳索给你看看!”说着武田晴信便一步步向绑着兰的樱花树走去。

这一幕恰好被同样闻声赶来的坂垣信方和甘利虎泰看在眼里,甘利虎泰见状当即便要让前为主公父子调停,然而却被一旁的坂垣信方拦住了。

“等一下!现在是少主自我证明的关键时刻!”

甘利虎泰愣子一下便不再言语了。

另一边,武田晴信无视武田信虎的威胁一步步走向被绑着的阿兰。

“可恶!”武田信虎自觉受辱拿着**便追着长子砍了下去。武田晴信听到母亲惊呼回过大来却不可避免的受了一刀,这一刀虽不重却彻底斩断了父子之间的情份。

鲜血一下子便从武田晴信手臂上流了下来,但武田晴信却一点也不在乎死死地和武田信虎对视。

“父亲大人,你的手抖了啊!”一下子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狠不下心的武田信虎当即摊倒在地,而武田晴信则从容的解开了兰的绳索。

几日后,成功挑战父亲的武田晴信私下约见辅助役坂垣信方。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流放父亲!”沉默良久之后武田晴信果决的说道:“招集值得信赖的人。”

“好!”二人望着远处共同坚定了流放主公的决心。

而这时武田信虎也私下写了一封秘信送去骏河,经过前日之事他也终于决心废黜武田晴信。

骏府城。

己经改名今川义元的梅岳承芳合上武田信虎的来信感叹道:“哦~~~,想必信虎大人很苦恼吧!”

“是。”信使回应道:“说起主公,请今川大人一定要接受晴信大人留在骏河国。拜托了!”

“什么!”今川义元听说武田信虎要流放长子颇为惊异的问道:“我以前的确听信虎大人说过武田家的嫡长子晴信为人既胆小又缺乏魄力,然则父子二人已经闹到要剥夺继承权流放长子的地步了吗那么你们想让我怎么做呢”

“近日我们会和诹访军村上军一同攻打信浓的千坂,回来途中将在宫崎附近引渡晴信大人。希望能得到今川大人的帮助,拜托了!”信使如是说道。

“这是岳父大人的请求啊!”今川义元放下武田信虎的来信回应道:“接受晴信大人这点我没异议,但关于引渡一事目前时机末到还是三思而行吧!”

“是。”

甲斐的某处野外。

就在武田信虎谋划着流放长子晴信之时,辅助役坂垣信方也在武田晴信的示意下开始联络众人图谋流放武田信虎。

“少主对主公谋反的话,我只有跟随了。但是这件事走了风声的话肯定会人头落地,要做好充分地心理准备。”秘会一开始坂坦信方便直接了当的对众人说道。

然则武田信虎早就人心尽失,因为没过多久原虎昌便首先支持道:“不必再说了,现在我己做好了和坂垣大人共存亡的决心。”

“非常感谢。”

紧接着甘利虎泰也表示支持。“我甘利虎泰也是一样。”

这样众人之中就只剩下美浓守原虎胤仍在犹豫不决,坂垣信方便连忙上前问道:“美浓大人是不是很为难”

“不~~~”原虎胤这时也下了决心似的说道:“虽说有违家臣的忠义,但为了甲斐也到了不得不换一个新家主的时候了。坂垣大人,请一定要让我参与此事!”说着原虎胤便向坂垣信方俯身一拜。

“感激不尽!”得到众人支持的坂垣信方当即许诺道:“各位大人的承诺,我会拼了命去实现它的。”

之后不久骏河的今川义元便又收到了武田晴信引渡父亲的请求书,到底是帮助儿子还是帮助父亲这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哈哈哈哈,真是苦恼啊!”今川义元拿着两封几乎一模一样的书信苦笑道:“父子二人都希望我把对方接收下来,但是信虎大人是我的岳父晴信大人是我的妻弟,无论帮助哪一方都必定会得罪另一方啊!母亲和太原大人有什么高见吗”

寿桂尼沉吟一番说道:“此事的确有些麻烦!信虎大人是甲斐的国主而晴信大人又是嫡长子,不管选哪一方都关乎我们末来和甲斐的关系。”

“在下认为我们应当帮助晴信大人。”紧随寿桂尼之后太原崇孚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首先,信虎大人是只老狐狸,而且喜欢战争对北条也是十分地防备。这是不容忽视的对手啊!”

“难道你认为晴信大人比较好对付吗”今川义元扬手问道。

“在北条动向活跃的这个时期晴信大人的确比较好对付,能不能把未来交给年轻人呢

不过同时答应他们两个人,给他们同样的答复更适合本家的立场。到时本家站在胜利者的一边就行了,我们骏河不需要强者作为盟友吗”这时寿桂尼也适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