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的一声之后,满腹心事的武田晴信不出意料的射偏了。

“晴信!”武田信虎当即便对长子挑剔起来。“你对弓箭或是为父有所不满吗”

“实在报歉。”武田晴信回过头来说道:“方才射箭之时手抖了一下才射偏的,还请父亲大人见谅。”

“罢了,罢了。”武田信虎一脸嫌弃地摆摆手道:“你以为像你这样子还能够继承我们武田家家主之位吗还是说你想把家主之位让给弟弟们”

“在下惶恐。”武田信虎话刚说完辅助役坂垣信方便连忙劝道:“我认为这样的话是不应该当众讲出来的。”

武田信虎却是怀疑他道:“信方,你作为晴信的监护人是不是对他太过纵容了这样可不是一个监护人应该做的事情!”

这己经算是很严厉的指责了,坂垣信方当即便不再言语了。

“父亲大人,我有话说。”然而武田家次男武田信繁一向仰慕兄长,这时便站出来为他分辨。

“兄长并非无能之人,武田家的家督之位只能由兄长继承。”

说来也怪!这武田信繁向来谦恭友爱与其父武田信虎全然不同,反而是武田晴信随着年纪渐长行事果决身上越来越有乃父之风。然而武田信虎却更加偏爱次子厌恶长子,只能说也许在他内心深处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也在深深的厌恶着自己吧!而连自己都厌恶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喜欢世界的,这也许便是武田信虎如此残暴的原因。

果然,武田信繁刚说完武田信虎便大加称赞道:“你说的很好啊!但是你身上那种谦让的美德不正是合乎武田家家督继承人标准的品德吗”

说着武田信虎又逼问一直不说话的武田晴信道:“晴信,你觉得为父方才所言如何”

熟料武田晴信却直接跪下说道:“我将之遵从父亲的决定。”

“什么!这便是你的决心吗”

“没错!”

武田晴信抬起头来直视武田信虎平静的说道:“事己至此我已无话,一切便都随父亲的心意吧!”

“少主,万万不可。”

“主公,在下有话要说。”

“闭嘴!坂垣、甘利。”武田信虎斥退了想要劝说的家臣再次逼问武田晴信道:“如果放弃继承权是你的愿望的话那我就如你所愿!”

“是,这正是我所期望的。”

一下子武田信虎就愣住了,好半晌才坚声说道:“好,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今后便去过点轻松的日子吧!”

“感激不尽!”武田晴信一脸笑意扬长而去。

如此便是彻底斩断了父子间的羁绊,这样对于甲斐来说他将是新的选择而不是信虎的继承者。

另一边,之后不久三条夫人便匆匆得知了武田晴信放弃继承权一事。这对于一心谋夺武田家期望有朝一日重返京都的三条夫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于是她急急忙忙便去找武田晴信对质。

“放弃继承权的事是真的吗”

“你张惶失措的样子干什么”

“放弃继承权的事是真的吗”三条夫人见武田晴信不回答再次上前询问道。

“是真的。”

“这样的事情我绝不允许!”瞬间三条夫人就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允许不允许又能怎么样呢这是我的事情,今后要过的轻松点!”

武田晴信无视三条夫人的激动转身便躺在榻榻米上,似乎是真的一心要过轻松的日子。

而三条夫人自然不会因此善罢干休连忙追过去道:“我可是嫁给武田家的嫡长子的。”

“我现在不仍旧是武田家的嫡长子吗”

“请把擅自放弃继承权一事放弃吧!拜托了!”三条夫人连忙向武田晴信恳求道:“多少也请你为太郎的前途想一想吧!”

然而武田晴信却是直接坐起来转过身去说道:“此事己经覆水难收,至于太郎的前途就要靠八幡大神去庇佑了。”

“非常抱歉,我有话说。”这时见三条夫人说不动武田晴信八重姬便开口说道:“我认为如果您擅自放弃继承权的话,在那之前是不是有必要和今川家的寿挂尼大人以及小姐的父亲内大臣三条公赖大人商量一下呢毕竟您与小姐的婚姻可是两家盟约的产物,如果这时您失去继承权的话可就不妙了。”

“混账!此事与你无关还请退下!”被人如此无视武田晴信也是恼火起来。

“我不能走。”八重姬却是极其恭顺而又轻视说道:“我作为小姐的监护人那就相当于母亲的身份,因此不能不保护小姐的立场。”

“三条可并不是什么小姐!”武田晴信当即怒斥八重姫道:“她可是我的妻子,我的立场就应该是她的立场,你无须多嘴给我退下!”

“我八重从京都来到东国之时,为了保护小姐就己经决心把性命丢弃在京都!”

八重姬俯身一拜直视武田晴信道:“因此,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如果你不是武田家的嫡长子的话,三条家的千金小姐是不可能嫁到甲斐这个山国的。因此还请您去消放弃继承权这件事吧!”

三条夫人这时也俯身一拜说道:“拜托了!请~~~,请稍稍为太郎考虑一下,求您了!”

可是武田晴信却依旧说道:“我意己决!”

“那么,我就只能以死相谏主公了。”八重姬缓缓拿出随身的小刀用衣袖一包便准备切腹。

“住手!”武田晴信一边阻止想要切腹的八重姬一边质问三条夫人:“为什么不阻止她!”

但是三条夫人却缓缓说道:“八重想以死来劝谏主公,我无法扼杀她的心意。

”什么!你的神智还算清醒吗”

“那么~~~,那么~~~”三条夫人当即充满期望的说道:“那么请您收回放弃继承权一事。”

“父亲是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改变心意的,因此不要去做无谓之事。”武田晴信见三条夫人已经有些疯狂便一把拉住八重姬说道:“你的眼神中并无慈爱存在而是充满了杀人的目光,在五年前你杀过一个女孩吧!一个叫越子的女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