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科一族屋敷。

“我对信虎主公充满了怨恨之心!”刚一进入屋敷之内仓科一族的首领仓科左卫门便向武田晴信大声抱怨起来。

“这几年来,甲斐国庄稼欠收洪涝天灾不断并且到处都有瘟疫发生,我们仓科族每天都只能吃野维生。不仅如此,接二连三的战争也让我们失去了大量的劳动力,田地也大都荒芜起来。甚至如今已经开始有人逃往深山躲避兵役,并且不仅是百姓就连豪族之中也有人出逃去别国投靠亲族。

这些都是甲斐守护武田信虎的恶行所致,然而守护的职责难道不是保护领民平安无事吗”

“实在荒谬!”武田晴信立即反问仓科左卫门道:“甲斐的平安难道不是通过战争才得到的吗这个世道不是攻打别人就是被别人攻打,难道你们想不反抗坐等国家的灭亡吗”

“国家不会灭亡!但是武田信虎大人却正在毁掉这个国家!”

“可恶,我听不下去了!”父亲受辱武田晴信气恼之下拔刀就要反击。

“少主!”今井兵部和镰田左卫见状连忙劝阻,而仓科一族也纷纷起身防备。

仓科左卫门却是平淡的问道:“你想要杀我吗你不能向你父亲那样残暴不仁。”被威胁的仓科左卫门反而开始劝说起武田晴信来。

“虽说不合你的心意,但从前岛一门开始他杀了多少人你是清楚知道的。现在武田信虎大人已经失去了领民之心,如果甲斐没有一个新的领主的话恐怕武田会很快就灭亡吧!”

“恕我无礼!”今井兵部突然也跪下请求道:“少主!请您以武田家长子的身份成为家主带我们创建一个新的国家。现在只要少主一声令下,那么以仓科大人为首的众多豪族一定会成为您的臂助。”

仓科左兵卫这时也继续说道:“我们虽然势单力薄但一定会支持您的。”

“你们是想造我父亲的反吗”面对众人殷切期盼的目光武田晴信突然反问道。

“可是这样甲斐势必就会国将不国,拜托您了。”当即便有人急切的恳求武田晴信。

“哈哈哈哈哈哈。”然而武田晴信却是忽然拍着腿大笑起来。

“在山国的深山里待久了的话目光也会变得短浅吧!你们只能看见周围的森林,但是却不知道森林的另一边有着连绵的高山。”武田晴信站起身来拿起一名农兵的武器说道:“拿着这样的短枪去谋反的话不就相当于小孩子的胡闹吗”

“谁!”正说着突然之间武田晴信察觉远方似乎有动静,猛的一下便将手中的短枪扔了出去。

“追啊!追啊!”仓科一族连忙追了出去,然而此时那名奸细却早己无影无踪。

“哈哈哈哈。”这下武田晴信又轻视的说道:“谋反首先要保守秘密,在奸细面前谈论谋反之事真是可笑之极。”

说着武田晴信便带着两名侍从扬长而去,至于他心里的想法这时还无人知晓。

“谋反要保密!小毛孩子!”武田晴信离开后仓科左卫门如是向孙女里美轻笑道。

而里美却似乎对武田晴信印象不错,她对祖父笑着感叹道:“敌人非同小可真是没法比啊!而且他长的也是一表人才,嘻嘻嘻嘻。”说着里美便极为放肆而又不会引人不快的大笑起来。

“混账!”仓科左卫门见孙女没有规矩顿时斥责起来。“你这样还算是个女孩子吗看你那样最起要坐的像个女孩子吧!”

“嗯~~~”里美和祖父闹惯了倒也不害怕反而近前问道:“你被少主驳倒了一定很气恼吧!呵呵呵呵。”

“怎么看都不像个女孩子”见孙女这样仓科左卫门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便走。

“爷爷!”里美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拦住了要走的仓科左卫门。

“什么事”

“我~~~,我想到少主身边做事怎么样”里美急切的向祖父喊道。

“啊”仓科左卫门一下子便愣住了。里美却是忽然有些羞怯的再次说道:“我想到踯躅崎馆的武田晴信少主身边去。”

“啊!哈哈哈哈~~~,咳咳咳~~~。”这下子仓科左卫门听明白了顿时笑得咳嗽起来。

“有这么可笑吗!”祖父的嘲笑一下子便让里美羞恼起来。

仓科左卫门却是笑着反问她:“难道你要去踯躅崎馆看大门吗哈哈哈哈。”笑着仓科左卫门便走了,只留里美一个人暗自生闷气。

另一边,武田晴信等人在回城途中恰好发现之前的可疑之人,然而几人却都又装作不知。

走到半路武田晴信的一名侍从才请示道:“少主,刚才那个男人就是院子里的那个奸细,现在怎么办。”

“没关系,勘三郎。”武田晴信一边骑马赶路一边说道:“他应该会告诉他的主人甲斐还没有发生谋反。与此相比更重要的是像仓科这样有谋反之心的豪族其他地方或许还有,你要全面彻查此事。”看来武田晴信对仓科家也并不像他表现的那般不在意。

第二日,武田信虎在踯躅崎馆之中举办了一次弓箭比赛。

辅助役坂垣信方和重臣甘利虎泰作为评判,参加比赛的则有长男晴信、次男信繁和三男信廉。

与武田信虎别的子女不同,这三人可都是大井夫人所出的同胞兄弟向来亲密。然而不知是真的对武田晴信有所不满还是为了激励于他,近来武田信虎越来越宠信次子信繁似有更换继承人之意。

此番三男信廉是第一个射箭的,不过他毕竟元服不久气力不足弓箭不出意料的射偏了。

武田信虎当即便安慰他道:“不要在意,靶太小了。”似乎武田信虎只对长子一人心存偏见。

接着次男武田信繁也开始拉弓射箭,“嗖”的一下便正中靶心。“好啊,干的不错啊!”武田信虎顿时心中大喜称赞次子道:“只有内心正直之人才可以射中靶心!”之后便轮到长兄晴信上场了,然而他的心中却被仓科一族谋反之事占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