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武田晴信之遵从父亲武田信虎之命率领数百骑前往与北条接壤的笼坂之地打探消息。

当夜在野外独自一人休息之时,武田晴信突然没来由的思念起越子。于是当队伍途经越子所在的寺庙之时,压抑不住思念之情的武田晴信暂时告别同伴去探望越子。

然而当武田晴信心急火燎的赶到寺庙的时候,庙里的主持却告诉他越子己经不幸去世。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武田晴信不敢相信的问道,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呢

“越子她几个人在后山”

主持吞吞吐吐的回答着,武田晴信一把松开主持便往越子的住处赶去。只见越子面色发白满身血迹躺在床铺之上,胸口处有一明显刀伤,显然她是被人用利器刺死的。

“越子!”武田晴信痛苦的悲嚎着,同时将自己内心柔情的一面深深的埋葬。

五年后,武田晴信又一次来到安葬越子的百年老树之下,那是他们相会的地方想必越子也会喜欢那里吧!

“越子!”早己脱去一身稚气的武田晴信望着越子的墓碑许诺道:“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回到川中岛的,不过在那天之前还请耐心地等着我。”

说罢武田晴信便骑马而去,在夺得川中岛之前他要将越子暂时封存在记忆之中。

踯躅崎馆。

越子死后的五年来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武田晴信终于和三条夫人有了共同的子嗣长男太郎义信。而他的姐姐於丰也依约嫁到了今川家,之后甲斐和骏河终于迎来了长久的和平。

然而父亲武田信虎也从此开始疯狂的进攻北信浓但却次次都无功而返,武田信虎也由此越加消沉和残暴终日饮酒度日。

这日,武田太郎义信在母亲三条夫人的陪同下去拜见祖父。

此时武田信虎依旧如往一般苦闷的饮酒,太郎一见到祖父便兴冲冲的扑了上去。

“别让他过来!”武田信虎却是突然大声的连声喊道:“别让他过来。”

“请您原谅。”三条夫人见状连忙拦住儿子太郎。

“没~~~,没关系。”武田信虎痛苦的将双手放在鼻子边说道:“我~~~,闻到了鲜血的味道。不要让小孩子靠近我!”

武田信虎痛苦的一边饮酒一边赶走了三条夫人母子,或许在他心中对自己的残暴也是深恶痛觉的吧!然而有时候武田信虎却又不得不那么做,这或许便是他日后悲惨命运的根源吧!

另一边,武田晴信回城途中突然发现一可疑身影骑着快马向前方赶去。

“驾~~~”武田晴信末做迟疑便同样拍马追上了上去,若是敌国的探子可就麻烦了。

然而当武田晴信追至丛林深处之时却突然出现一群农兵将他团团围住,一看便知是甲斐当地的豪族。

“什么人”武田晴信的一名随从当即大声质问。

“我是仓科三郎左卫门!”这时一位明显是首领打扮的老人在一名少女的搀扶下走上前来。

“束手就擒,你们是逃不掉的。”

就在武田晴信陷入末知的命运之时,武田的家臣们也在为甲斐的命运担心。这几年来武田信虎穷兵黩武变得更加残暴,甲斐上下都酝酿着一股不满的情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发出来毁掉武田家。

“如果主公再这样下去的话不说豪族领民也会反对他的。”众家臣的密会刚一开始重臣之一的甘利虎泰便颇为担扰的向众人说道。

“既使对主公来说来说打仗也打累了吧!”这时另一名重臣原虎胤也接过话头道:“如果他再不听劝告的话我们也不能再继续说什么了!”

“不管怎样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身为少主辅助役的坂垣信方突然站出来说道:“这样下去的话甲斐的力量就会消耗殆尽,不说本就是仇敌的相模和北信恐怕就是作为姻亲的骏河也会攻打我们的!必须要做些什么了,甲斐是大家的甲斐。”

这时武田晴信也在不知明豪族的押解之下前往末知的某地,他不知道的是他将要迎来人生最为重要的转折。

“难道本家的统治已经引发了领民如此多的不满吗”不甘接受命运的武田晴信在押解之中突然暴起想要脱逃。

然而这又怎么可能,很快他便又被这群豪族农兵们团团围住。

“哈哈哈哈哈哈。”熟料作为这群豪族首领的仓科左卫门不但又怒反而大笑说道:“不愧是武田家的少主,勇气可嘉令人佩服。有决战到最后一刻的决心,这很好。”

“退下!”看到武田晴信完成考验仓科左卫门便斤退了包围他的农兵。

“我仓科三郎左卫门带你去我的领地,有胆子的便跟上来!”说着仓科左卫门便当先一步走了。

“我去看看!”武田晴信收起太刀也立马跟了上去,几名随从无法也连忙追了上去。

豪族仓科聚居之地。

“这是我的孙女里美!”到了本族聚居地后仓科左卫门向武田晴信一一介绍道:“此外还有还有我们仓科一族的青壮共四十三人,我们一直在此恭候少主的到来。请随我来。”

这是何意武田晴信正自疑惑之间远方却突然有两名武士打扮的男子冲了过来。

“好久不见了,少主!”

“我们一直在此地恭候着您。”

“啊~~~,今井兵部!还有镰田十郎左卫门!你们都还好吧”武田晴信认出他们二人是之前出奔的家臣顿时又惊又喜。

“哈哈。”今井兵部和镰田左卫门见少主竟然还记得自己连忙下拜感动不己。

“其他的奉行众也在此处吗”武田晴信上前一把扶起两人有些期盼的问道。好战的父亲己经让甲斐没了治理之才,如果能找回这些人的话可就太好了!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

“没有!此处只有我们两人,其他的奉行众都己经逃往别国了!”两人有些无耐的回道。

“这样啊!”武田晴信无奈的点了点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