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斐山间的一条小道之上,此时武田晴信出城的半道上恰好碰到了出寺采药的越子。

两人一下俱都有些愣住了却又都不约而同的装作不见彼此相背而去,然而二人刚远上几分武田晴信便忍不住回过头来和越子紧紧相拥,这相思之苦他是不愿再承受了。

踯躅崎馆,武田晴信刚一回城便急忙赶去父亲武田信虎的居所,然而这时此处却只有大井夫人一人。

“你怎么来了!”大井夫人一见武田晴信便颇有些着急的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没有你父亲的允许你是不能来这里的,趁他没看见你先出去吧!”

“我知道但是我有话要说。”

“那就去外屋吧!”大井夫人实在想不出长子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非说不可。

“是越子的事情。”

“越子!”大井夫人心里一突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难道你是指收留在庙里的那个女孩吗”

“是!”武田晴信颇为激动的说道:“方才我碰见她了。”

“你不是答应我一辈子都不在见她了吗”大井夫人顿时有些急了,三条家的小姐刚嫁过来这时若是有了什么差池可就不妙了。

“我就是来说这件事情的!”与越子长久的分离己经让武田晴信不愿再忍受这种相思之苦了。

“我违反了与母亲的约定和越子见面但我今后也会继续违反,我晴信从今日起不愿再过虚伪的日子了。”武田晴信如是说道。

“那个约定可并不只是和母亲我的约定啊!”大井夫人见武田晴信似乎心意一定连忙警告他道:“那也是你父亲和你约定,你如今要违背这个约定吗”

“是的,我不能放弃越子。”武田晴信表现的十分坚决。

“我不是在问你这个!”大井夫人再次警告儿子道:“毁约是武士的耻辱,你要如何向你父亲解释呢”

“我不解释!”

“什么!我决不允许这么做!”大井夫人顿时急了,如果武田晴信这样做的话可就前途尽毁了。

然而

“不允许,我也会这么做!”武田晴信这样回应大井夫人。

大井夫人顿时便伤起心来叹口气对他说道:“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不知道你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不可能不知道!”武田晴信一下子站了起来喊道:“我说的全部是正义!我不可能再虚伪的活下去了。”说完武田晴信便生气的跑出去了。

大井夫人望着儿子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父母和子女所珍重的东西毕竟不一样。城门处武田晴信骑着快马便离开了,辅助役坂垣信方望着他的身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另一边,想通了的三条夫人终于首次拜见武田信虎。

“如何还喜欢甲斐吗”比起长子晴信武田信虎似乎更喜欢三条夫人这个儿媳,这不光是因为三条夫人出身高贵更因为她是自己亲手指给长子的妻子人选。

“喜欢。”

“哈哈哈哈。”武田信虎更高兴的说道:“我们的甲斐虽然没有大海但有大山,日本第一的富士山就在我们甲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