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大人!父亲大人!”

很快前岛一族男女老幼十几口便都被押解上来,其中前岛昌明尚末元服的嫡子健太郎更是当场大哭起来。

武田信虎随即便指着前岛一族威胁前岛昌明。“到底是说出窝残福岛残岛的地方还是让全家陪葬,快做决定吧!说的话我立马就放了你。”

“父亲,父亲。”这时前岛昌明的嫡子前岛幼太郎也再次呼唤起父亲来。

前岛昌明顿时心如刀绞但还是朝他喊道:“健太郎,不要害怕。你是前岛家的长子,不要让前岛家蒙羞。”

“唔唔~~~”这时前岛昌明的妻子前岛杏连忙用手捂住了长子的嘴吧。

“大家听好了。”前岛昌明此刻也挣扎着站起来喊道:“我前岛一门生在甲斐长在甲斐,今日虽然死在此处但也是为义理而死虽死无憾!”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旁观的武田晴信更是直接站起身来,如生舍生取义之人他还是第一次碰见!

而这时前岛昌明也转而对武田信虎破口大骂道:“武田信虎,你会坠入地狱的。”

“可恶!一个不留全给我杀了。”恼怒之下武田当即决定处决前岛族便恼火的离去了,武田晴信有信要追上去但却突然感到无能为为。

然而这件事情却并末因此结束,因为武田信虎的残暴之后不久很多家臣都因此弃国出奔离开了武田家。但是尽管如此武田信虎却仍旧无一丝悔意,而这时三条家送亲的队伍也慢慢靠近甲斐。

在山城通往甲斐的一条小路上,此时三条家送亲的队伍正在缓缓赶向甲斐。

然而陪同小姐一同出嫁的乳母八重姬却隐隐有些扰虑,自家的小姐对于这桩婚事可并不太满意啊!

不过这也难怪!虽然如今公家己经落魄了数百年但出身清华之家又是太政大臣家的女儿,三条家的小姐自然不甘心离开繁华的京城来到贫穷的甲斐。更何况她嫁的并非是公卿还是一位武家之子,如此自然是有些不甘心了,因而这位三条家的小姐已经一整日末出小轿了。

于是在歇脚之处八重姬担忧之下便极力劝她出轿。“来,下轿子吧,这儿已经可以望见甲斐国了。请快出来让我看看,您一整天都不出轿的话八重会很担心的。”

可是即便如此轿内却并无回应,于是八重姫便又望向甲斐说道:“啊!好美啊!快下来看看,这儿可以看见富士山啊!多么俊逸的名山啊!那就是甲斐了。”

然而小轿内却依旧没有回应,但是透过竹帘可以隐隐看到这位小姐此时正双含泪的望向甲斐的群。

另一边,踯躅崎馆,武田家上下却正为这位公家小姐的到来而忙碌准备着。

为了迎娶三条家的小姐武田信虎特地模仿京都样子新建了一处居处,无论是屏风、插花还是别的都透露着一股京都的气息。

武田信虎一边参观四周边向随行的大井夫人介绍各处,言语之中不无得意之意。

“此处虽然是急忙建起来的,但是看着还不错。”

“是的,确实很漂亮。”大井夫人知道丈夫的心意也连忙称赞起来。

这下一武田信虎更得意了。“现在的也是战火不断,从兵荒马乱之地嫁来的三条家的小姐看到此处也会很高兴的吗”

“三条家的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大井夫人却是突然有些扰虑的说道:“甲斐和京都大不相同,如果她可以适应甲斐的生活就好了。这可是很贵的,如果她还不满意的话就有些难办了!”

“生个小孩就好了!”武田晴信如此轻描淡写的说着。

转而他又有些嘲讽的对大井夫人说道:“啍~~~,不过说来真是讽刺啊!你生晴信的时候你的父亲竟然联合今川来攻打我,现在今川还不是要帮晴信找媳妇吗”

大井夫人笑道:“晴信是个幸福的男人嘛!”

“混账!幸福就是男人的敌人。”武田信虎突然地生起气来。“晴信之所以缺乏胆量就是因为继承了你父亲的血统的关系!”

大井夫人望着丈夫无耐的叹了口气。

武田晴信即将成婚的消息彼此爱恋的越子和武田晴信自然也是知道的,但面对这不可逆转的命运他们也只能无耐的分隔两地双双无言。

几日后的某个夜晚,三条小姐和武田晴信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新娘方是由太原崇孚和三条公赖家的代表出席,新郎方则是由辅助役坂垣信方作为代表,但无论是武田晴信还是己经变成三条夫人的新娘两人脸上都并无高兴的神彩。

当夜,武田晴信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三条夫人躲在屋角一动不动,这种情况竟一直持续了半月之久。

两人成婚之后每日一大早武田晴信便骑快马出城独留三条夫人在住处,而这也引起了八重姬的怀疑和担心。

“再这样下去的话会忧伤成疾的。”八重姬亲自端着食物劝三条夫人道:“快,快吃点吧!”

然而三条夫人却突然说道:“我想回京城了。”

“住口!”作为乳母八重姫忽然斥责起三条夫人来。“这种没有脑子的话今后不要再说了,这甲斐国不就是你的京城了吗”

可是三条夫人还是一句话也不说,于是八重姬便屏退左右悄声说道:“从今往后便是大名的世界了,世人不都是这样认为的吗幕府的将军己经没有实力了,如今也只是生活在天子身边的寄生虫而已,不要再寄希望于他了。”

见三条夫人不反对八重姬又转而说道:“如果你还想再回到京城的话,那就请赶早努力吧!幸亏晴信少主比你的年纪小又是一个不懂世事的土包子,你到时既使随心所欲的掌控他又能怎样呢

这样的话这武田家族就是你的东西了,然后当你的儿子继承武田家的时候你不就可以回到京城了吗甚至可以让他夺取天下!从你小时候我便一直在照顾着你,因此请相信我八重吧!”

于是三条夫被说服了终于开始吃起饭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