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对于这桩婚事十分满意的武田信虎顿时变得恼火起来。

“难道你对这件婚事还有什么满意的吗给我高兴点!”武田信虎用折扇指着武田晴信质问道。

一旁的大井夫人见丈夫斥责儿子也连忙劝道:“晴信,你在胡说什么!还快谢过你的父亲,这可是和京都名门三条家的联姻啊!”

武田晴信不愿让母亲为难只得无奈地选择了屈服。“多谢父亲大人的安排了,与三条家的婚事我很感激。”

“哼~~~”然而武田信虎这时却有些不依不饶起来。

“对于这件婚事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尽管提前说清楚,免得到时让本家失礼于三条家。”

“他没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啊!对吧,晴信。”大井夫人继续尽力弥合丈夫和儿子的关系。

“是的。”武田晴信对于母亲期盼连忙顺从的说道。

可是武田信虎这次却似乎铁了心要折服自己的儿子。“你在说谎!你的眼睛己经说明了一切,你想违背我的命令是吧!”

“并非如此!”面对父亲的刁难武田晴信连忙否认道:“请相信我,我真的是心甘情愿地接受这场婚事。”

“是吧!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呢晴信光明磊落,他可是从来都不说谎的。”大井夫人又一次开口帮儿子说情。

“是这样吗”武田信虎用目光逼视着武田晴信说道:“我想知道你的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真的没说谎吗”

“是的,没有。”

“你怀疑过头了!”大井夫人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丈夫说道:“晴信和你绝对是一条心的。”

“如果和我是一条心的话那就我的快乐当成自己的快乐,我的心愿当作自己的心愿!是这样吗晴信。”

“是的。”

“好~~~”武田信虎一拍折扇向武田晴信吩咐道:“那么我命令你,在三条家的小姐从京城下嫁到本家之前,把庙里的那个女孩赶回到海野口城附近去。这是我的心愿,你可以实现吗”

“你说庙里的女孩”一旁的大井夫人心中有了一丝好奇。

“闭嘴!”武田信虎却是对妻子的接连插嘴有些不耐烦了,他气恼的制止了她的问话转而斥责儿子道:“你给我听好了,这次和三条家的婚礼可并非只是一场单纯的婚礼郡简单。它更是武田和今川两家之间和睦的重要象征不能有半点的疏乎,对三条家的小姐不敬就是对两家和约的不敬。因此尽快赶走庙里的那个女孩子吧!”

“我有话说!”

为了越子武田晴信终于忍不住开口反驳父亲。“我和那个住在庙里的女孩之间没有做过半点有违礼数的事。她从小便被父母卖掉,被人收买,她是在海之口的战场上被我遇到的。因为误伤了她,我只是为了治好她的伤才把她带到庙里的。因此她不会对这次的婚礼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别找理由!你只要赶走她就好了。”

“可是她没地方可去啊!”武田晴信不由得为越子辩解。

“混账!你不是说的愿望就是你自己的愿望吗”

“父亲大人的愿望的确就是我的愿望然而那个女孩她没有过错,因此请放过她吧!”

“你!”武田信虎突然暴怒的站起来指着武田晴信让他选择道:“你是想遵从我的意志继承武田家走上大道还是说你想舍弃大道跟那种女人在一起选择小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