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

对于甘利虎泰的提请和家臣们的异样武田晴信却是勃然大怒。

先前他的长子武田晴信便是这么劝自己的如今重臣甘利虎泰竟也这么说,而其他家臣虽末多说什么但望其情形对此也大多深有同感。无论是长子控制了家臣们还是家臣了控制了长子,这对于武田信虎来说都是不可容忍之事。

想到此处武田信虎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喝斥甘利虎泰:“一味的防守是没有用的,这等于是把自己的安危放到别人的手中。再者如果甲斐随时都要面临敌人攻打的危险又如何能够积攒为量这点甘利大人难道不明白吗”

面对武田信虎的斥责甘利虎泰再次俯身说道:“这些,我甘利虎泰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但是如果本家不暂时停止征战的话领民和家臣生活困苦之下一定会发生暴乱的,甚至于归属本家的豪族之中也会有人不堪忍受而倒向今川或是北条。”

“够了!”武田信虎这下彻底被激怒了极其不顾礼仪的用折扇指着甘利虎泰骂道:“因为惧怕领民背叛而改变自己的心意,这样的领主又如何掌控自己的国家!”

说到此处武田信虎恼火之下更是直接向众人吩咐道:“你们听好了!今年夏天甲斐的耕作结束之后本家要再次攻打信浓的海尻城,现在就开始准备吧!”

作出这样的决定以后武田信虎便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评定室。

然而他没有察觉的是留在评定室的家臣们却纷纷面有不岔之色,甘利虎泰更是直接对武田家的另一名重臣坂垣信方问计起来。“坂垣大人,主公如此好战本家该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不光是主家就连我们的领地也得变的荒芜吧。”

“嗯~~~”坂垣信方思索了一番却只是平静的说道:“春天不可能直接变成冬天,出征的夏天却迟早都会来临。依照主公的性格恐怕他不会改变心意了吧!”

“你倒是挺悠闲的啊!”甘利虎泰自然是听出坂垣信方的敷衍顿时变得满起来。

“哈哈哈哈。”坂垣信方却是毫不在意一笑说道:“在下也并不很悠闲啊!只是既然主公的心意己经无法改变了那大军出征所需的军资和粮草可不会凭空多出来,这些都得在下提前预备啊。”

“那么如果本家去离间今川和北条的关系会怎么样”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场民部少辅信春也加入到了众人的商议之中。

“民部!”甘利虎泰当即便打破马场信春的幻想道:“这个时候你在想什么,今川家主今川氏辉和北条家主北条氏纲之间可是有着表亲的血脉联系,他们是不可能轻易被离间的。”

“但是一定是会有办法的。”马场信春一向以勇武著称并不以智谋见长,因而对于甘利虎泰的质问只得强自辨白。

“那么你便自己想一个好办法出来啊!”甘利虎泰如今也正在为主家之命运担忧便没有顾忌的抢白起来。

这下子情格粗烈马场信春顿时恼火起来,他急躁的拿出纸扇一边扇风一边说道:“我这不也正在想办法吗,不然我为什么像一块石头那样坐在这里。”

“民部”

甘利虎泰此时也恼火起来当即便想说些什么,然而坂垣信方见形式不对便急忙制止了两人。

“算了,算了,两位都是为本家着想又何必因此小事而置气呢”

转而坂垣信方见两人定纷止戈便又向一向被称为夜叉美浓守的原虎胤问道:“美浓大人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然而面对武田信虎这样固执的主公原虎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唇的胡须似乎都被他捻断了几根。

坂垣信方见众人都无计可施便开口安慰众人道:“此事也并非那么急切,离开战之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总会想出办法阻止主公的妄行的。”

说到这儿坂垣信方却又话音一转说道:“但是如果到时没有办法可想的话,我们也就只能按照主公的意愿去攻打信浓的。我们是跟着主公一起征战统一这甲斐的,而且甲斐已经统一,这也是我们值得骄傲的地方啊!”

原虎胤这时也颇有同感的叹道:“是啊!甲斐也是我们的甲斐。甲斐强大了我们也会强大,相应地如果甲斐灭亡的话我们恐怕也同样会灭亡的吧!”

“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坂垣信方等人叹着气结束了评定。

另一边,甲斐城外的山寺之中。

踯躅崎馆发生的这场大事间武田晴信自然是不知道的,这时候他一直在守着那么他救出来的少女。

好半晌之后这位海野口城的少女才再次醒转过来望向武田晴信,而武田晴信却因此前所末有的有了一丝慌乱之感。

“疼吗还疼吗”武田晴信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相反的那名少女却带着虚弱但镇定的语音回道:“不~~~,不疼。”

这让原本愧疚的武田晴信顿时安心不少便又连忙安抚她道:“你不用担心,这儿很安全。”

“是。”

“那~~~,你叫什么名字”少女简单的回了一个字武田晴信却颇为开心的问起了她的名字。

“越子。”

“越子”武田晴信不肯定的重复道。

“是。”少女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战国之人是最记仇也是最不记仇的,无论她之前是什么身份忘却仇恨才是更好的选择。

“那你是哪的人呢父母是武士吗”武田晴信又突然有些担扰的问道,如果她的父母是武士的话那他们之间可就有了杀父的血仇啊!

然而越子却果决的否认道:“不是,他们是农民。”

“农民吗”武田晴信看了她的衣着又有些怀疑的问道:“那么当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城中呢”

越子沉默了一会眼珠子转了转才又说道:“我是被平贺大人买来的。”

“买来的”

“是的!”这次越子没有迟疑的说道:“我是在诹访被买来的。”

“诹访你的家是在诹访吗”

“不,是在川中岛。我的家是在川中岛的善光寺附近。”越子又开口说出了另一个地方。

“川中岛吗有机会的话真想去越子的家乡看一看啊!”武田晴信颇为感慨的说道,但他此时还知道的是就在这信浓的川中岛却几乎耗尽了他半生的精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