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斐国,踯躅崎馆。

武田晴信在辅助役坂垣信方的帮助之下攻破海野口城后并没有占领此地反而是全军返回甲斐,毕竟只有300名士兵是无法守住此处的。

“少主武运兴隆!少主武道隆。”此时武田晴信攻破海野口城的消息已经大军回归前传遍了踯躅崎馆,家臣们认为主家后继有人便自发分为两列在城门处跪迎大军得胜归来。

只见这时武田晴信全身着甲一马当先从众人中间走过,而辅助役坂垣信方以及随同出战的300甲州兵紧随其后真是威风凛凛。

面对一众家臣的恭迎武田晴信也是面无得色一副沉稳之像,武田家众家臣见了更是心生感慨纷纷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家臣们的恭顺利钦佩武田晴信自然是看在眼中的,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他只用了300名士兵便攻下了父亲用8000大军都无法攻下的城池。对于家臣的认可和钦佩武田晴信自然是心中得意的,但比起这些他却更想得到另一个人的赞赏和认可,因而下马之后武田晴信便带着辅助役坂垣信方一同往父亲信虎的居室赶去。

“太郎,此番辛苦了!”武田晴信走过游廊之时自己的母亲大井之方也带着本家的女眷以及他的弟妹恭迎他得胜归来,母亲大井之方更是满怀辛慰地望着长子武田太郎晴信。

见到母亲武田晴信也愣了一下但略做停留点头示意之后他便继续往父亲信虎的居处赶去,如今他已经等不及要展示自己的功绩了。

武田信虎居室的庭院中。

当武田晴信略带得意的向武田信虎禀报自己的功绩时,武田信虎却是突然“啪”的一声扇了他一耳光,而武田晴信猝不及防之下竟被武田信虎的这一耳光当即扇倒在地。

“混账!谁让你回来的既然攻下了城池就应该占领那儿,为什么要放弃辛苦攻下的土地”

“启禀主公,少主他”一同拜见武田信虎坂垣信方见状连忙跪地要为武田晴信辨白,然话刚说了开头便被武田信虎粗暴地打断了。

“闭嘴,我没有在问你。”

转而武田信虎质问同样跪在地上的武田晴信道:“晴信!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城池被攻陷的消息派个使者来通知就行了,你们在城里防备敌军等着本家接管城池,这才是身为一名主将应该做的事情!而你却放弃辛苦攻下的城池逃了回来,你这样的胆小鬼根本就不配继承武田家。不,你连武田的家名都不配拥有!”

“什么!”

武田晴信和坂垣信方顿时一惊,本以为会得到赞赏的武田晴视更是直视着父亲说道:“我不是胆小鬼!我也没有逃回来!”

“啍~~~”武田信虎没有料到长子会顶撞自己当即怒视他道:“那么你现在为什么会在此处”

“我不是因为畏惧而退兵的,我是自己主动退兵的。”

“你说什么!你在胡说什么!”长子的回答让武田信虎顿感荒谬不己。

然而武田晴信却依旧毫不退缩的说道:“孙子日:兵贵胜,不贵久。孙子也说过长时间的战争对国家绝对是没有好处的。”

“兵贵胜,不贵久。你还真能说啊!”武田信虎一下子便恼怒起来。他自成为家主的那一刻起便为统甲斐而四处征战从末停歇,武田晴信的反驳当即便让他以为是在讽刺自己,这是一向专权的武田信虎所不能接受的。

“混账!”恼羞成怒的武田信虎指着跪在地上的长子再次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是在嘲笑你的父亲吗”

“孙子曰:兵贵胜,不贵久。”

“孙子曰:兵贵胜,不贵久。”

“孙子曰:兵贵胜,不贵久。”

面对父亲武田信虎的步步逼近武田晴信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孙子这句话并且音调是越来越高,而这一幕被四周的家臣们全都看在了眼里。

辅助役坂垣信方这时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急切的劝告武田晴信:“少主,你和主公虽是父子但更是主臣,因此说话还请注意分寸。”

然而武田晴信此时却什么也听不进去扭头转身便走,而这父子分裂的一幕恰好被所有人看在眼里。

武田晴信愤而离去之后便转而带着几名侍从骑马赶去踯躅崎馆外的一座寺庙,那名被他救助的平贺家的女人便被安置在这座寺庙休养。不知怎的心绪不佳的武田晴信十分期待与这名少女的会面,然而这位少女睁眼看了他眼却又突然闭上了眼晴。这是仇恨还是安心武田晴信双目圆睁的望着闭眼的少女。

而另一边武田晴信离去之后踯躅崎馆也并不平静,恼怒于长子竟敢违逆自己的武田信虎很快便把家臣全都召集起来。

一向以强人自居的武田信虎此时甚至颇有些委屈的向家臣们辨白道:“我自十四岁元服之日起便开始为本家四处征战,这期间失去了很多的亲人和家臣。用了24年才将这曱斐国收归武田家的手中,但是如今却仍有很多地方豪族对本家有不服从的地方,让外人觉得我们甲斐依旧处于分裂之中。

并且甲斐是一个贫穷的山国,土地贫瘠无法耕种就连矿产和特产也很稀少,天灾不断领民也不多。南方的今川和北条,北边的信浓诸强也对本家虎视耽耽时有侵攻。我们甲斐如今己经没有退路了,只有不断的战争夺取肥沃的土地才能够生存下去!这难道不是甲斐惟一的出路吗

不这样的话甲斐迟早会被今川和北条吞并,但你们其中的一些人包括我的长子晴信却为什么会认为应该停止征战”

不想话音末落作为豪族之一的甘利虎泰便马上起身说道:“在下惶恐,有事禀报。”

说着见武田信虎并不反对甘利虎泰便大着胆子说道:“我们所有的家臣如果为了甲斐既使战死也会在所不惜,但是连年的征战不光是主家包括家臣们也都损失惨重。因而请暂时休战让本家休养生息积攒力量,拜托了。”

随即甘利虎泰便是郑重一拜,而其他有感于此的家臣们也纷纷沉思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