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左卫门!我是十左卫门。”面对坂垣信方的质问草丛中之人如是回应道。

接着便又是一阵“咯吱~~~,咯吱~~~”之声后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跑了出来。“禀报坂垣大人,正如您之前推测的一般,自以为战胜的平贺家开始遗散临时收拢起来的守城士兵了。”

“那么海野口城留守的士兵还有多少”坂垣信方强忍着心中的喜悦向探子十左卫门询问道。

“平贺家主平贺源心如今只留着大约五十名士兵守卫海野口城。”

“好,辛苦了,之后会给你足够的恩赏的。”得到确切消息的坂垣信方如是对十左卫门许诺道。

“哈哈,在下告退。”十左卫门心中大喜便知趣的退下了。

“大家听好了!”坂垣信方这才把几位足轻头聚在一起吩咐道:“如今海野口城只有区区50名士兵,因而我们此次的目的不是为了夜袭海野口城而是要攻陷这座城池!”

“哈哈。”众人听说海野口城只剩50名守军也是顿时士气高昂起来,武田晴信也握紧了刀柄想要建功立业。

海野口城城门外。

此时的海野口城城门大开宛如不设防的美女,一些醉酒的士真正一边晃晃悠悠一边嘲笑着无功而返的武田家准备出城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甲斐的那帮山猴子恐怕再也不敢到这儿来找食了吧!”一名醉酒的平贺家足轻一边出门一边在同伴嘲讽武田家的失败。

然而此时另一名足轻却有些担扰的说道:“这可不一定啊!对于武田的那帮野猴子来说本家可是必须夺取之地,恐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混账!甲斐的那群山猴子怎么会是本家的对手。”熟料话刚出口原先那名足轻当即便对他大加训斥,此番平贺家以弱胜强打退甲斐一国的确是令平贺家上下都变大自大起来。

然而在这几名平贺家的足轻刚准备离开城门之时却突然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阵箭雨射向他们,几乎是一瞬之间原先这几名平贺家的足轻便马上被射杀殆尽了。

“进攻,一个不留!”

“哈哈。”

此时海野口城的城门因为平贺家的大意而门户大开,坂垣信方一击得手之后便马上下令进攻。

“杀呀!”于是300名甲州兵便在一瞬间鱼贯而入,而这次平贺家却没有之前那么好的运气了。战争中的以弱胜强永远只有在基数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实现,因而在300甲州兵对阵促不及防的50余名平贺家足轻时几乎是展开了一面倒的屠杀。

很快海野口城四处便被肆虐的甲州兵点起了大火,先前的战败的确让他们积攒了足够了怒火与屈辱。无论是海野口城屋内还是屋内,廊下还是庭院,到处都有平贺家的士卒被砍杀。

而武田晴信辅助役坂垣信方更是护卫着武田晴信直奔平贺源心的居处而去,一路上两人见人就砍很快便直达平贺源心的住处将他团团围住。

平贺源心此人三十余岁,身材矮小四肢健壮身着全副赤色胴甲,让人一望便觉得他有大将之风。

而平贺源心也确实勇武过人面对敌军的包围非旦不惧反而大声喊道:“在下平贺源心来做你的对手。”

武田晴信见状当即便要站出来应战,然而身旁的坂垣信方却是一把拉住了他。随后便有十几名甲州兵对平贺源心围攻而去,平贺源心也确实勇武将他们一一斩杀但这时他自己也身受重伤近乎油近灯枯。

这时坂垣信方才对武田晴信说道:“少主,就是现在,去建立讨取敌方大将的功绩吧!”

武田晴信虽然年轻但也并非愚直之辈双手握刀便杀了上去,而平贺源心力有不及挡了几番便被一刀斩杀。

“少主讨取敌方大将了!少主讨取敌方大将了!”当即便有专门的唱功者四处呼喊武田晴信的功绩,如此不但可以让敌方胆寒也可以增加己方的威名。

“十左卫门!”坂垣信方上前砍下平贺源心的首级准备用来证功后便喊来十左卫门对武田晴信说道:“少主,让十左卫门带着你去体验一下战争的残酷吧!”

武田晴信明白坂垣信方这是什么意思,对于初阵的武士来说没有比屠杀更能让他成长起来的。只有这样才能迅速让一个武士增长自己的勇气也能让他明白战争的残酷,于是武田晴信便在十左卫门的带领和护卫之下四处游走斩杀平贺家残兵败将。

因为有人护卫武田晴信一路上势如破竹几无一合之敌,而之后他也胆气豪生独自一人搜寻残兵。

很快武田晴信便闯进一间屋子之中但此地却无一个人影,然而天生便有大将之姿的武田晴信却总感觉背后有人在盯着自己。于是他便单手提刀在屋内四处徘徊搜寻遗漏之地,然而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咯吱。”就在这时武田晴信的身后却突然传出一阵微不可察的声响,武田晴信当即回头一望便看见一个橱柜。

“原来是在此处!”独自出战的武田晴信当即大喜慢慢靠了上去,之后他更是猛的一刀刺向挡着的橱柜门。虽然橱柜内没有什么声响但刀势却是武阻,武田晴信随即上前一把便拉开橱柜的门然而下一刻他却愣住了。

此时的橱柜之内躲的并不是一个武士而一名身穿和服的清丽少女,她此时一手捂着受伤的肩头一边用企求的眼神紧紧盯着武田晴信。而武田晴信也是一愣同样死死的盯了回去,他在考虑要不要斩杀眼前的这个“敌人”。

“救救我,救救我,可以吗”然而此时这名清丽少女却突然用虚弱和嘶哑的声音向他这个敌人求救,之后她更是支撑不住晕倒在地。

武田晴信心中属于少年独有的柔软之地被触动了,他连忙上前一把抱住这名少女大声而又急切的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哈哈。”很快便有随侍之人赶了过来救下了这名几乎影响武田晴信一生的少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