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休怕,我坂垣信方来也。”

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坂垣信方终于赶到一把拉住了马缰绳,堪堪将即将撞上箭雨的武田晴信救了下来。

好半响武田晴信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却瞬间冒出一身冷汗,原来扎在地上最近的弓箭离自己竟只有一步之遥。

“此番多谢坂坦大人了,方才这马惊了竟怎么也控制不住。”武田晴信拉好马缰之后才松了口气向赶来营救的坂垣信方道谢,作为他的辅助役他们二人的关系可并非一般主从关系可比。

“哪里!哪里!”坂垣正要自谦几句却被远方传来的冲杀声惊醒,原来平贺军几百枪兵正向己方冲杀过来。

“结阵,快结阵。”坂垣信方当即大恐连忙安排身边的骑兵结阵保护少主,很快武田方的几百骑兵便全数下马持弓结成圆阵护卫武田武田晴信。

这时追击武田晴信的数百平贺枪兵也追赶上来,然而在武田方一阵猛烈弓射之后也只得无奈让武田晴信从容退去。

海之口武田家本阵。

此刻的武田信虎己经得知了长子惊马的消息但却一点也不担心,这其中固然是有身为武士天生必须冷漠的缘故,但更多的却是武田信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妒忌起自己的长子晴信来。

身为家主的敏感让武田信虎很容易便察觉到似乎比起自己家臣们更喜欢长子晴信,这是权力欲极强的武田信虎所不能忍受的。因而随着年纪日长他越来越厌恶武田晴信,这是一种成年的老虎面对即将成年的幼虎挑衅时天生的本能反应。

“禀报主公,少主己经安然无恙的返回了。”这时负责传递消息的足轻终于送来了武田晴信安然无恙的消息。

“知道了!”然而武田信虎却并末显很多么高兴的说道:“去,传话给晴信。就算是初次上阵,就算是武田家的长子,如果胡乱破坏军阵阵型的话那也是要被斩首的。另外,告诉晴信那家伙让他马上到本阵来见我。”

“哈哈。”传令兵错锷一下便离开了。

一刻钟后,劫后余生的武田猜信在辅助役坂垣信万的陪同下赶到武田本阵。

“晴信(坂垣信方)拜见主公。”

“真是一个胆小鬼!”然而武田信虎痛骂了武田晴信一声拿起马鞭便要抽打他。

“混账!身为武田家的长子怎能如此胆小连战马的控制不住,既使是我的儿子破坏军阵的罪责也不可饶恕。”

武田信虎一边斥责着一边用马鞭抽打武田晴信,然而武田晴信却似乎己经习惯一般闷不作声,但这无疑却让武田信虎更加恼怒。

“主公,主公请息怒。”这时身为武田晴信监护的坂垣信方看不下去了连忙起身劝阻。“启禀主公,此番少主毕竟还是初阵,如果有什么差错的话在下身为他的监护愿意一力承担。”

“混账!”对于重臣坂垣信方的请求武田信虎是无法无视的,怒喝一声便将马鞭在地上。

“明日便撤军吧!如果带着这样一个胆小鬼的话本家是打不了胜仗的。”最终武田信虎留下这么一句话便气冲冲的走了,他把撤军的理由归结到了长子的胆怯之上。

甲斐源氏武田家是作为新罗三郎义光嫡系血脉的武家名门,因而如果身为长子的武田晴信如果在初阵之时无法建立功勋的话就必然失去继承人的身份,显然这是己经对长子极其不满的武田信虎对他的惩罚。武田晴信和坂垣信方自然也是明白这点的但都无可奈何,然而武田晴信虽然沉默不语眼中却有坚毅闪过。

第二日,武田信虎率领8000甲州兵准备返回甲斐,这时身为武田晴信辅助役的坂坦信方却快马从后方追了上来。

“主公大人。”

“嗯~~~”武田信虎有些好奇的回过头来。

“在下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坂垣信方恩索一番连忙说道:“在下想和少主一同率领300名士兵返回海野口城再次潜入去攻打平贺家。此番乃是少主第一次随军出征而本家又有首战必胜的传统,如果就这样回去的话那对少主的威名可是大为损伤啊!”

“呵呵~~~”不料武田信虎却是冷笑一声果决的说道:“如果是晴信的话那就不用放在心上,他的名声既使有损也没关系。”

“然则。”坂垣信方连忙劝阻道:“武田家的长子第一次出征无法获得功绩的话是会成为世人的笑柄的,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武田信虎不耐的打断了想要劝阻他的坂垣信方。“晴信那个胆小鬼,他怎么有胆子愿意征战呢”

“那么就请身为少主监护的我坂垣的面子上允许这次出征吧!如果失败的话在下愿意承担一切罪责。”坂垣信方又一次郑重的请求出征。

“去也可以。”重臣的面子武田信虎是不能不给的但却极为嘲讽的说道:“你就带着那个胆小鬼去好好欣赏一下夜晚的月光吧,既使什么也没做也没关系。”

显然武田信虎并不认为长子晴信此次会有什么作为,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坂垣信方为了让长子的初阵不那么丢脸的掩饰而已。

当夜,海野口外一外乌云遮月之地。

此时坂垣信方和武田晴信正率领着300甲州兵埋伏在此处准备去突袭海野口城,然而身为名义上的主将的武田晴信却显得有些慌张,毕竟这是父亲倾尽甲州之兵也无法攻下的城池。

旁边的坂垣信方察觉到这点当即鼓励他道:“我们今晚来偷袭海野口城不是为了送死而是为了建立功业,因此不要恐惧发现眼前之敌就毫不犹豫地砍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有杀死敌人才可以活着建立功业。”

“哈哈。”武田晴信马上坚定的点点头表明自己己经有了征战的觉悟。

这时坂垣信方回过来补充道:“如果死了的话就无法建立功业了。”

“咯吱~~~,咯吱~~~”突然远方却传来一阵声响。

“谁!”众人当即大为警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