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斐,这是一个位于众山环绕之间的山国。土地贪瘠因而民风彪悍好勇斗狠,本代国主武田信虎更是四处征伐以残暴闻名于诸国大名之耳。然而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以残暴著称的父亲,却有一个奉行仁义之道的少主和儿子。

天文五年,1536年,早春。

16岁的武田晴信第一次随父出征,这是他的初战也是扬名之战,然而正是此战让他和父亲信虎彻底决裂。

信浓国,海之口。

这年春天,为了夺取信浓国肥沃的土地甲州守护武田信虎率领长子武田晴信以及重臣坂垣信方、饭富虎昌、原昌俊等出击信浓国海之口。这己经是自武田信虎平定甲斐之后不知道第几次入侵信浓了,然而几乎每次武田家都是无功而返并且死伤惨重,因而甲斐国不论是长久得不到恩赏的武士还是低贱的平民都渐渐对这位家主心存不满。

武士的忠诚是需要用恩赏来维系的而平民的忠心则永远属于强者,一次又一次的战败让武田信虎在甲斐国的统治渐渐危险起来。于是为收拢人心天文五年的春天武田信虎决定再次出击信浓,毕竟在这个下克上的时代一个无法建立功业的家主随时都可能被不满的家臣下克上了。

此次武田信虎想要攻取的海野口城乃是连接信浓和甲斐两国的要地,可以说武田家如果要入主信浓就必须夺取作为信浓门户之地的海野口城。

然而统野口城的却也并非泛泛之辈乃是信浓名门大井一族的分支平贺家,在得知武田信虎入侵的消息之后当代家主平贺源心当即收拢3000信浓兵抵御甲斐的8000甲州兵。虽然两家兵为相差悬殊但海野口城却是易守难攻之地,而武田信虎的8000甲州兵也是集举国之力拼凑起来的反倒不如平贺一方的3000信浓兵战力高,因而武田、平贺两家在海之口僵持一个月后仍然难分胜负。

一月后,面对久攻不下的海野口城甲州一方人心各异,而且早春渐过甲斐也慢慢到了需要耕作的时节。这时候的士兵基本都是战则为兵入则为民的模式,因而作为总大将的武田信虎明白这次自己己经输了,否则一向缺粮的甲斐如果错过农耕就无异于天倾了。

然而虽然可以确信已方可以安然撤军的武田信虎却迟迟不愿撤军,领民和家臣不会去想他为什么会撤军而只会把这当作他的另一次失败。于是当所有的人都明白该撤军的时候却没一个人敢说撤军,这是家主的悲哀也是领民和家臣的悲哀。

这一日,海之口。

武田和平贺两军在各自的本阵隔空对峙,但这己经多日来的常规对阵了因而每个人都显得气定神闲。然而在武田军阵一方却有一人急的满头大汗甚至有些浑身发颤,他并非无名之辈而是第一次出阵的武田家长子武田晴信,可想而知这对武田一方的士气有多大的打击了。

于是眼见得少主如此不堪四周之人虽知他是初阵却也难免心生不满,但普代重臣之一的坂垣信方却与众人所想有些不同。

本家的这位少主与其残暴的父亲不同实在太过仁善了,但恐怕也正是因此才会让主公一直不喜欢这个儿子吧。几日前因战事不顺而恼怒的主公更是牵怒这位少主将其打的半死,万幸天佑武田家少主总算活了下来,但可惜受此惊吓的少主却比以往更加胆怯甚至有些疯颠。这样的末来家主还能够带领武田家存续下去吗坂垣信方心中常常有这样的忧虑。

不过此时见武田晴信如此惊慌,作为本次少主辅助役的坂垣信方还是骑上前悄声说道:“少主,镇定点。主公和家臣们都看呢,如果这时候出了什么差错的话可就不妙了。”

不料这话不说则矣说了之后竟让原本就惊慌的武田晴信更加惊慌了,他胯下的战马更是仿佛受了刺激几乎不受控制一般。武田晴信这时候也确实很害怕,原本平静的生活一下子变得腥风血雨起来是谁也受不了的。虽然作为初次出阵的武田家少主他是不用出战的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待在本阵就行,但那两军交战之际双方士兵四飞的血液和肢体还是让他胆颤不己。

而在两军之际的酷烈氛围之下武田晴信的战马更是难以控制,第一次骑马作战的武田晴信只得死死拉住跳动的马缰才堪堪安抚住了受惊的战马。然而此时听了坂垣信方的劝告武田晴信略一分神却是坏了事,受惊的战马挣脱他的控制如流星一般带着他往平贺一方的军阵飞奔而去。

“少主!少主!”

坂垣信方见状却是大急连忙也拍马追了上去,如果本家的少主死在此处的话那武田家可就颜面尽快了。

万幸的是甲州军并不缺骑兵,在家中重臣坂垣信方的带领之下当即有数百骑跟随在他身后一同追上去护卫武田晴信。

“啊~~~,啊~~~。”

此时胯马飞奔向平贺军阵的武田晴信却是心中大恐,作为武田家的少主如果落入敌军手中自己的父亲信虎一定会对自己见死不救的吧!

于是惊恐的武田晴信拼死的想用手拉住缰绳想让战马回头但却怎么也没有用,然而尚且年幼缺乏力量的他既使双手磨破了胯下战马仍旧向着平贺的方向飞奔而去。

“放前,放箭。可恶!武田家一介小儿竟敢率众攻打本家军阵真是狂妄至极,今番本殿一定要让他有来无回。快放箭!”

武田晴信此时的无奈平贺一方的总大将平贺源心自然是不知晓的,他见武田晴信一马当先身后更是跟着几百骑向自家本阵冲来顿时觉得受了轻视当即下令放箭攻击。

“嗖~~~,嗖~~~,嗖~~~。”

家主命令之下很快便有数百弓兵跑到阵前齐齐向武田晴信跑来的方向拉弓射箭,漫天箭雨瞬间便向不受控制弄来的武田晴信呼啸而去。

“这下完了。”眼见得自己就要撞上呼啸而来的弓箭,武田晴信惊恐之下不由猛拉缰绳双目紧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