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明见本心

“牛哥,你,你不会,杀了灵禽吧!”

杨霄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看着里面的半只发黑的烧鸡,虽说眼下饿了一天,但还是不敢下口。

牛有德有些心虚的笑了,打了个哈哈,“乱说,咋可能呢?你看,你牛哥像是那种看上去会偷鸡摸狗的人么?”

“像!”少年的回答很果断。

中年大叔被噎了一下,随即说道,“像,那也只是像,不代表是,好么。行了,赶紧吃吧,一天就一顿饭,你要不吃,牛哥可吃了。”说罢,还伸手来抢食盒。

“算了,死就死吧。”

杨霄没让他得逞,只是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门规,好像也没有这一条吧。

这青玄剑门,也没说不能杀生呀。他们又不是和尚,吃点肉怎么了。

只能这么安慰一下自己,杨霄将烤的半生不熟的烤鸡吃了个干净。

之后,两人自然把羽毛和鸡骨头这样的证据,处理得干干净净了。

第二天,杨霄又去挑水了。牛有德自然继续赖床,全然当这几天是在度假山庄放假了,没有一丝着急,因为他压根没记住,三天没有完成任务会咋样。

两人这也算心照不宣的明确分工了。一个人挑水,另一个人找吃的。

等到晚上回来,杨霄还是没有挑一点水,又在苦井旁坐了一天。牛有德丝毫没有关心过挑水这个问题,再次拿出烤鸡。

这回,给杨霄整整留了一只。他今天多抓了一只,自己吃了两只,第三只实在吃不下了。

……

就在杨霄两人所在的杂役茅房西南的山头,负责灵禽管理饲养的一名灰衣道人眉头微皱,有着多年灵禽饲养的道人点了点数,不对,数量对不上。

五色鸾少了好几只!

之前也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有时候灵禽白天到处疯,疯远了第二天也会回来。可是现在,足足五只五色鸾,不见了。

灰衣道人的心里有些沉重。

他不过是一名杂役,入门的年头也有十几年了,也没能成为外门弟子,修行的资格都没有。

堪堪在第三天快结束时,才通过入门试炼,留了下来,没有被逐出山门,从此负责灵禽饲养。

这一下子丢了五只五色鸾,他的脸色都微微发白。

责任重大,他负不起这个责任!

上报给执事大人么?不行,由外门弟子担任的执事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们,只会追究他的责任,将他往死里整。

灰衣道人脸上有些阴晴不定,随后,一挥衣袖,决定还是再等等,看看情况再说。

说不定,那五只五色鸾只是飞远了。这里是青玄洞天,仙家修道的洞天福地,几百年了都这么波澜不惊的过来了,这鸾鸟还能丢了?还能被人偷了?别逗了。

灰衣道人不知道,他的灵禽真的被偷了。

第三天下午,杨霄再次坐在了苦井旁。这一次,他知道,他必须要做出选择了。

不挑水,拒绝任务,他可以忘记一切,回到曾经熟悉的生活。眼前的一切都是梦,梦醒了,就什么也不会留下。

完成挑水的任务,那么,他可以留下,也许将来能够达成所愿,修道有成,也有可能当一辈子的杂役,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缓缓闭上眼,不再去看那无数的过往,还有可能出现的种种的未来。

再次睁开眼睛,杨霄的内心已经波澜不惊。他终究,选择不凡。

未来,还没有发生,谁又能说的好它将是什么样子?

水桶丢进井水里,将平静的水面打破。原本只有一幅一幅的画面在眼前闪现,瞬间化作无数碎片一样的时光片段。

思绪如潮,心乱如麻。

杨霄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他心底最深处,那原本隐藏的本心,终于被他找到。

那就是执着,永不言弃的执着,生命不休,勇往直前的执着!

这,就是他的本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