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众生之苦

翌日,杨霄早早起床,他一直都有早起的习惯。没有去叫牛有德起床,发福的中年老男人,估计怎么也是要睡到十点的节奏。

推开窗户,天已微亮,杨霄一直觉得很神奇,这里并没有太阳,也不知道这神秘的青玄洞天依靠什么照明。

神奇的空间,也许独立于地球的星空宇宙之外。杨霄无法想象,需要怎样磅礴的伟力才能建立这样伟岸的洞天福地。

苦井并不远,就在他们所在的山脚,目测只有一两公里的距离。杨霄记得清楚,他们这样的杂役还没入门,若是不能完成每天的任务,累计只要达到三次,那么就会被消除记忆,逐出山门。

只需来往十来次,这水缸就能装满。杨霄并不紧张,还有些乐观。在他看来,虽然有点辛苦,又是挑水又是爬坡上山的,但并不困难,只要不懒惰,应该都能完成任务。

况且,这还是他们两个的任务呢。

毕竟只是最初级的任务罢了,对于他们这样的新人,应该不会太严苛吧。

担着水桶,他不再等牛有德,径自朝苦井走去。

苦井不大,清澈的井水从井口溢出,顺着一条小溪汩汩流动。

清晨,薄雾,清风,翠木,周围的一切都安宁静谧。让杨霄少年才接触到神秘力量而躁动的心,也似乎静了不少。

随着靠近苦井,他原本压在心底的一些思绪杂念也开始翻滚起来。

来到这里,手机早就没了信号,与家里失去联系,父母一定很着急了吧。

一向关心自己的老师,给他只请了一周的假,估计也不能按时回校了。

还有,关系好的同学,突然少了自己,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想念自己。

还有还有,无数过去的记忆,哪怕一些早已模糊的,都开始在眼前展现。

那是他渐渐远离的童年,曾经,刻印在他心底深处的无数经历。

来到这里,就算没有任何人告诉杨霄,他也知道,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要放弃很多很多。

但是,他现在开始拷问自己的内心。他真的能放下么?

望着苦井,水面上映照出无数交织的破碎画面。

有他学道有成,飞天遁地,移山填海,从此无拘无束,傲视长生的畅快肆意。那是他期盼渴望的未来。

也有他现在面对无限未知的深深迷茫。

还有待他出山之后,已是多年,同学早已垂垂老矣,以为他早已死亡,父母更是因为他的突然消失,结果悲伤过度,辞世已久。

杨霄在想,值得么?这就是他的选择么?望着水面,他迟迟没有动弹。

距离苦井数十公里的一座山巅,一名须发皆白的独臂青衣老者睁开了眼。望向苦井,沧桑的眼神里,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感怀。

多年之前,他也站在那里,苦井旁,拷问过自己的内心。然后,他有了选择。望着少年,他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那已经是三百二十七年前了,老者深深的叹了口气。一个时代的人,早已化作黄土,只有寥寥无几,进入道门,现在也不过苟延残喘罢了。

天门已关,天路断绝,从此飞升成了奢望。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当年,还是凡人的自己,虽然有了选择,也走到今天。但是,苦井旁的这一问,也伴随了他一生。

值得么?这就是你的选择?

生命,只要活着就充满了无限绚丽的经历。老者的一生堪称传奇,身为青玄洞天三大长老之一,一身修为通玄。

年轻时,更是赶上正邪终结之战,老者仗剑而行,与逆魔教四大教子血战昆仑。在付出右臂的代价之下,斩两人,伤一人,一人仓皇逃窜,为青玄剑门立下赫赫声名。

“这孩子,是梦瑶带回来的?”老者轻声询问。

一道蓝色倩影微微躬身,声音空灵,“回禀师尊,弟子逾越了。小子身携重宝,以此作为交换,弟子并未多想,就将他引入山门。”

说罢,南宫梦瑶将无暇白玉从怀里取出。

独臂老者微微一笑,闭上眼睛。他早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身外之物除了一些能够续命的天才地宝,没有什么能够打动他早已犹如铁石的道心。

“机缘,机缘,妙不可言。不过,梦瑶徒儿,宝物终究是身外之物,还需切记,道心方为修道之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