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杂役

以无暇白玉为报酬,杨霄获得了逆天的机缘。

修真是什么?他不懂,但并不妨碍他对无限未知的渴望。

尤其是女子举手投足的强大力量,让他痴迷到极点。

跟着女子进入这一片虚无,三个身影在戈壁滩消失得干干净净。

牛有德这个拖斗,多亏了杨霄,还是被带了进来。

这,就是神仙呆的地方么?

与外面的戈壁截然不同,空气无比清新,只见入目的便是犹如山水泼墨般的云雾群山,层峦叠嶂的苍翠森林里,不时有一些宫殿时隐时现。

最为险峻的山峰直插云霄,一条飞瀑似银河吊挂,壮丽无比。

更深处,还有不少灵禽飞舞,外界早已绝迹的珍奇走兽肆意奔走。

“这里便是青玄洞天,我青玄剑门的根本所在!”

绝色女子的话不多,但还是略微说了两句。

“拜见南宫师姐。”很快,两名身穿白色长衫的弟子出现,异常拘束,无比恭敬的对蓝色女子行礼。

女子微微点头,轻声吩咐道:“这两人,你们看着安排吧。一切按照规矩来,你们,懂了吗?”

“秉师姐法喻。”两名弟子的年纪都不轻,看上去可以和牛有德相提并论,但这个地方,显然不是靠年纪资历。

“好了,机缘给了你们,能不能留下来,就靠你们自己了。”

说罢,南宫师姐招来一只仙鹤,施然而去。

走了,就这么走了。牛有德瞬间感觉心里空空的,他在心里猜测,难道自己又遇到了爱情?

“两位,请吧。”等到南宫师姐离去,原本拘束的两名中年弟子,也恢复了略显桀骜的神色。

对于这样刚入门的菜鸟,他们还是很有优越感的。

……

“这里,便是你们呆的地方了。”两名中年弟子只留了一个,把杨霄两人带到一间面积颇大的四合院。

少年抬头一看,居然还有一块不小的牌匾,不过上书的文字是古篆,他认不得。

进入其内,里面居然全是一看就有年头的茅草房。

杨霄和牛有德对视一眼,显然,两人对住宿条件都有那么一点点不满意。

这么多宫殿,就给我们茅草房住?

这是几个意思?打压新人么?

“现在我给你们稍微讲讲规矩,你们认真点听,我只说一遍……”

小半个小时过去了,面前的中年弟子居然还没说完。牛有德原本老老实实站着,后来身上都快软了,他本就疲沓,过惯了悠闲舒服的有钱人生活,一向都是他对员工如此,不准这,不准那,现在遭报应了。

杨霄一直都认真的听着,他可不想因小失大。这些规矩虽然听着略显枯燥,不过,都很重要。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接触到修真,他可不想很快就因为触犯规矩被踢出山门。

总结归纳,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他一边听,一边在心里梳理。

“好了,规矩说完了,三日之后,会有执事大人前来考校,不想早早滚蛋,你们就自己好好背一下吧。下面,我再说一下你们每天的任务。”

“任务?我们有什么任务?”已经有点打瞌睡的牛有德猛然困意全无。

中年弟子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沉声说道:“看到院子西南那口水缸了吗?你们的任务就是每天把水打满,打水地点就在山脚的苦井。”

杨霄扭过头一看,还好,水缸并不算大。估计十来桶水就装满了。

“啊?不是吧。我们是来拜师当弟子的,没事让我们在这儿挑水?你确定不是在逗我?”牛有德显然不想干。

“弟子?你们才来就想当弟子?进来之前没见那牌匾么,这么大两个“杂役”不认识吗?算啦,就多给你们唠叨两句。青玄剑门,掌门长老加上内门弟子不过十五,外门弟子也不足六十。杂役倒是有四五百人,有的都来了三四十年了,现在还是杂役呢!想当弟子,先通过外门试炼再说吧。”

言尽于此,名为知机的中年人转身离去。

牛有德碰了一下杨霄,望着中年人的背影说道:“我赌一万块,这老小子绝对不是弟子,你信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