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飓风

l市,北山地震台。已经连续工作了超过十八个小时的李主任,红着眼睛,再次比对完所有监测到数据。

“地震等级96!震中区烈度估计为x!震源深度13公里,该次地震发生在铁骑关—辛德尔断裂上,初步测定本次地震为孤立型浅源地震,无明显前震,余震等级低,衰减速度快。震中地区观测台较少,200公里范围内,测震台3个,前兆台2个。前兆台全部集中在距离震中30公里范围内,地震前出现部分前兆异象,共有7项13条。震中距l市约132公里,市中心有明显强烈震感,部分房屋出现裂纹,截止到目前,未造成严重破坏及人员伤亡。”

真是庆幸,如此强度的浅源地震,发生在人迹罕至的戈壁滩上。要是真的发生在l市,那个画面李主任根本不敢想象。

不过,虽然强震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还是把l市的市民吓了一条。地震横波扫来时,不少人都吓得从公司和家里逃了出去,从昨天开始,惊慌失措的人们就开始议论纷纷。

其中不乏一些不法分子开始利用此次地震,在网上恶意散步谣言。有的对社会不满的,更是借机诋毁政府机关。

市里,在地震发生之后,立即召开专题会议。采取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体迅速平息谣言,维护社会稳定,安定民心。

一些恶意捣乱的不法分子,也被公安机关迅速抓捕归案。

因为此次地震的等级实在过于夸张,负责北山地震台的李主任亲自比对了多次数据,才形成了最终上报意见。

96级地震!这个消息一定会刷爆今天的头条!

1960年5月,zhili国发生过95级大地震,曹成超过2万人死亡。几天过后,地震的能量穿过太平洋,在太平洋西岸掀起海啸,又给rb国和flb国的东部沿海地区造成严重损坏。

这一次,地震等级更是达到了惊人的96。仪器是不会骗人的,l市高层拿到数据时,同样惊出一身冷汗。

如此强震,没有人员伤亡,这怎么也算得上一笔极为辉煌的政绩。

舆论的风向,马上开始涌动起来。

整个市里的受灾情况,正在紧锣密鼓的收集着。

至于前往地震震区,实地考察。显然还没有纳入领导们的计划之中,人口众多的l市都还没有完全安定,真正发生地震的荒漠戈壁滩有什么好考察的?

远在地震中心剩余游客们,此刻过得并不舒坦。杨霄留下的饮用水和食物早已瓜分完毕。人数众多,这么点东西哪里经得起消耗?

虽然都知道,裂缝下面的小巴车里,还有不少饮用水和食物,但并没有人主动站出来,愿意冒着风险下去搬。

四月份的戈壁滩夜晚很冷。一些身体较弱的游客已经染上了感冒,原本就崴了脚的一名中年妇女更是开始发烧,时不时的说着胡话。

人活着,是需要水和食物支撑的。这是维持生命最基本的需求。

之前已经吵了几架。

有的说,应该动作敏锐的年轻人下去冒险,上了年纪的手脚不利索,下去太不安全。

有的说,这个时候,男人应该主动站出来。上战场让妇女上么?那要男人干嘛?都是一群没用的孬货!

还有的则什么也不说,我就是不下去,你们随便商量。反正车上的东西是公共的,谁去取,都得给大家分,谁也别想独吞。

这个时候,民主的力量充分发挥出来了。

只有一些聪明人,开始知道,为什么杨霄搬了一次救命物资就赶紧离开了。

更有甚者,开始埋怨杨霄。明明有能力帮助大家,却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就转身走了。原本还以为他是英雄,将这么多人抛弃,自己独自逃命,关键是还面不红心不跳的带走这么多水和食物,他才是最奸诈的小人!

种种情绪在营地蔓延,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营地的氛围变得越发诡异。

而此时,已经远离营地超过三十多公里的杨霄不用在场,也能想象营地的景象。

“一个和尚挑呀么挑水喝,嘿嘿,挑呀么挑水喝。两个和尚抬呀么抬水喝,嘿嘿,抬呀么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没呀没水喝,嘿,没呀没水喝……”杨霄轻声的哼唱起来,语气中透着一丝欢快,也有对人性复杂的无奈。

很简单的道理,寓言般的情况,就这么发生在了现实世界。

牛有德看得出来,杨霄的心情不错,这都哼上歌了。

他也想唱,说句实话,这种开阔的环境,吼上两嗓子“大河向东流呀,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呀!”一定很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