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震后第一天

带着死皮赖脸跟上来的牛有德,杨霄只走了约莫七八公里,天就完全暗了下来。

提前选好一块避风区域,两人决定先住一晚再继续前行。

强光手电虽然能够坚持几个小时,但他们还是不打算连夜赶路。

手机依旧没有信号。

两人三个手机,牛有德有两个。用他的话说,工作生活要分开,手机自然也是如此,牛老板工作手机用得贼好,苹果lp9,市场价接近两万,缺点是电池续航一般。另一个则是生活专用,gls8,国产烂大街的行货,完美继承山寨机特点,超大电量,惊人续航,超大音量,跳广场舞当音响完全没有问题,不过号称珠穆朗玛峰都覆盖的无敌信号现在也歇菜了。

地震导致当地磁场出现紊乱,杨霄手机里,指南针软件完全没办法使用。

随着夜幕的降临,很快,温度也降了下来。白天,接近二十来度的气温,很快朝着零度靠近。

原本沉积的风,也开始吹了起来。

隐藏在黑暗里,牛有德的脸色变得越发有些难看。

这价值几大千的防风套装,说句实话,保暖真的只能算一般。好在他还有一身膘,要不然,今天晚上绝对够呛。

旁边的杨霄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扒了一件司机的冲锋衣。但自己穿得本来就不多,加上人又瘦,同样感觉这个夜晚不好过。

两个人都在挨冻,索性聊了起来。

“小杨,为啥你一定要走呢?咱们留在原地等待救援也不错呀,人多还是好一些吧。你看,我们现在就两人。听这风吹得呼呼的,牛哥这心里真的不踏实。哥哥听人说过,戈壁滩上,说不定有狼呢,你听,这风声里是不是有狼嚎?”牛有德紧了紧衣服,把脖子全部缩在衣服里。

杨霄白了他一眼,还是耐心的解释道:“不走?留在原地等死么?你也看见了,那裂缝这么大,底下哪个坑洞黑漆漆的,鬼知道有多深,整个地下空间有多大。这么强的地震,怕是八级往上走了,要是还有余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再说狼,你知道戈壁滩有多大么?这么广袤的戈壁,你遇到狼这种珍惜物种的几率和你买彩票差不多吧。”

顿了一下,杨霄继续说道:“其次,那些游客知道了,小巴车里有水和食物,这么多人,消耗得有多大?总得有人一趟一趟下去搬吧?难道指望我一个人。一次下去上来了是运气,多下去几次,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摔死,你看我像是那种舍己救人的英雄么?”

说到这里,想起今天自己在裂缝求助,没有一人伸出援助之手,杨霄虽然心中不失望,但还是有些生气。

“你说,等水和食物消耗完了,我要是拒绝再下去搬,那些剩下的游客会怎么看我?”

“这是责任和义务的关系,你总不能让那些伤员或者女人下去冒险吧。”牛有德尝试辩解道。

“呵呵”杨霄浅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好像,好像是这个道理吧。”牛有德感觉自己有些语气不足。

“你蜘蛛侠看多了吧。”说罢,杨霄不再言语,他不想从深层次与旁边的中年大叔辩论,道德绑架的含义。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什么英雄,也从来不想当英雄。他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情。

所以,他会冒着生命危险下去拿水和食物。所以,他拿走了导游小姐的白玉没有丝毫的惭愧内疚,哪怕那是死人的遗物。

这就是他的世界观,十二岁就形成了,很难改变。

至于,为什么留下大部分的水和食物。那不过是对弱者的怜悯吧了。

杨霄并没有强迫,别人和他一起走。因为他没有那个能力照顾每个人。

好心经常容易办坏事。也许留下来,未必是错误的抉择。这次地震等级如此惊人,国家地震台和北山地震台不可能没有发现,也许很快就会有救援前来。

杨霄只是不喜欢,把自己的前途交在别人手中。他希望,能够牢牢掌握自己的命运。他想要成为,表姐杨红雨那样的人。

做一名真正的强者,任何时候,都挺直了脊梁,不向挫折屈服。

白玉已经被杨霄偷偷的戴在怀里。很温暖,也不知道这块白玉究竟是何等级,摸上去非常舒服。纯白无暇,里面仿佛带着云气袅绕,绝非等闲。

戴在身上,还能给人丝丝暖意。

夜色渐深,牛有德终究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白天伤了神,很快陷入沉睡之中,发出不小的鼾声。

杨霄将水和食物裹在衣服的最深处,等牛有德睡熟之后,才渐渐陷入沉睡。

那件事情之后,他终究不太容易相信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做人做事,小心谨慎些,总是没有错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