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我非英雄

杨霄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饮用水和食物都存放在小巴车的后备箱里,后备箱的门却变形了,从后面根本无力打开。

好在这改装的后备箱有点好处,车厢内也能打开。

但现在,死去的导游陈美琪就躺在后备箱的上,换句话说,要想拿到水和食物,必须将她的尸体挪开。

搬死人!

原本渐渐从心底压下的恐惧,又开始死灰复燃,杨霄没有发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都是人,不久前还在一起说话,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说没了就没了。

生命,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脆弱。

杨霄只是普通人,哪怕有些早慧,比一般的高中生聪明,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从车厢里钻出来,朝着裂缝上面呐喊道:“司机和导游都死了!心跳都没了!我在车厢后面发现了水和食物,你们谁下来帮我一起搬?”

一个人实在是过于恐惧。杨霄看到上面的人后,立即心里安稳了不少。

从车厢里爬出来,说句实话,他真的不想一个人再钻进去了。

“啊!都死啦!”

“哎哟!可怜哟。”

“年纪轻轻就没了,你说这多倒霉。”

“可不是吗?天灾**躲不过,都是命,都是命……”

上面的游客们,纷纷议论起来,虽然每个人都挺清了杨霄的话,但并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也下来帮他。每个人都刻意的忽略了杨霄话语里的求助。

牛有德心里有些纠结,显然,他还是有些想帮忙的。但一看那裂缝陡峭的斜面,心里就打退堂鼓。

他今年已经五十有一了,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年老男人,平时擅长的就是嘴皮子,和人谈生意。油腔滑调,吹牛打屁他样样精通,可是自己的情况他自己清楚,杨霄能够征服的裂缝斜面,他未必就下得去,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自己就交代了。

就在进退不得之际,纠结万分时,对面的斜坡猛然垮塌!

成千上万斤的砂石砸下,掀起一阵浓烟!

原本站在裂缝边缘的游客们犹如惊弓之鸟,全部拔腿就跑。

牛有德也直接打消了下去帮助杨霄的念头。

“兄弟,不是哥哥不帮你,哥哥是真的害怕呀。大不了,等你上来了,我认你当我兄弟,以后也别叫牛叔了,就叫牛哥,你看行么?”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牛有德总是有办法说服自己,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些。

裂缝下面,杨霄趴在身边,利用衣服捂住自己的嘴鼻。待到浓烟渐渐散去,果不其然,没有一个人愿意下来。

只有他一个人,大汗淋漓,灰尘满身,看上去狼狈不已。

呵呵。心里微微冷笑,并没有多少失望的情绪,杨霄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坚强的人,总是坚强。

软弱的人,也总是软弱。

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耽误,将心中的恐惧强行压下,杨霄有些苍白的脸色渐渐变得冰冷。

不为任何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罢了。

也许,这是一种自私,但杨霄却不认同。这是生命的本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这并没有什么错。

站在上面的人,是这样。他虽然下来了,但同样,也是如此。

再次钻进去,杨霄直奔后车厢。

双手合十,念了两句阿弥陀佛,他就将手伸向了导游陈美琪的尸体。

现将她的眼睛闭上。被死人这么瞪着,怎么继续下面的工作?

果然,还没有变凉变硬。

才死去的人,摸上去和活人没有什么差别。

车厢早已变形,内部可以施展的空间有限,努力避开周围的脑浆和鲜血,杨霄拖着陈美琪的尸体,往旁边费力的挪动。

突然,他注意到,陈美琪脖子上戴着一块颜色极为温润的无暇白玉。

眉头微动,他没有多想,将白玉从陈美琪身上取了下来,放进了口袋之中。

我也算是冒着生命危险下来的,虽然根本上是为了水和食物,但顺便也准备拯救你们。你们没有坚持到我来,怨不得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