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捡石头

从小巴车上下来,游客们已经三五结伴,开始了自己的探索之旅。

杨霄最后一个才磨磨蹭蹭的下车,除了之前坐在他旁边的中年土豪,其他人都早已组队完毕。很明显,他们两个都属于被团队排斥的对象。

一个话不多,闷葫芦,脸上永远没有表情。另一个则是典型暴发户姿态,哥就是有钱,怎么的?不服?昨天玉器店里,土豪直接刷卡消费超过二十万,比其他人加起来还要多,惊呆了一车人的眼球。

“大兄弟,看来只能我们两个结个伴儿了。鄙人牛有德,做点小生意,兄弟怎么称呼?”说话间,名叫牛有德的的中年人熟练的递了根烟过来。

杨霄摆摆手,示意自己没学抽烟,也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意思,说道:“大叔叫我小杨就行了,单名一个霄,我是个学生,还请大叔多多关照。”

年纪接近半百的牛有德,头发已经有些秃了,渐渐朝着地中海的趋势发展。身高只有一米六多点,典型的中年人啤酒肚身材,也许是多年经商的原因,有些油腔滑调,满嘴跑火车。

让杨霄真正愿意和他搭伴的原因,却是他的眼睛,并不浑浊,两眼之间间距稍宽,这样的人,心眼大,不斤斤计较,而且他的眼神清澈中带着一丝毫不掩饰的精明。这样的人,聪明,不傻。至少看上去,不像坏人。

每个成年人,都有自己融于社会的伪装方式。要看清一个人,第一需要注意的就是对方的眼睛,这一点,杨霄很早就学会了。

再说,他从来不怕坏人,因为他自己也没认为自己是好人。

聪明早慧的孩子,很早就开始建立自己的是非观。每个人都是复杂的,善与恶都是人性,而社会道德的存在目的,就是将恶尽量束缚在人的内心,将善表露出来罢了。

“哟,姓杨的呀,好,自古牛羊是一家,咱们俩也算凑到一起了。你还是学生?学生好呀,我那两个孩子,早早就辍学了,娘希匹的,就想接班老子的生意,除了混吃等死没什么求用,公司交给他们,半年就能给老子败了……”

牛有德自动开启了话唠模式,喋喋不休起来。杨霄没有不耐烦,只是静静的听着,偶尔给个合适的表情,表示对牛有德的赞同。

约莫半个小时,牛有德总算消停了。杨霄也终于听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牛有德前几天刚好过生日,五十有一。准备好好给自己操办一下,没想到二婚的老婆却跟一个生意伙伴跑了,还顺带卷走了他几百万。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原配老婆给他留下的两个孩子也没让他省心,老大脾气暴躁,打了人,现在正拘留着,老二喜欢赌,欠债公司现在天天给他打电话,要他还债。

这么多烦心事聚到一起,牛有德没有倒下,也算不容易了。

在家呆着烦,索性出来转转,问了一下秘书,都说北山好,一直没有机会来看看,于是就报了团,给自己放个假。

“你可真是不容易。”

杨霄一句话,很简单。

却让牛有德的眼睛都红了,立即对杨霄好感激增。

“那可不是,谢谢你,小杨,给你倾述了一下,我舒服多了。还好你耐心好,一般人早就不耐烦了。”

杨霄笑了笑。他曾经看过书,听说以后最好的职业之一就是心理咨询师。很简单,也很难,第一要做的就是倾听他人的倾述。有句俗话说得好,说出来,人就轻松了。

“男人嘛,谁不累呢?尤其是到了你这个岁数,睁开眼睛,就是责任,身边都是需要依靠自己的人。年迈的父母,身边的妻子,还有不懂事的孩子,家里的主心骨,承担的是整个家庭的重量,男人不能倒,也没办法逃避,不然家就毁了。”

聊了半个小时,牛有德就随便捡了四五块拳头大小的戈壁石。也许受到杨霄“霉运光环”的辐射,一块玉石都没捡到,一身接近上万的专业装备完全没有发挥作用。

杨霄倒是捡了两颗漂亮的石子,不过也不是玉石,仅仅当做来了一趟戈壁滩的纪念。

“你这话在理,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还能有这感悟。”牛有德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杨霄顺眼。

少年的身高比他略高一些,一米七三左右,身材略显瘦弱。

相貌并不出众,没有星目剑眉的凌厉风度,也没有眉目如画的清秀英俊,杨霄给他的感觉很温和,看着给人的感觉很是舒服。

少年的背很直,哪怕是在车上坐着,也没有一般人那样的完全放松瘫软。隐藏在骨子的风度气质,很难形容,却不难发现。

牛有德文化不高,但却莫名的想起一句古文。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更何况,与他人比较,大叔你何其幸运呀,至少你还有钱呢,比你惨的多了去了。女人抛弃你,证明她没有眼光,继续跟着你,得到的又何止几百万?至于孩子不懂事,年轻人嘛,怎么可能不犯错误?大叔你自己年轻的时候,荒唐事也做过不少吧,怕也是吃过不少苦头才有了现在的地位和事业。”

安慰人的话,谁都会说。如何说,什么时候说,却是非常有讲究了。

杨霄说话的语气很平稳,不快不慢。

牛有德听了过后,脸上略有所思,阴晴不定。

“再说了,人生苦短,一辈子很短的。不要让自己过得太苦了,因为到了你闭眼的时候,你或许会觉得,真的不值得。”

几分钟之后,牛有德仿佛想清楚了很多事。眼底隐藏得很深的疲惫尽去,一下子精气神都好了许多。

“小杨,老哥交你这个朋友,真的没交错!”

杨霄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朋友,这两个字过于沉重,尤其对于他来说。

风变得越发小了。

周围的其他游客最近的也相距了四五百米。不时有一些幸运儿,捡到不错的玉石,虽然杂质很多,有的甚至没有什么价值,但游客们的兴致不减,都各有收获。

杨霄虽然一直在和牛有德攀谈,但还是随时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这是他的习惯。尤其是在陌生的地方,他总是如此。生命只有一次,容不得丝毫马虎。明天和意外,谁也说不清谁先到来。

天灾**这种东西,说不清楚。

(本章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