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残缺的木块翻来覆去的仔细检查,可是,木块仍然只是一块破碎的木块,没任何奇异的地方。

那股莫名的吸引力,方世杰十分确定是从这块残缺的木块上传出来。

面对这块木块,就像隔着一道玻璃窗,看着一桌的满汉全席,可是只能够过过眼瘾,却没有办法吃到嘴里。

想到脑中那些无法确定的鉴定宝物的办法,方世杰咬了咬牙,拿过一把小刀,在手指上割了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马上从伤口流出来。

一滴滴血液从手指上,滴落在木块上面,血液逐渐将木块上那些字痕染红。

方世杰双眼紧紧的盯在木块上面,想要看到会不会有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残缺的木块还是保持原来的那副样子,没有出现一点异常情况。

“自己还真是蠢,那些毫无根据的传言也相信。”

将伤口止住血,对手中木块毫无办法的方世杰只好暂时放弃,反正现在东西已经在自己手里,有的是时间研究。

忍着心中那股渴望,方世杰从衣柜中找出一套睡衣,转身朝着洗漱间里面去洗澡。

方世杰洗完澡出来躺在床上,手中仍然把玩着那块残缺的木头,直到他瞌睡连天,随手将木块放在床头,就此睡过去。

圆月临空,明亮的月光透过窗户,从外面照射进来,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月光也逐渐向前移动。

清冷的月光,照射到方世杰放在床头的木块上面,顿时木块表面乌光流转,将照射在上面的月光全部吞噬。

随着木块吸收的月光越来越多,一道银灰色的雾气从木块上腾起,银灰色的雾气在木块上不停翻腾。

从残缺的木块上冒出来的银灰色雾气,仿佛被月光牵引,挣脱木块的束缚后,慢慢跟随着月光朝着窗外飘去。

忽然,床上熟睡的方世杰无意识中一个翻身,头部转过来正好对着那块残缺的木块,伴随着他的呼吸,那道朝着窗外飘去银灰色雾气,开始在空中打起旋来。

银灰色雾气极力的想要朝着窗外飘去,可是,方世杰的身体这个时候对它好像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拉扯着空中的银灰色雾气不断的向其靠拢。

终于,在空气中挣扎了半天的银灰色雾气,被方世杰吸进到了身体中。

银灰色雾气融入到身体中,熟睡中的方世杰无意识中,发出一声无比满足的喘息。

…………

一阵微风刮过,感觉到身体一阵冰冷的方世杰,猛地从睁开双眼,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四周。

“这时怎么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不是在家里睡觉吗?”

冰冷的风从远处吹过来,刮过身体,让方世杰身体不由得一阵哆嗦。

“我这是在做梦,还是我又穿越了。”

这个时候,方世杰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条筷子长短的小蛇,窝在一个狭小的石洞里面,一股股寒冷的风,正从洞口吹进来。

强忍着心中的慌乱,方世杰哆哆嗦嗦的控制着身体,勉强朝前爬了几步,将头伸到了石洞外面。

石洞外面的景象让方世杰一惊,让他感到发懵,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处于一个什么状态。

现在方世杰栖身的石洞,位于一个小小的乱石堆上面,勉强属于此处地点的一处高地,转头望过四周,让他勉强能看完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片荒芜的平原,整个平原上面见不到一丝绿色,地面呈现黄灰色,到处都是干裂的泥土,一道道难看的裂缝在地面上纵横交错。

一簇簇暗灰色的怪异植物,稀稀拉拉的生长在平原上面。

这片荒芜的平原极其宽广,不知道延伸出多远的地方,不过在那极远的地方,光线凭空消失了一般,那地面的尽头竟然是黑漆漆的一片。

整片大地上面笼罩着一层灰色的雾气,灰色的雾气在空气中飘荡如同一层轻纱。

方世杰又抬头看向天空,整片天空都是一种灰暗色,一道浩荡无际的灰色大河,静静的从天空上方流淌而过。

大地上那层灰色的雾气,正是天空中那条灰色大河中的水珠溅落出来,从空中落下来时变成一丝丝雾气,随风向飘向大地。

而且天空那条灰色的大河中,居然有一颗银色的月亮,沉没在其中,让方世杰感到无比的吃惊。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身体周围的一切都给方世杰传递着无比真实的感觉,也正是这真实的感觉,让他感到茫然。

明明自己是躺在床上睡觉,然后一睁眼就来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还它妹的变成了一条小蛇。

难道是那块烂木块搞得鬼,可是也要等他从这里出去后,才能够确定。

然而,正在思考的方世杰没有注意到,天空中那条灰色大河中的银月,正慢慢地从河水中升起。

伴随着银月的升起,一滴滴银色的液体从银月上洒落下来,那一滴滴银色液体和飘散在大地上的灰色雾气融成一团,变成一颗颗银灰的珍珠漂浮在空气中。

当银灰色的珍珠落到荒芜平原的上空时,原本寂静无声平原,一下活了过来,无数嘈杂的声音从平原的各处响起。

见到天空那些银灰色的珍珠,方世杰心中泛起了,比见到那块木块,还要强烈无数倍的渴望。

一股强烈的**,使得方世杰双眼变得通红,驱使他朝着那些珍珠的方向爬去。

“嗷呜。”

一道恐怖的吼叫声从远处传来,远处一道黑影正在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过来,黑影的背后居然卷起了风卷,可见这黑影的移动速度是多么快。

这道吼叫声直透脑海,让被**驱使的方世杰瞬间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无意识间已经爬出石洞。

随着黑影的奔来,恐怖的危机感直接刺入方世杰心底,内心感到无比的焦躁和慌乱,浑身都在颤栗。

“冷静下来!”

方世杰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将心中的恐惧努力压制下来,控制着有一些不听使唤的身体,努力的朝着原先那块石洞爬去。

等到身体完全进入到狭小的石洞,方世杰才松了一口气,紧着他又用尾巴卷起几块泥土块,把石洞入口封住,只留下一条细小的缝隙,来观察荒芜平原的情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