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厅中马友已经跑到苏露的身旁,围着苏露跳起舞来,不过马友根本不会跳舞,身体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来回扭动,姿势有些辣眼睛。

“那我们什么话不说,什么事也不做,就这样看着大马被她骗啊。”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李东有些气闷的说道。

“呵,你怎么知道苏露不是真心喜欢大马。”

“哼,这个苏露,学院中那些有钱有势的贵公子追求她,也没看到她答应谁,现在却做大马的女朋友,她能安什么好心。”

“大嘴,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恨。”

“呸,开玩笑,我李东是那样的人吗,我这不是担心大马嘛!”听到方世杰的话,李东不由得气急败坏。

“好了,我明白,不过你现在说的话,也只是你一面之词,怎么能让人相信,我俩在背后,好好看看这苏露是不是搞鬼,欺骗大马,如果发现了问题,再告诉他也不迟。”

指着舞池中搂搂抱抱的马友和苏露,方世杰对着李东说道。

“也是,那我现在就去看着他们俩个。”李东把手中酒杯里的酒喝完,起身下楼,奔着舞池而去。

斜靠在二楼的栏杆上面,喝着杯子中的白开水,看着舞池中,那一群群跟着大厅音乐扭动,灯红酒绿的年轻人。

突然间方世杰感到索然无味,至从武馆中见过陈武那超越常人的武力后,他心中让练武这两个字完全填满,再也塞不下任何东西。

既然兴趣不在,那就不在停留,放下杯子,方世杰起身下楼找到舞池中跳舞的李东,至于马友和苏露两人不知道到那里去了,找到正在疯狂的乱抖动身体的李东说了一声。

方世杰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将李东应付过去,打断他的挽留,转身离开百花楼。

大步踏出金碧辉煌的百花楼,方世杰对身后那份热闹喧嚣没有丝毫留恋。

大街上人来人往,街道道路两旁比白天时,多了许多杂乱的小摊贩,这些摊贩有的卖小吃,有的卖胭脂水粉,还有卖各种杂物,形成一条长长的夜市。

方世杰随着人流走在街道上,因为街道两旁的摊贩实在是太多了,让本来就不是十分宽敞的街道,显得更加拥挤。

不过只要再走几步,就可以避过这条拥挤的街道,。

当方世杰刚刚走到丁字路口,转弯向另外一条街道走去时,突然间一股莫名的冲动让他停下了脚步。

“嗯,怎么回事。”

继续向前走了几步,那股莫名的感觉逐渐变淡,可是方世杰心中充满失落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丢死了最珍贵的东西一样。

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方世杰越是向前走,心中空空的感觉就越加的清晰,让他感到有些难受。

本想忍住心中的感觉一走了之,可是方世杰抬动脚的频率越来越慢,脚步越来越小。

“媽的,死就死吧,这么多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停下脚步,方世杰咬了咬牙,遵循着脑中那道莫名的感觉,走回到丁字路口,那条全是小摊贩的街道上。

走过一个接一个的摊贩位置,来回不停的走了几次,总于方世杰停住脚步,心中那股莫名的感觉,在这个位置是最为强烈的。

眼前的摊贩摆在光线昏暗的街角处十分简陋,就是一张破旧的麻布上面凌乱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物品,一个穿着简陋衣衫的中年男人蹲在摊位后面,低着头让人看不清面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